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之间经济信息化绩效比较研究_西部少数民族地区

时间:2019-07-03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5 次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之间经济信息化绩效比较研究_西部少数民族地区

三、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之间经济信息化绩效比较研究

在西部民族地区的9个省域中,各自的经济信息化绩效有哪些相对优势和相对劣势?这是从事西部民族地区信息化绩效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也是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客观把握省情、区情,科学选择信息化发展对策的基本依据之一。

(一)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之间经济信息化绩效概况比较

在此,我们将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的宏观经济、中观经济、微观经济信息化绩效水平现状做一比较分析,详见表11-13、图11-13、图11-14、图11-15。

表11-13 西部民族地区内各省域间经济信息化绩效指数值比较(以全国平均值为100)

资料来源:本课题报告中的表4-1、表4-2、表4-3、表5-4、表5-8、表5-9、表6-7、表6-13、表6-14

表11-13、图11-13显示,在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中,宏观经济信息化绩效综合指数水平最高的是内蒙古自治区——其指数值超出全国平均水平36个百分点,超出新疆、广西、云南等水平相对较低的省域59个百分点,在西部民族地区中优势突出。具体来看,在宏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领域中,甘肃为指数值最高的省域,宁夏次之,内蒙古排第三;在宏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领域中,青海为指数值最高的省域,内蒙古、西藏并列第二,新疆排第三。

图11-13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间宏观经济信息化绩效指数值比较示意

图11-14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间中观经济信息化绩效指数值比较示意

图11-15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间微观经济信息化绩效指数值比较示意

表11-13、图11-14显示,在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中,中观经济信息化绩效综合指数水平最高的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其指数值超出水平相对最低的西藏自治区33.75个百分点。具体来看,在中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领域中,广西为指数值最高的省域,甘肃次之,贵州排第三;在中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领域中,云南为指数值最高的省域,广西次之,内蒙古排第三。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中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领域中,宁夏、西藏的指数值均为负数,这主要是由于宁夏在经济发展进程中的二氧化硫排放量、能源耗费、用水耗费大大超出其他省区所致。西藏则因诸多数据缺乏,以西部民族地区的平均值替代而导致出现负数。

表11-13、图11-15显示,在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中,微观经济信息化绩效综合指数水平最高的是青海省——其指数值超出水平相对最低的西藏自治区45.11个百分点。具体来看,在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领域中,青海为指数值最高的省域,宁夏次之,内蒙古排第三;在微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领域中,内蒙古为指数值最高的省域,新疆次之,青海排第三。

综上,根据宏观、中观、微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在经济信息化整体绩效中相应的权重,将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的经济信息化绩效整体水平进行排序(可参见表10-1),其结果见图11-16。

图11-16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经济信息化绩效指数值排序

(二)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之间宏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关键指标比较分析

为了更具体地把握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中制约宏观经济信息化绩效水平的关键因素所在,在此,我们将影响西部民族地区宏观经济信息化绩效的最关键指标作为研究对象,对该地区各省域之间的指数值进行比较分析。具体数据详见表11-14、图11-17。

表11-14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间宏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关键指标指数值比较(以全国平均值为100)

资料来源:本课题报告中的表4-1、表4-2

表11-14、图11-17显示,在西部民族地区与其他地区间宏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间接绩效领域中差距最大的关键指标上,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间的指数值差异较为突出:(1)宏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中的“知识经济竞争力”水平最高的是甘肃省,水平最低的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二者间的指数值差异为94.61个百分点,指数值等于或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也只有甘肃一个省域。9省域知识经济竞争力平均指数值为60.47,知识经济竞争力水平高于西部民族地区平均指数值的省域有甘肃、贵州、宁夏3省区,水平明显低于西部民族地区平均指数值的省域有云南、广西、新疆3省区——其指数值低于全国平均水平60多个百分点,低于西部民族地区平均水平20多个百分点。(2)宏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中的“物质经济效率”水平最高的是内蒙古自治区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二者的指数值在西部民族地区并列第一),水平最低的是甘肃、贵州、云南、西藏4省区(四者的指数值在西部民族地区并列末位),最低水平与最高水平间的指数值差异为65.90个百分点。9省域物质经济效率平均指数值为54.92,物质经济效率水平高于西部民族地区平均指数值的省域有内蒙古、新疆、青海3省区,明显低于平均指数值的省域有甘肃、贵州、云南、西藏4省区——其指数值低于全国平均水平60多个百分点,低于西部民族地区平均水平20多个百分点。

图11-17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间宏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关键指标指数值比较示意

(三)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之间中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关键指标比较分析

在此,我们将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在中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的关键指标——第二次现代化知识创新指数、中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的关键指标——二氧化硫排放量绩效指数作为比较分析的代表性指标。具体数据详见表11-15、图11-18。

表11-15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间中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关键指标指数值比较(以全国平均指数值为100)

资料来源:本课题报告中的表5-1、表5-6

图11-18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间中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关键指标指数值比较示意

由表11-15、图11-18可知:(1)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中,第二次现代化知识创新指数水平最高的是甘肃省,水平最低的是西藏自治区,二者间的指数值差异为60.71个百分点。9省域的“第二次现代化知识创新指数”平均值为40.08,甘肃、宁夏、青海、云南4省区的第二次现代化知识创新指数高于这一平均值,新疆、西藏2个自治区的第二次现代化知识创新指数则明显低于这一平均值——其指数值低于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平均水平26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2)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中,二氧化硫排放量绩效指数水平最高的是云南省,水平最低的是贵州省,二者间的指数值差异高达411.66个百分点。9省域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绩效指数”平均值为-47.77,云南、新疆、青海、广西、甘肃5省区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绩效指数高于这一指数值,内蒙古、宁夏、贵州3省区则低于平均指数值,尤其是贵州和宁夏2省区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绩效指数与西部民族地区平均水平间的差距甚大——其指数值分别低出275.81和193.56个百分点。

(四)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之间微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关键指标比较分析

在此,我们将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在微观经济信息化直接绩效的关键指标——每万人技术市场成交额、微观经济信息化间接绩效的关键指标——每百万人亿元以上商品交易市场成交额作为比较分析的代表性指标。具体数据详见表11-16、图11-19。

表11-16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间微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关键指标指数值比较(以全国平均值为100)

资料来源:本课题报告中的表6-4、表6-10

分析表11-16、图11-19可以看出:(1)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中,每万人技术市场成交额指数水平最高的是甘肃省,水平最低的是贵州省,二者间的指数值差异为30.11个百分点。9省域的“每万人技术市场成交额指数”平均值为9.87,甘肃、内蒙古、青海、新疆4省区的每万人技术市场成交额指数高于这一平均值,宁夏、广西、贵州3省区则明显低于这一平均值——其指数值低于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平均水平30个百分点左右。(2)西部民族地区9省域中,每百万人亿元以上商品交易市场成交额指数水平最高的是宁夏回族自治区,水平最低的是云南省,二者间的指数值差异为44.16个百分点。9省域的“每百万人亿元以上商品交易市场成交额指数”平均值为25.42,高于这一平均水平的有宁夏、新疆、内蒙古3个自治区,贵州、云南2省的每百万人亿元以上商品交易市场成交额指数则明显处于最低位次——其指数值低于西部民族地区平均水平约13个百分点。

图11-19 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域间微观经济信息化绩效关键指标指数值比较示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