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图书馆古籍文献资源的建设与利用_西北地区图书馆发

时间:2019-07-03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5 次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图书馆古籍文献资源的建设与利用_西北地区图书馆发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图书馆古籍文献资源的建设与利用

张 波 冯 风

一、古籍文献资源的形成

原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图书馆的古籍购置始于20世纪30年代中期,其间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前后两个阶段。

1.面向全校师生,搞好基础馆藏(1935—1949)(www.guayunfan.com)

1934年,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创建。1936年,图书馆正式开放。建馆伊始,图书馆在购置农业科技书刊的同时,将中国的传统文化典籍作为基本馆藏予以配置,奠定了图书馆古籍收藏的基础。此时期所购古籍多是中国古代经、史、子、集四部经典文献,尤以明清代以来所镌刻发行的大型古籍丛书、类书、著名公私书目、金石、史地类文献为主,版本则以清中晚期刻本居多。

据《西北农学院图书馆线装书登记簿》记录,到1937年底,仅短短两年时间,古籍线装藏书已达9406册。这一时期陆续购进了许多重要典籍,如大型辑佚丛书《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历史地理丛书《小方壶斋舆地丛钞》、农学丛书《中外农学合编》、著名类书《太平御览》、《佩文韵府》以及金石史地类古籍、历代古人诗文集等。1938年,除单行本古籍外,又购进了《四部丛刊》、《四部备要》正编各一部,建立了线装书库。到1949年年底,馆藏古籍已达10813册,初步形成规模。

2.明确购置重点,服务农史研究(1950年至今)

本时期图书馆在继续补充缺藏的四部经典、古籍丛书、类书的基础之上,以古代农书和史地、金石类古籍为购置重点。与此同时,对于影印和校注整理后出版的古农书、经典古籍和大型文史工具书,也力求完备,使古籍馆藏结构更加科学合理,文献信息检索更为便利。版本方面则从满足科研需要和考虑经费开支出发,在力求精良古本的同时,选购底本优良的影印古籍。农书重广搜异本、四部求善本影印。

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古籍种类和数量快速增长,仅1956年12月份就购回古籍5批22种62册。文革期间虽曾一度停止订购,但其后迅速恢复,“1984年,中文线装古籍有二万八千册”。在古代农业文献的收藏方面,据1957年编制的书目统计仅有191种,到1985年已达400种,其中不乏《农政全书》明平露堂刊本、《农桑辑要》影印元刊大字本、《知本提纲》清乾隆刊本等珍贵农书。

1999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成立,7个科研院所图书情报机构合并建立新图书馆,新增线装古籍17种1000多册。其中有清雍正《陕西通志》、民国《陕西省续修通志稿》、清乾隆《续耀州志》等陕西省地方志10种、《农政全书》等古代农书3种,清大型类书《古今图书集成》全套,其他古籍3种,价值都很高。2004年,图书馆恢复古籍订购,购买了大型道家经典《道藏》等古籍。

新中国成立后半个多世纪以来,历任学校领导大力给予古籍文献建设关心和支持,他们均在其任内特批经费、设备,为图书馆古籍文献建设办几件大事。《甲骨文合集》、《四库全书》、《明实录》、《清实录》、《饮冰室文集》等多种重要的大型古代典籍,都是以这种方式特批购进,支持古籍文献建设已形成传统。

3.接受赠书

部门单位与个人赠书是图书馆古籍馆藏的又一重要来源。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世纪70年代末,约有部门单位、个人19批次赠书。部门单位所赠古籍图书以历史典籍为主,其中不乏价值较高者,如1937年接受捐赠的清光绪石印本全套《大清会典》409册,1938年长安县、大荔县政府及陕西省图书馆所赠咸宁、长安、大荔、延安等地区方志30册等,均很宝贵。个人赠书一般质量较高,其中辛树帜、傅斯年、石声汉等著名学者将个人古籍收藏捐赠图书馆,数量可观,版本精良,为图书馆藏书添色不少。其中古籍馆藏个人赠书中主要有:

傅斯年赠书:这批赠书的卷首钤有付斯年个人印章,经史类古籍居多,且版本优良,极为宝贵,成为图书馆古籍馆藏的珍品。

石声汉赠书:价值很高,以字书、子书、文集居多,是古农书校注整理和农业史研究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料。其中《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黄氏逸书考》、《宋六十名家词》、《宋人笔记》、《清代笔记丛刊》、《古今图书集成草木典》等古籍当今已难以购觅,价值极高,尤为珍贵。

辛树帜赠书:数十年中他曾多次向图书馆赠书,1977年去世后,其亲属将他所收藏的古籍50余种全部捐赠图书馆,只可惜在“文化大革命”中受损,如今完整的已不多。

二、古籍文献资源的特色

古籍线装图书作为图书馆特色馆藏,目前收藏有各类中国古代典籍12000余种,3万余册,其藏书内容丰富,种类繁多,经、史、子、集四大部类文献齐全,囊括先秦至清历代重要典籍。版本以清木刻本为主,活字本、石印本、影印本、抄本等也都有一定收藏。其中有《玉海》元刊明国子监递修重印本、《农政全书》明平露堂刻本、《明纪事本末》清初刻本等国家级善本20余种,《吕晚村文集》、《台湾外记》等木活字本弥足珍贵。从满足科学研究的需要出发,馆藏古籍已逐步形成了鲜明特色。

1.大型古籍丛书、类书收藏丰富

图书馆目前收藏各种古籍丛书106种,其中著名大型古籍丛书,如清乾隆敕编《四库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本)、《四部丛刊》正续三编、《四库珍本》、《四部备要》、《丛书集成》均有收藏,勘校精审的著名明清丛书,如明毛晋《津逮秘书》、清鲍廷博《知不足斋丛书》、毕沅《经训堂丛书》、黎庶昌《古逸丛书》等为数众多,保证了经、史、子、集四部经典文献较为完备的收藏。而类书号称“古代的百科全书”,是查考古代事物与资料,辑佚、校勘古书的重要工具。历代的大型类书,如唐《北堂书钞》、《艺文类聚》,宋《太平御览》、《策府元龟》、明《永乐大典》(残)、《三才图会》、清《佩文韵府》、《古今图书集成》、《格致镜源》等图书馆无不备藏,基本保障了科学研究与教学对古代文献资料的需求。

2.古代农书收藏较为完备

著名古农书书目《中国农学书录》著录了我国古代农书541种,现存世约300多种,而图书馆所收藏的古农书达200余种,其中各时期综合性大型农书齐全且版本众多,质量精良。如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有版本9种,元《农桑辑要》有版本7种,明徐光启《农政全书》有版本8种,其他地区性、专业性农书更是种类众多,成为国内四大农业历史文献收藏中心之一。

3.地方志收藏广泛

地方志是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之全史,素有“一方之古今总览”之誉,是农业史研究不可或缺的资料。原七个单位的图书情报机构将其作重点进行访求,尤其注重陕西省和西北地区方志的收藏,陕西省古方志达百余种,覆盖全省各府县,基本无地区空白。

4.文史工具书齐全,农史检索工具完备

目前,在图书馆的馆藏资源中,《四库全书总目》、《四库简明目录标注》、《中国丛书综录》等权威古籍检索工具齐全。另外,在此基础之上,图书馆还建立了完善的馆藏古籍目录体系,编制了《馆藏农业历史文献目录》、《农业古籍联合目录》等检索工具,形成了完备的农史文献信息检索系统,极大地方便了对农业历史文献的利用,进一步提高了农史文献信息参考咨询服务的质量。

三、古籍文献资源的分编

西北农业大学图书馆建馆之初便建立了古籍编目制度,长期认真不懈地做好古籍编目工作,使其不断完善健全,奠定了藏书管理利用的坚实基础。

1.古籍编目制度的建立

1937年,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图书馆建立古籍财产登录制度。同年10月,经近两年的积累,馆内古籍藏书已达到一定数量,正式开始了图书登录。古籍登录制度的建立,奠定了图书馆古籍分编和管理的基础,在其后半个多世纪中,馆藏古籍线装书历次清查整理均以此为依据,对保障馆藏古籍的完整性、连续性发挥了重要作用。

古籍分编工作也在1937年同时开始。古籍分类采用皮高品的中国十进分类法,与1936年开始的图书馆中、日文图书所用分类法一致。这一分类法借鉴西方杜威图书分类法,打破了我国古籍传统的“经、史、子、集”四大部类设置,以近代科学门类划分图书,在一定程度上也能适应农林院校师生需要,故一直沿用至今。

2.古籍目录体系的完善

从1982年开始,历时近两年,图书馆完成了彻底清查馆藏、合理类分古藉、重新进行著录等三项基础工作,并在此基础上编制了新的古籍馆藏目录。这次馆藏古籍整理比较严格彻底,馆藏清查做到了摸清家底,财产清晰,有书有卡,书卡相符;分类问题,考虑到原有馆藏和今后新增数量都不是很大,完备的目录能够弥补其不足,便仍沿用原中国十进分类法,未做改变,但对分类不当和错误的进行了纠正;对古籍著录采用《全国善本书著录条例》,严格按照《条例》要求对全部藏书重新著录,使古籍特征得到比较充分的揭示;新建的古籍馆藏目录包括读者和公务目录各3套(书名、著者、分类),体系比较完善健全。经这次清理整顿后,图书馆古籍分类编目较为科学规范,从而奠定了管理和利用的良好基础。

3.专题目录编制

1956年,西北农学院图书馆编制了《馆藏古农书目录》,1956年编制了《西北农学院图书馆现藏古农书目录》,并在1957年将新增农书作了补编。

1985年,西北农业大学图书馆编制《馆藏古代农业文献目录》。该目录收录各种古代农业文献400种(包括校注整理后的农书及部分研究著作),以现代农业科学分为14大类,书名之下详列该书馆藏的不同版本,并标明馆藏索书号,书后附有书名索引,以便读者查检。这一目录的编制,提高了馆藏农业历史文献的利用,受到读者欢迎,成为查阅馆藏最为常用的重要工具。

1989年,西北农业大学图书馆参编了《农业古籍联合目录》。收录“广义的农业古籍、与农业有直接关系的古籍、校注解释农业古籍的图书,共2634种”,是我国现有规模最大的一部农业古籍联合目录。

四、古籍文献资源的利用

50多年来,图书馆古籍藏书作为学科建设发展的文献平台,以开放的姿态面向科研教学、面向校内外读者,在主要为本校农史学科提供文献保障的同时,还为校内外读者开展参考咨询、文献检索服务,使这一批古籍藏书得到充分利用。

1.古代农书的校注整理

从1955—1978年,西北农学院图书馆古农学研究室以农业遗产整理为工作重点,科学界定农书概念,廓清农书范围,钩陈阐幽,摸清农书家底,对农书进行了系统校注整理。其中“整理祖国农业遗产”项目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大会奖、《农政全书校注》获农业部、陕西省科研成果奖4项,《授时通考》获国家教委社科优秀成果奖。《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多次报道,在国内外学术界具有重大影响。

2.参考咨询与文献信息服务

图书馆的古籍参考咨询服务早在70年代初便已开始。1978年以后,随着科学研究全面恢复,特别是80年代中期,“盛世修志”在全国展开,极大地促进了古籍文献的利用。因为西北农业大学古农研究在国内的影响,慕名前来查阅古籍的读者也日见增多。为适应这一新的形势,图书馆发挥馆藏和农史学科优势,古籍参考咨询和文献检索服务形成制度,服务水平也进一步提高。

3.古籍参考咨询服务

服务包括以口头或信函方式解答读者有关古代文献查询、利用中的问题。图书馆在工作中注重读者调查,针对查阅古籍者多为农业科研教学人员,对古文献、古汉语不甚熟悉的情况,指导他们使用古籍目录及相关工具书,解决检索古籍和阅读古籍中的困难。

在做好辅导性咨询工作外,图书馆对于来人或来函提出的学术性咨询,借助农业史学科的专业优势,系统查阅资料,请教有关专家后,慎重写出书面答复意见,所解答的诸如“绿牡丹的历史与相关文献”、“古代蚕桑文献与有关技术”等专业性很强的问题,受到科技工作者的赞赏和肯定。

除此之外,图书馆还通过编制书目,开展书目交换,进一步宣传馆藏特色,扩大馆藏影响,使馆藏古籍文献得到积极的发掘利用。

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图书馆馆藏古代文献利用率得到不断提高,取得了较好效果。前辈留下的这笔宝贵遗产,后来服务于科研,服务于教学,在祖国现代化建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张波,男,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冯风,女,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图书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