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经济信息化绩效比较研究_西部少数民族地区

时间:2019-07-03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4 次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经济信息化绩效比较研究_西部少数民族地区

一、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经济信息化绩效比较研究

经济信息化绩效水平的高低,对于一个地区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影响作用,尤其是在知识经济愈益占据主导地位的21世纪更是影响巨大。因此,客观把握西部民族地区经济信息化绩效水平与经济发达地区间的差距所在,是该地区步入知识经济时代必须要科学对待的基本现实。

(一)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宏观经济信息化绩效比较研究

宏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包括直接绩效、间接绩效、综合绩效三个方面。在此,我们主要从直接绩效和间接绩效两个方面进行比较分析。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宏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的具体现状详见表11-1、图11-1。(www.guayunfan.com)

由表11-1和图11-1可以看出,与东部地区相比较,目前西部民族地区在宏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领域中最为明显的“短板”是知识经济绩效水平——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近95个百分点。换个视角看,目前西部民族地区的知识经济绩效水平还不及东部地区的40%。

知识经济是建立在知识的生产、分配和使用(消费)之上的经济。知识经济高效率产生新知识时代的产物。数字化、网络化、信息化为人类信息共享,高效率地产生和利用新的知识,提供了坚实的技术条件,打下了坚实的技术基础,并最终推动人类社会进入知识经济时代。可见,知识经济绩效水平的高低,对于评价一个地区的信息化绩效水平是必不可少的宏观指标。西部民族地区的知识经济绩效水平与东部地区间的巨大差距,实际上反映了这两个地区间数字化、网络化、信息化在为知识经济打基础方面的效益差距。

表11-1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宏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以全国平均值为100)

资料来源:本课题报告中的表4-1

图11-1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宏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示意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宏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的具体现状详见表11-2、图11-2。

表11-2和图11-2显示,在宏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领域,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间差距最大的项目是物质经济效率——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近105个百分点,或者说,目前西部民族地区的物质经济效率仅为东部地区的34.32%,这种现状间接地反映出,西部民族地区在物质经济领域中通过利用信息资源、运用信息技术提高经济运行效率方面的成效相对较低。此外,在宏观经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97.6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目前西部民族地区的宏观经济发展水平竞争力只等于东部地区的38.09%,这也间接地反映出西部民族地区在宏观经济发展领域中的信息化绩效与东部地区有着较大差距。当然,在经济质量成本绩效、经济发展成本绩效方面,西部民族地区则高出东部地区,其指数值分别高出东部地区36.88、9.18个百分点,说明目前西部民族地区在经济质量、经济发展方面的成本投入所产生的经济效益相对较高。但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目前西部民族地区在经济质量、经济发展方面的成本投入规模与东部地区差距颇大,小规模的成本投入所产生的相对高绩效与大规模的成本投入所产生的相对低绩效,对宏观经济发展的作用不能等量齐观的。

表11-2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宏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以全国平均值为100)

资料来源:本课题报告中的表4-2

图11-2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宏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示意

(二)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中观经济信息化绩效比较研究

在此,我们分别从中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和中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两个方面进行比较分析。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中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的主要指标状况详见表11-3、图11-3。

表11-3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中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以全国平均值为100)

资料来源:本课题报告中的表5-1、表5-2、表5-3

图11-3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中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示意

从表11-3、图11-3可以看出,在中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测评体系的13项指标中,西部民族地区全部落后于东部地区。其中,差距最大的项目是知识创新经费投入绩效——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达215个百分点;其次是知识创新人员投入绩效指数——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141个百分点;此外,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100个百分点以上或接近100个百分点的项目还有第二次现代化知识创新指数、企业新产品产值绩效指数、技术转移绩效指数和区域创新绩效指数。这就是说,在13个测评指标中,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间差距极大的项目有6项,占测评指标项目总数的46.15%。分析这些“差距极大”的指标项目可以发现,绝大部分与创新有关,即在中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中,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间的巨大差距,集中表现在知识创新、企业产品创新、技术应用创新及区域发展创新等经济创新领域,由此也直接反映出西部民族地区在以信息化推进经济创新发展方面与东部地区有着极大的差距。如何在这方面尽快改进,不断提高信息化绩效,是西部民族地区经济发展进程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问题。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中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的主要指标状况详见表11-4、图11-4。

表11-4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中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以全国平均值为100)

资料来源:本课题报告中的表5-5、5-6、5-7

由表11-4、图11-4可知,在中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测评体系的12项指标中,西部民族地区全部落后于东部地区。其中,差距最大的项目是建设用地绩效——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分别达222.80个百分点;其次是二氧化硫排放量绩效和用水绩效——其指数值分别低于东部地区199.38、190.58个百分点;另外,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100个百分点以上或接近100个百分点的项目还有金融竞争力指数、工业固体废物排放指数、能源绩效指数等测评项目。上述现状说明,在12个测评指标中,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间差距极大的项目有6项,占测评指标项目总数的50%,而这些差距极大的项目则集中于工业生产污染控制、自然资源的高效利用方面,反映出在经济发展方式上西部民族地区的“粗放型”特征,进而间接地体现出西部民族地区在以信息化推进经济发展方式的现代化方面,与东部地区的差距极大,工业生产污染控制、自然资源的高效利用等方面的中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很差。

图11-4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中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示意

(三)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微观经济信息化绩效比较研究

首先,我们从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方面进行比较分析。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的主要指标状况详见表11-5、图11-5。

表11-5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以全国平均值为100)

资料来源:本课题报告中的表6-1、表6-2、表6-3、表6-4、表6-5、表6-6

①因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测评体系由6个子系统、26项具体指标构成,在此,我们以子系统中13个权重较大的项目作为本表的比较分析项目。

图11-5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示意

表11-5、图11-5显示,在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测评体系的13个权重较大的指标项目中,西部民族地区有11项的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占比较分析项目数的84.62%。其中,差距最大的项目是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占GDP比列——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252.57个百分点。其次是每万人技术市场成交额——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251.84个百分点。再次是知识创新人员投入指数——低于东部地区163.07个百分点。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100个百分点以上或接近100个百分点的项目还有:每百万人驰名商标数、每万人平均大中型企业研究开发人员数、人均年邮电业务总量等指标项目。以上比较数据表明,目前西部民族地区在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的主要指标项目中,有46.15%的项目与东部地区间差距极大。若将指数值差距在30~80个百分点之间作为“较大”量化标准,那么,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在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的13项主要指标项目中,有每万名科技人员产生的发明专利授权数、上市公司净资产收益率、人均文化教育支出占个人消费支出比重、农村万人农业科研人员数4项指标与东部地区间的差距为较大,占30.77%。

对上述比较数据加以分析,可以看出,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在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领域中“差距极大”的主要是:信息产品制造业在工业产业中的比重过小、信息市场不旺、信息主体不强。“差距较大”的主要是:金融市场效益不够高、信息消费不够旺、农村高层次信息主体比例过小。

其次,我们从微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方面进行比较分析。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中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的主要指标状况详见表11-6、图11-6。

表11-6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微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以全国平均值为100)

资料来源:本课题报告中的表6-8、表6-9、表6-10、表6-11、表6-12

①因微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测评体系由5个子系统、25项具体指标构成,在此,我们以子系统中12个权重较大的项目,作为本表的比较分析项目。

图11-6 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微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指数值比较示意

由表11-6、图11-6可知,在微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测评体系的12个权重较大的指标项目中,西部民族地区有11项的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占比较分析项目数的84.62%。其中,差距最大的项目是每百万人亿元以上商品交易市场成交额——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达188.13个百分点。其次是高新技术产业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比例——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162.42个百分点。再次是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GDP比例——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130.08个百分点。第四是大中型企业新产品产值占销售收入的比重——其指数值低于东部地区近100个百分点。此外,在经济与能源脱钩指数、人均贷款余额、人均证券市场筹资额、非物质产业劳动力占总劳动力比例、规模以上工业流动资产周转次数等指标项目上,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间有25~70个百分点的差距。由此可见,目前在微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测评体系的12个权重较大的指标项目中,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间“差距极大”的项目有4项,占比较指标数的33.33%,“差距较大”的项目有5项,占比较指标数的41.67%。此种现状间接地反映出目前西部民族地区在商品流通、高新技术产业、企业新产品销售等领域的信息资源开发与利用、信息技术普及、信息产业规模等方面的信息化绩效与东部地区尚有着极大的差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