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前途_46亿年的地球物

时间:2020-01-15  栏目:理论教育  

未知的前途_46亿年的地球物

太古时期,生命伊始,植物就能利用太阳的辐射能,从空气、土壤和水中吸收养分制造糖分和蛋白质。动物几乎从同一时期开始,就一直通过摄入植物获取类蛋白质或含蛋白质的物质,化学上来说,这类物质是动物之间最大的区别所在。生物化学家利用天然矿物材料成功复制出几种动植物体内的运作过程、结构和物质。但是,就连最聪明的化学家也无法成功制造出完整的生命。虽然细菌和原虫在地球上有十多亿年的历史了,但连结构最简单的细菌和原虫是如何运作的问题,科学家都未能找到答案,更不用说模拟整个过程了。

细菌属于原核生物,无细胞核,是生物的主要类群之一,也是所有生物中数量最多的一类

或许因为科学家没能成功在实验室创造出生命,世界就不是这场比赛中的输家。世界孕育了自然,它的资源丰富,对于所有实际需求,都能一一满足。只要地球保持理性、行为友好,那我们可以相信,只要是能想到的生物,它都能创造出来,想要多少,它就可以创造多少。科学家在制造活性原生质的过程中遇到了同样的难以解开的谜,利用原生质的梦想无法实现。

所有科学领域中,医药领域直面身体基本的奥秘。虽然人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但人类在与疾病斗争的过程中倒是取得了一些进步。甚至可以说,这些成功十分耀眼,几乎让人产生错觉,忽视也曾有过失败的事实。成功主要体现在发现了延迟一些致命疾病病情发展的方法,自然需要时间来修复受损组织,恢复健康。很遗憾的是,失败也不见得比成功少,主要体现在人类对导致疾病突发的原因一无所知。即使是人类能够控制的疾病,其根本的诱因至今也不为人知。比起首个巫师挖开人的头盖骨顶端驱走被囚禁的恶魔的那段时期,今人对这些问题也未必更清楚。

疾病的问题令人感到困惑,但人的思想比它还要复杂难懂。思考、感受和意愿构成了人类最大的特点。人类因为有了思想,即使没有刻意追求,还是成了动物王国的首领;若是有心引导,人类通过思想获得的东西将会更多。人类特质中,思想是最错综复杂且变化多端的,它的表现形式及形式背后的原因实在让人难以理解。人类天性中最难明白的问题要数思想了。若想达到梦寐以求的目标,做一个生活更快乐的人,变成一个更进步的物种,人类必须先解开这团乱麻,理出线索。

显微镜下的大肠杆菌,人和动物肠道中最著名的一种细菌,主要寄生于大肠内,约占肠道菌的1%。是一种两端钝圆、能运动、无芽孢的革兰氏阴性短杆菌。除某些菌型外一般不致病,能合成维生素B和K,对人体有益

思想的奥秘令人敬畏,它引发的问题至今悬而未决。现代心理学家只是在重申这个问题,而没有给出任何结论。人类最先进的测试仪器不仅不能揭开存在多时的谜底,也不能得出任何有关高级形式精神活动的结论。他们指出将肉体和精神看作是生活中两个互不相干的方面是错误的,帮助揭示了二元论概念,使这一认识根深蒂固。新提出的一元论没有多大的实用价值。尽管弗洛伊德26提出自己的理论,人类还是得在黑暗中摸索未来,追求理性,回忆过去,感受爱恨,克服恐惧。人类既不知道这些东西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它们将前往何方,还得像百万年前人类的祖先一样去追求它们,而不是统领它们。想要登上远方的奥林匹斯山的他们,虽然清楚登山的秘诀就在不远处——但却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也不知道以什么方式去找寻。

疾病控制和脑力反应对人来说是最急迫的需求。也许有一天,人类能成功掌控这些技术,帮助人类充分发挥潜力,收到最好的成效。但此时,如若人类的潜能和运用潜能的能力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人类还是不能被称为进步的物种。曾经,人类天真地以为人努力取得的优势可以传承给子孙后代,期望着一代人的奋斗成果可以延续到下一代。现代科学最打击人的发现恐怕是生物学界根本不存在法律继承这码事,人的特质再有价值也无法被继承。马克·安东尼曾说,人们所做的善事,都会随着他们的尸骨一齐入土。他也许还没发现,这话不假。

整个人类圈子范围广泛,个体差异很大,有的身体羸弱,有的却力大无穷,有的愚不可及,有的却聪明绝顶,有的罪孽深重,有的却是菩萨心肠。环境不同,个体便相异,但没有哪一种人类本性的特质可以单单通过生殖细胞就能传承下去,因此,人类这个物种尚未留下固定的特征标记。父亲无论多么穷凶恶极,他的孩子都不是注定会有同样的命运,这点令人欣慰。但同样地,父亲不论多么优秀,从生物学上来讲,孩子也不能继承任何优势,这就令人难以接受了。

16岁的弗洛伊德和他的母亲,1872年

孟德尔提出的分离定律和自由组合定律似乎揭示了真正拉动生命进化的车轮,很遗憾的是,这一定律背后真正的原因仍未被发现。人类如何自我引导取得进步的秘密就在这小小的遗传物质中,遗传学家称之为基因。但是,对于如何将基因转变成人类想要的特定结果,遗传学家心里毫无头绪。即使绞尽脑汁,运用所有关于生殖、遗传和进化的知识,人类也无法知道如何才能使人或是人类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由此看来,人类追求完美人性的梦想受到诸多限制。人类可以通过接受教育和适应环境来使腺体、神经、肌肉和大脑朝有利的方向发展,但却不敢奢望遗传物质也能如此。人自身发生的变化不能直接帮助到子孙,也无法确保子孙后代同样获得他们千辛万苦取得的优势。不管人类多么愤愤不平,对此都得忍气吞声。一些遗传物质中根深蒂固的特质和缺点,也不大可能会遗传到后代,这点他们也得欣然接受。总之,人类留给子孙的特质参差不齐,有好有坏,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子孙后代能够自己摸索出有关生命问题的答案。

基因是指生物体携带和传递遗传信息的基本单位,存在于细胞的染色体上,呈线状排列

一些人认为,即使未来人类发展仍然掌握在不可捉摸的力量的手中,他们始终能自己掌握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比如财产继承、文化沿袭和文明传承都与遗传物质毫不相干。这些东西为什么不能朝完美的方向发展呢?

人类之所以还未采取行动,仅仅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学会从他人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前一段文明灿烂,后一段文明未必同样辉煌,这事的概率几乎跟成功的父亲有个成功的儿子的概率一样低。其实,事实也可能与人类意愿完全背道而驰,因为社会基因系统庞杂、活力旺盛且变幻莫测,但也可能像生物一样发生衰变。继承前一段文明的有利条件的同时,人类也会沿袭其中消极的成分。上层阶级出生率越来越低,种族间不断融合,创造出更为普通的人种,越发缺少特色,就这样,古代的悲剧再次在现代社会重演。

一匹马的甲状腺组织切片,1为毛囊,2为滤泡上皮细胞,3为内皮细胞

尘归尘,土归土,这似乎是大自然无可避免的定律。无论人类如何努力,各种形式的死亡依然会缠绕着血肉之躯。步入这条光荣之路的生物物种不计其数,上帝给它们安排了一个注定不变的结局。物种灭绝背后的原因,是生命之谜中最难以捉摸的,因为它们往往慢性发作,在长时间潜伏之后才会突然爆发。关于它们的本质,人类毫无概念。人类和文明同是地球的产物。地球变幻莫测,花开花谢,山起山伏,它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没有人确信,人类是否会发展成一个更加完美的物种。其实,也无须确认。哪怕前方的人类将被不可靠近的旋涡吞没,哪怕地平线那头的人类将会落入灭绝的深渊,前进的路上依然可以无比欢乐。宇宙世界充满了未解之谜、疯狂的举止和令人战栗的美丽,面对这一切,唯有人类能够依然保持智慧、怀揣梦想,积极乐观地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