首页 理论教育 神话传说_中国长白山文化

神话传说_中国长白山文化

时间:2020-02-05 理论教育
神话传说_中国长白山文化

第四节 神话传说

从神话角度考察东北古族的文化发展,是对以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观察民族发展历史的一种补充。分析现存的长白山神话,可发现这些神话分别展现了东北古族三个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面貌。

文明创始期肃慎文化的展现,见于《乌布西奔妈妈》《多龙格格》《他拉伊罕妈妈》等有关长白山神话。史诗《乌布西奔妈妈》,流传在黑龙江省乌苏里江流域。原为满语韵文,可诵可唱,表现的是部落时代的战争风云,从形式到内容都可谓是地道的民族英雄史诗。相传这部史诗最早刻在乌苏里江以东的锡霍特山脉的山洞岩画中,这是乌布西奔妈妈死后葬身之圣地。史诗的主线是以东海哑女成为威名盖世的女萨满,征伐四方,成为七百部落的女罕王,将家乡建成和平幸福的乐园,她为寻找“太阳升起的地方”,进行了数次海上远征,收服了诸多岛国,记录许多海岛风俗。最后,乌布西奔妈妈在东征途中病逝,被族人安葬在锡霍特山下。

《多龙格格》讲述的是满族的弓箭女神多龙格格的故事。她原是东海窝集部尼玛察地方的族长,骑射、渔猎样样精通,为除掉危害部落的恶鹏,她请来神箭手阿布泰。阿布泰用金刚石制箭,铁松做箭杆,万年柳做弓,除掉一批恶鹏,却因寡不敌众战死。白喜鹊告诉多龙到白山主处学箭术。多龙为了能飞到长白山,和都隆阿老人寻找喝了能长翅膀的神泉。神泉找到了,都隆阿累死了。多龙喝了神泉,长出两只大翅膀,飞到长白山苦练箭术。终于除尽恶鹏,把箭术传给族人,留下神箭飞向长白山,被族人供为弓箭神。祭祀中,这位女神的神偶为长着双翅的人面鸟身像。长白山《多龙神话》的出现,说明以长白山为依托,逐渐步入中原文化系统的肃慎系民族,此时已开始进入提倡礼仪的时期。

《他拉伊罕妈妈》神话中,他拉伊罕妈妈是满族的部落断事神,她原是老渔人的女儿,被大风刮走,过了十几年回到部落。她的神力赛过了一手举起大熊的神力手纳尔汗,她的智慧战胜了狡诈的老狼精。她立族规、传技艺,使48个部落泯仇为友,人寿年丰,被公推为部落联盟长,后来她回圣山——长白山,成了部落的断事神。宁古塔部郭乐氏祭祀这位女神时,族长要在女神前宣读本族族规。《乌布西奔妈妈》《他拉伊罕妈妈》与《多龙格格》等长白山神话的出现,说明了长白山对肃慎族系民族秩序与政权建设的至关重要性。(www.guayunfan.com)

趋于职能分工时期肃慎族系文化的反映。这时,长白山神话中涌现出一批新面孔的专职神。如临归长白山时,把双角留给了族人的鹿神“抓罗妈妈”;开出了松阿哩乌拉(松花江)和诺温江(嫩江)的长白山温泉女神“西伦妈妈”等。而“不咸”时期的魂界守护神,在这一时期的长白山神话中,则身份变成了部落守护神。神话中的职能分工,必然是现实中肃慎系统民族出现经济文化分工的反映。说明与中原文化联系日渐密切的肃慎系民族与文化已出现摆脱单一狩猎文化趋势,开始向经济文化多元体发展。

创立国家神话时期。代表作品为《超哈占爷》和《布库里雍顺及佛库伦》神话。其中,前一神话中,将超哈占提升为了长白山神主。其实,满语中“超哈”(Cooha),本源就是“兵、卒、军;军队、部队、队伍、师旅;武之义。”[1]一个武神突然超越了其他神祇,成为长白山神界之主,只能说明创建这一神话的民族,这一时期对外扩张心理之强烈。为此,《金史》封祭中已明载:“迄于太祖、神武征应,无敌于天下,爰做神主。”原来,这个长白山新神主,就是人世间以争夺天下而战功显赫的金太祖。清王朝建立,长白山神话便又移位给了清太祖。《排神神词》中的“四百余年自河而下者,神祖长白山神是也”。正好从时间上将神祖诞生期追溯至清太祖时期。《布库里雍顺及佛库伦》神话把上天赐予的圣君之意凝结在了“布库里雍顺”的命名中,即是在强调清朝的创立乃顺天之意。至此,神话已经完成了其全部的历史使命。此后的长白山,便不再产生神话,而只是衍生出一些传说罢了。

综上所述,长白山神话历史的考察,印证了长白山土著民族的文化,是以中原文化为文化取向的,并不断主动地融入于中原文化的心理现实和发展脉络。从而在文化的深层原因上找到了长白山文化不可避免地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的决定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