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市周至县骆峪九年制学校程全民先进事迹_陕西师德 先进事

时间:2019-07-03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4 次

西安市周至县骆峪九年制学校程全民先进事迹_陕西师德 先进事

西安市周至县骆峪九年制学校程全民先进事迹

程全民,男,1961年11月生,小学教师,大学专科学历,政协周至县第十三届常委,1985年9月起在秦岭山区大寒峪教学点工作,2009—2010年在秦岭山区双河小学任教,2010年至今在骆峪九年制学校(仍系山区)任教。近年来,省市多家新闻媒体先后报道他扎根山区任教的先进事迹。2007年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同年被载入《中华教育名人录》,并受到西安市市委书记孙清云和市长陈宝根的接见;2009年9月8日,在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教育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受到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的亲切接见;2010年获西安市道德模范提名奖,同年入围“全国好人榜”。

程全民是一名农村小学教师,家住陕西省周至县,曾在与家相距60公里的本县山区大寒峪教学点任教,一个人带四个年级,整整工作了24年。

大寒峪,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叫人望而生寒的山谷,它西临黑河,距离骆峪镇五十公里,上下山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其中最危险的一段叫黑龙潭,上是悬崖,下是深渊,一失足就会粉身碎骨。第一次走这段路,吓得程全民浑身直冒冷汗,随后还要赤脚八次过河才能到达学校。(www.guayunfan.com)

程全民1985年来到大寒峪教学点,他是这个教学点唯一的教师。一个人带四个年级,一节课在两个班级穿插进行,来来回回四五次。中午时,他既要给自己做饭,还要给学生烧水做饭;从早上起床一直到下午放学,讲得口干舌燥,累得腰酸背痛。他是学校唯一的守夜人,独伴孤灯,寂寞难言,只能翻开教材自修,与司马迁“交流”,和茅盾“谈心”,向毛主席“请教”。

大寒峪山大沟深,学生居住分散,最远的有十几公里。夏天河里涨水了,冬天河里结冰了,他早晚必定接送学生。二年级有个学生叫王亚宁,有小儿麻痹后遗症,程全民常背她来往于河上。王亚宁在周至一中上学时写过一篇作文名为《背我上学的程老师》,读后让人落泪,被评为优秀作文。1997年夏天,程全民感到身体不适,但山区和平原不一样,没有医生,也没有医疗站,他本想出山看病,又怕耽误学生,硬是苦苦支撑了两天。6月15日上午,程全民正在吃饭,突然一个学生报告:“四年级同学谢军利不慎从山坡上摔下,划破了嘴唇。”程全民放下饭碗,跑去一看,其嘴唇向两边裂开。程全民想通知谢军利家长,但学校距山口十几公里,谢军利家还在学校后面数公里,况且他父母此时正在田间干农活。程全民顾不上其他,背起谢军利一路小跑到山外的黑河桥,借了一辆自行车,将他送至山外的镇卫生院,还未等医生给谢军利缝合完伤口,程全民就晕倒在外面的走廊上了,原来他已经高烧40度。当医生得知他是山区民办教师,一月只有几十块钱公资,还要垫钱给学生看病,他们深受感动,免费为程全民打了两瓶吊针。

严寒的冬季,学生穿着破衣烂鞋,一双双小手冻得通红。杨敏、杨坤、杨敏杰姐妹三人距离学校最远,沿河走十里,再爬五里陡峭的山坡才能到学校。每到下雪天,平原的学生走起路来一不小心都会摔跤,她们三人在曲折的小路上一个拉着一个的手,一个跌倒另外两个也被拉倒,咕噜噜的从山坡上滚下来,走到学校,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鞋里也塞满了雪,程全民心里真难受,就脱掉自己的棉衣给他们披着,脱掉自己的棉鞋给他们穿上。为了帮助学生御寒,他每天早晨早早起来,生起柴火,让学生围着火堆早读。

大寒峪教学点条件艰苦,是很多人都不愿意去的地方,程全民深知山区孩子对知识的渴望以及他和山区群众结下的深情厚谊,更进一步坚定了他扎根山区认真执教的决心和信心。田引安从小就学习认真,一次他山外的姑姑家办喜事,他妈妈来给田引安请假要去吃宴席,山里的孩子可怜,程全民就准假了。第二天下午放学,别的学生完成作业都回家了,只剩下田引安一个人在教室里补前一天的作业,程全民在旁边给他辅导作业,等做完作业天快黑了。程全民想这时候怎么敢让娃回家呢!平时他在教室里上课,偶尔从窗子向外看,只见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大摇大摆从路上越过。山里的野猪见人避都不避,还径直往人腿上撞,常发生伤人事故,加之天色已晚,于是,他决定亲自把田引安送回家。到了引安家,引安的妈妈正在门前劈柴,一见老师把孩子送回来了,高兴地先让程全民坐下,然后急忙走进厨房,只听见锅里吱吱地响,一会儿山里的特产干肉炒好了,配上四道菜端了上来。“程老师吃饭吧。”“我在学校吃过了,不信你问问引安”。学生的妈妈生气了,说:“我家饭里是不是有毒,你不吃我家的饭?”虽然语言不太恰当,却充分表达了山里人对一位老师的尊敬。

1996年组织要调程全民到平原学校当校长,村长和群众知道后,都恳求他留下。特别是学生,围着他、抱着他的腿大哭:“老师,你不能走,你一走我们就念不成书了。”看着泪人一样的孩子,程全民百感交集,也失声痛哭。程全民的家乡在骆峪,属丘陵地带,程全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下有不到两岁的孩子,家里需要他照顾,程全民再三考虑,“忠孝自古难两全”,看着孩子们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他毅然决然地留了下来。这就是他人生最感动的一幕,也是程全民能够坚持山区执教二十四年的不竭动力。

1995年,当地因黑河引水工程开始开山炸石。每到周末回家时,半山腰的茅草小路还好好的,星期日返校时,面目狰狞的巨石横七竖八,他只有从沟底绕到山顶再返回原路,这一上一下就需两个多钟头。遇到下雨天,程全民肩扛米面,脚踩龇牙咧嘴的乱石,眼睛还要仰望山上的流石,走过这段路,鞋划烂了,脚磨破了,汗也流干了。由于路远,他经常摸黑行进。1996年深秋的一个下午,程全民到山外小学听完课返回时,走到山口天就黑了,又下起了大雨,刮起了狂风,他全身湿透了,冷得直打哆嗦。在山口的蔺家湾借了一把伞,他清楚地记得伞刚一撑开,就被风吹得背到后面去了。由于夜色漆黑,走山路全凭看水光、听水声判断路线是否正确,他每向前探一步,就要往后看一眼,凭着后面的一点水光判断自己是不是走在小路上。去大寒峪的路基本上是从半山腰上平直的绕过去,走着走着,感觉水声不对头,仔细一辨,原来走到其他的岔道上了,他就赶紧往后退,刚退到与大寒峪的交叉路口,脚下一滑摔倒了,吱溜吱溜的就向下溜去,眼看就要掉进滚滚的黑河,慌乱之中他抓住了一棵小树,两只脚还悬在空中。等慢慢地爬到了路上,回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程全民吓得腿直发抖,好长时间站不起来。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避雨没地方,想歇息无人家的空旷山谷,喊爹叫娘也无济于事,真是进退两难。回家吧,学生明天不能按时上课;回校吧,雨夜的山路危险套着危险,雨水、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但是,一想到那些渴望知识的孩子,想到山里人的深情厚谊,程全民咬紧牙关用手扶着石岩,用脚探路继续前行。“好!董卓的拴马环摸到了,这意味着石八云梯到了”,一块巨石上凿了八个台阶,白天走时都必须格外小心,晚上就必须慢慢向上爬,边爬边数,“一、二、三、四…”,接着就是黑龙潭了。白居易在《黑龙潭》中写道:“黑潭水深色如墨,传有神龙人不识”即使白天,这黑龙潭也让人望而生畏,何况是在晚上。当地村民在这段路上更是时常发生危险事故。一想到这,程全民的头发刷地竖起来,本是南北方向的路,就不能南北走,只能背贴石岩小心挪动,稍有不慎石壁上突出的石块在背后一垫,就会把人挤翻,掉进滚滚的黑河水里。程全民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移动着碎步,好不容易渡过了这道难关,又赤足八次过河终于到达学校。打开房门,一看时间已是夜里两点了,脚下湿漉漉地,房子里进水了。用手一摸,哦,他的被子还寄放在对面的村民家,河水暴涨又过不去,没有办法只能坐等天亮。第二天早晨,程全民用湿毛巾擦擦脸又去接学生上课,接了前沟接后沟,接了东坡接西坡。这就是山区教师的生活

每到星期天,程全民更繁忙,既要跑三十公里回家取粮,又要上山砍柴,准备他和学生下一周的生活。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当民办教师时,每月工资只有50多元,家境贫寒,买不起自行车,每次回家取粮都要借别人的车子,把粮驮到黑河口,又骑车返回,把车子还给人家,再步行到山口扛起粮食到达学校。山区学生在路上来回耽搁大,在校时间短,正常的学习时间不能保证。他时常利用节假日为学生补课,家里的农活不能按时做,庄稼不能按时收,往往等他回到家里,成熟的麦子落了一地。十六年民办教师,入不敷出,程全民家一直租房居住。2002年房主的儿子完婚,收回房子,迫不得已他借钱盖房。为了贴补家用,妻子带着幼小的儿子去数公里外赶集卖油饼,孩子在路上被三轮车撞伤,腿部严重骨折,车主又肇事逃逸。妻子抱着孩子,孩子疼得直哭,妻子看着孩子心疼的哭,几十里路将孩子送到县医院,孩子住院21天,正值期中考试,程全民在学校辅导学生,孩子一直由妻子陪护。1999年妻子做了绝育手术,他有心回家照顾,可学校只有他一个人,20多名学生谁来上课?程全民只能把无奈压在心中,等星期天回家。因营养不良又操劳家务,妻子面部水肿,躺在床上,一见他就眼泪汪汪地说:“我娘家在甘肃,在周至举目无亲,你都不管我,我还靠谁呢?”赌气要和他离婚,程全民又是安慰又是讲道理,贤惠的妻子终于破涕为笑。程全民的父亲去世,教学任务重,他也只回去了一天。程全民虽然上对不住父母,下对不起妻儿,但凭着教师的一颗良心认真执教。他对得住山区的人民和学生。

大寒峪教学点只有六间年久失修的土房,冬天大风从屋内刮过,天一下雨到处都漏,偶尔蛇会在教室的大梁上荡秋千,还会爬到窗框吐出吓人的舌芯。程全民第一次上课的时候,正在黑板上板书,一个学生大喊:“老师你看!”他转过身一看,一条蛇爬在房脊。程全民吓得躲到了墙角。学生田占文说:“老师别怕,我爸爸有捕蛇证,我经常跟他捕蛇呢。”说着他走出教室拿了一根竹竿就把蛇挑了下来。蛇在地上停了一会,仰起头来,向前爬行。只见田占文挽起袖子一把抓住蛇头,“嗖”的一下从窗子扔到了山坡上。山里的村民家家都养着猫,老鼠全赶到了学校,夜晚老鼠在顶棚上跑个不停,让人难以入睡。教学点开始时连个灶台也没有,只是在炕洞口支三块石头架一口锅,既做饭又烧炕。1993年的一个深夜,大风把顶棚刮塌,压得程全民动弹不得,好不容易爬出来,把PC板一块一块拉到操场上,程全民已经筋疲力尽,刚躺倒在床上,身上全是小红点,原来老鼠虱跑得满床都是,抖也抖不掉。

为了改善办学条件,程全民常利用寒暑假外出联系,又动用同学、亲友关系寻求外援。2006年8月25日大寒峪教学点师生受西安国际旅行社的资助,去古城西安旅游,游览了碑林、儿童公园、西安航空模型展览馆,品尝了孩子们从未见过的洋快餐,眼看就要开学了,学生们玩得痛快,不想回家,在这种情况下,程全民启发学生:“小朋友,西安美不美?”这时候他们异口同声:“吃得好,玩的美。”“那么西安有没有大寒峪秀丽的山峰和清纯的山泉水呢?”“如果能在秦岭山区建起高楼大厦那该多好啊!”“那你们就要好好学习,知识就是力量,只有掌握知识才能实现你们的梦想,建设你们的家乡。”孩子们高兴地点点头。通过旅游,学生们亲身感受到了城市的繁华,认识到了山区的贫困,懂得了学习的重要性。一开学,在课堂上学生积极发言,自习上自觉完成作业,写字异常用心,这次旅游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随后,西北电建集团公司团委、西北地理探险队、西北民航大厦等单位纷纷伸出援助之手,邀请全校师生去西安参观,给每生每年资助300元,同时还捐赠了电视机、影碟机、煤气灶、电子琴、桌椅、书包、衣物、文具以及不少图书,小小的大寒峪学校有了图书室,课余时间学生既可以阅读图书又可以通过VCD学习英语的正确发音。这些援助活动,大大改善了学校的条件。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程全民已年过半百,在山区度过了24年,当年一些学生的孩子又来到学校里读书了,他们亲切地叫程全民为“老师爷”。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二十余年来他送走了148名学生,如王亚宁就读于青海大学,丁红霞就读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通讯学院,田引安毕业于长安大学……他们用知识改变了命运,改变了家庭,有的成为建设山区的骨干,有的正在读大学或已经毕业,在四面八方为祖国出力。

程全民是一名普通教师,就像秦岭的一株小草,只是尽本能奉献了一片绿荫。如今,他已转为公办教师,家里盖了房,生活得到改善。2005年,西安电视台、周至电视台联合录制并播放了专题片《山村教师程全民》,9月9日,在感动师恩活动中,西安晚报又以《深山小学的独角戏》为题报道了他的事迹。2007年陕西电视台、西安电视台、陕西日报等六家省市新闻媒体又连续报道了他扎根山区的先进事迹。同年,他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并被邀请到西安在市政府大礼堂、未央区人民政府做了三场“甘做一珠秦岭小草,放飞山里孩子梦想”的演讲,受到了市委书记孙清云和市长陈宝根的接见。2007年他被载入中华教育名人录。2008年被评为“周至榜样”,同时被评为“西安市第七届文明市民标兵”。2009年9月8日,程全民在人民大会堂受到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的亲切接见。2011年入围“全国好人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