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教育 《生活》周刊究竟是谁的_转到光明方面去

《生活》周刊究竟是谁的_转到光明方面去

时间:2020-12-23 理论教育 联系我们

生活》周刊究竟是谁的_转到光明方面去

《生活》周刊承社会不弃,最近因销数激增,来登广告的也与日俱增,大有拥挤不堪的现象,编者有时碰到朋友,他劈头第一句就说:“好了!《生活》周刊可以赚钱了!”这句话很引起我的感触,就是《生活》周刊替谁赚钱?《生活》周刊赚钱何用?再说得直截了当些,就是《生活》周刊究竟是谁的?

要回答这个问题,编者先要说明我们办这个周刊的方针和态度。

我们办这个周刊,心目中无所私于任何个人,无所私于任何机关,我们心里念念不忘的,是要替社会造成一个人人的好朋友。你每逢星期日收到这一份短小精悍的刊物,展阅一遍,好像听一位好朋友谈谈天,不但有趣味,而且有价值的谈天;你烦闷的时候,想想由这里面所看见的三言两语,也许可以平平你的心意,好像听一位好朋友的安慰;你有问题要待商榷的时候,握起笔来写几行寄给这个周刊,也许可以给你一些参考的意见,好像和一位好朋友商量商量。

我们办这个周刊不是替任何个人培植势力,不是替任何机关培植势力,是要藉此机会尽我们的心力为社会服务,求有裨益于社会上的一般人,尤其注意的是要从种种方面引起服务社会的心愿,服务所应具的精神及德性。

一个人光溜溜的到这个世界来,最后光溜溜的离开这个世界而去,彻底想起来,名利都是身外物,只有尽一人的心力,使社会上的人多得他工作的裨益,是人生最愉快的事情。讲到编者的个人,不想做什么大人物,不想做什么名人,但望竭其毕生的精力,奋勉淬励,把这个小小的周刊,弄得精益求精,成为社会上人人的一个好朋友,时时在那里进步的一个好朋友。(www.guayunfan.com)

我们深信天下无十全的东西,最要紧的是要有常常力求进步的心愿,本刊决不敢说自己已经办得好,决不敢自矜,而且我们常常觉得自己有许多缺点,所堪自信者,即此常常力求进步的心愿。所以有指教我们的,我们极愿虚心领受,务使本刊的缺点愈益减少,优点愈益加多,不过对于无诚意的断章取义的谩骂,我们只得行吾心之所安,不与计较。我们以为做人的态度应该如此,办出版物的态度也应该如此。

根据上面所说的方针和态度,所以本刊因销数激增而广告涌进所得的收入,都尽量的用来力谋改进本刊的自身,由此增加读者的利益,由协助个人而促进社会的改进。试举几个较为显著的具体的例。本刊初办时每期不过一张,自第三卷三十一期起,每期加至一张半,价目照旧,其中虽有一部分地位用来登广告以资挹注,但材料较前增加,固为显著的事实,材料内容,亦较前更求精警,现在稿费比一年前已增加至三倍以上,也是本刊努力增进“质”的方面的一端,原拟自本期起,包皮纸改阔,包皮纸上用的签条原用油印,均改用铅印,现因赶印不及,将于下期实行,此层因销数之多,支出方面当然大增,惟前用油印,邮寄中途易于糊涂,每易辗转遗失,为求稳妥计,积极改善,惟力是视。此外自设“读者信箱”以来,发表于本刊的来信,因限于篇幅,为数不多,而每日收到来信商榷各种问题的,目前平均总在四五十封以上,其数量且与日俱增,都要分别函复,虽邮资所费殊巨,而我们尽其所知,或代征专家意见,竭诚答复,认为是辅助读者的一个途径,也是做“好朋友”的义不容辞的一件事情,是我们觉得很高兴做的。

上面随便举出的几件事,我们都认为是份内事,毫无自以为功的意思,不过我们的意思是要表明《生活》周刊是以读者的利益为中心,以社会的改进为鹄的,就是赚了钱,也还是要用诸社会,不是为任何个人牟利,也不是为任何机关牟利。

这样看来,《生活》周刊究竟是社会的。

(原载1928年11月18日《生活》周刊第4卷第1期,署名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