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民族地区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测评_西部少数民族地区

时间:2019-07-03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4 次

西部民族地区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测评_西部少数民族地区

三、西部民族地区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测评

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由微观社会信息化直接绩效与微观社会信息化间接绩效两大部分通过相应的权重综合而成。目前我国省域及地区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情况详见表9-13、图9-5、图9-6。

分析表9-13、图9-5可知,目前我国省域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水平最高的是北京市,水平最低的是贵州省,二者间的指数值差异为426.11个百分点。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水平高出全国平均指数值的省域有7个,占31个省域数的22.58%。若将目前我国省域微观社会信息化绩效分为高水平、较高水平、一般水平、低水平四个档次,则聚类情况如下。

(1)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高水平(指数值在120以上)省域:北京、上海、天津、浙江、广东5省市;

(2)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较高水平(指数值在90~120之间)省域:江苏、陕西、黑龙江、山东、辽宁、湖北、福建7省;(www.guayunfan.com)

(3)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一般水平(指数值在70~90之间)省域:四川、吉林、河北、安徽、江西、重庆、河南、湖南、山西、内蒙古、海南11个省、市、自治区;

(4)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低水平(指数值在70以下)省域:宁夏、云南、甘肃、新疆、广西、青海、西藏、贵州8省区。

以上聚类情况表明,目前我国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高水平省域全部来自于东部地区,而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低水平省域则全部来自于西部民族地区。反映出目前我国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高水平、低水平两端分别集聚于东部地区和西部民族地区的特征。

表9-13 各地区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指数(以全国平均值为100)

分析表9-13、图9-6可知,东部地区的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整体水平显然处于全国领先位次,东北地区、中部地区、西部地区间则存在着水平递减的现状,其中,西部地区的整体水平处于最末位次——其指数值落后于东部地区达85.02个百分点,落后于东北地区、中部地区19.94、6.34个百分点。

图9-5 各省域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指数值排序

图9-6 各地区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指数值

就西部民族地区的微观社会信息化综合绩效整体水平而言,与其他地区间的差距则更为突出——其指数值落后于东部地区达92.56个百分点,落后于东北地区、中部地区27.48、13.88个百分点,落后于西部地区整体水平7.54个百分点。相对而言,西部民族地区与其他地区间的差距较大的是微观社会信息化直接绩效水平——其指数值落后于东部地区达104.18个百分点,落后于东北地区、中部地区26.77、14.99个百分点。而在微观社会信息化直接绩效方面,西部民族地区与其他地区间的差距最显著的有“科研事业微观信息化直接绩效指数”、“社会信息化主体直接绩效指数”和“计算机与网络业绩效指数”等领域。

综上,我们认为,目前制约西部民族地区微观社会信息化绩效水平的主要方面是微观社会信息化直接绩效水平偏低,关键在于科研事业、信息化主体、计算机与网络等领域的信息化绩效尚未得以有效发挥。

【注释】

[1]因辽宁、上海、江苏、安徽、福建、湖南、重庆、四川、贵州等省市的统计数据不全,故此处测评结果为不完全统计。

[2]因辽宁、上海、江苏、安徽、福建、湖南、重庆、四川、贵州等省市的统计数据不全,故此处测评结果为不完全统计,下同。

[3]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宽带互联网用户普及率”数据缺失,在此,以数据齐全省域为选定对象。

[4]因广西、贵州、西藏、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的有关数据不全,故此处测评为不完全统计。

[5]广西壮族自治区因数据不全,在此舍去不计,加之贵州、西藏、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地域缺乏相应数据,故此处为不完全统计。

[6]同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