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见的朋友_成长课堂_世界上

时间:2019-07-03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3 次

我遇见的朋友_成长课堂_世界上

我遇见的朋友

为了培养孩子们的自信,澳大利亚的老师在这方面花费了很多的心血。斯蒂芬尼·劳伦斯创立了一套非常积极的教学方法,在征得学生家长的同意后,她开设了一门全新的个性培养课。学生们在课堂上学到的内容,将有助于他们日后理解一些全球性问题。这让学生们感觉非常好,作为教师来说斯蒂芬尼也得到了很多教学上的乐趣。

在今天的个性培养课上,斯蒂芬尼为了增强每个孩子的自信心,让每个孩子都按照自己的话重复一遍:“我叫××,我聪明又漂亮。”这实在不是什么肉麻的话,因为只有这样,孩子们的自信心才会被培养出来。从教室的前面开始,每个人都要说这样的话。第一个女孩说:“我,比安卡,聪明又漂亮。”接下来,每个人都这样说。“我,戴维,聪明又漂亮。”“我,克莱尔,聪明又漂亮。”在斯蒂芬尼的课堂上,孩子们永远都是那么积极主动,健康向上。学生们每天都要通过这些活动来增强自己的自信心。现在,他们已经很自信了。看一个叫做艾丽莎的女孩连眼睛都不眨: “我,艾丽莎,聪明又漂亮。”

除此之外,斯蒂芬尼也经常让孩子们说一些振奋自己的话。这一次,她让两个女孩面对面,互相用眼睛盯住对方,并说着一些鼓励自己的话。其中一个女孩说:“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要自爱自强。”而另外一个女孩也同样如此,并鼓励对方说:“好,你说得很好。”然后两个女孩紧紧拥抱。

在斯蒂芬尼的课堂上,孩子们从来不惧怕什么,因为他们有足够的自信心。这让斯蒂芬尼非常满意,看着教室外一群学生排队玩蹬滚筒游戏,斯蒂芬尼笑了。(www.guayunfan.com)

这是一个风光非常美的小镇。虽然是个小镇,但是这里的教育水平可不低,很多著名的人士都曾经在这个小镇住过。斯蒂芬尼在梅安德塔小学教三四年级的混合班,这所学校在澳大利亚最南端塔斯马尼亚州北部沿海的达文波特。和大多数乡村小镇一样,达文波特不像那些澳大利亚的大城市,受到人口问题的困扰。但随着世界的变化日新月异,斯蒂芬尼认为,让学生们掌握正确对待日益增加的全球性社会问题的方法非常重要。所以斯蒂芬尼的教学方法也非常特别,和平与冲突通常都是这个小学教师教授的内容。孩子们也有自己的判断力,这让斯蒂芬尼非常得意。

什么是和平?什么是正义?这让很多成年人都非常头疼,因为人们没有办法解释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战争,又为什么会有冲突。但是斯蒂芬尼一点都不在乎这些,她经常有很多的主意让孩子们了解这些。在这堂课上,斯蒂芬尼将用一种轻松随意的方法来讲授冲突与和平。在这间屋子里,堆满了孩子们喜欢的玩具熊,于是斯蒂芬尼让孩子们走过去,因为那些熊在那里。 “现在每个人拿一个枕垫,抱上一个玩具,为自己找个地方,躺下来。”孩子们乖乖地纷纷躺在地板上。等到孩子们都躺好后,这节课开始了。“我要大家在心里想想,想一个人,一个你真正想了解的人。他在冲你微笑,他的眼睛在注视你,他愿意和你的朋友分享同一个地方,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你们能说出这个人什么样吗?他是谁?”“我遇见的朋友,她来自中国,她长着黑色的眼睛,我们一起到我的房间里玩。我们相处非常融洽,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 一个头向右侧着的小男孩告诉斯蒂芬尼。

“你呢?说说你的朋友好吗?”斯蒂芬尼对着躺在小男孩旁边的一个小女孩问。

“我遇到的朋友很友好。我带他到一个特别的地方,在那儿,我躺在草地上,让他看各种形状的云。然后我闭着眼睛想像更美的云。”小女孩回答到。

“我见到的朋友长着蓝蓝的眼睛,肌肉发达。我也带他到一个地方,那里是丛林,有很多动物,我带他看各种动物。我问他,愿不愿意来看我喜欢的地方,那里就在森林中的大树下。他身穿装饰着鲜花的衣服,对了,他还戴着橄榄枝的花环。”

“我带她去看一个秘密的地方,那是一条长满厥类植物和葡萄藤的隧道,隧道的尽头到处长着花。那里非常美丽,我不能确定那是不是我们的国家,但是我能看到很多漂亮的鸟和美丽的绿色植物。我确定,那里的空气非常新鲜,我总想吸上一大口,然后带回来。”孩子们一一陈述着自己想到的美好的东西,斯蒂芬尼非常高兴,她让孩子们把这些都写下来,并保存好,因为这些都是他们美好的愿望。

在澳大利亚,像斯蒂芬尼这样的教育方式非常普遍,但是惟一不同的是斯蒂芬尼让孩子们懂得了更多美好的东西,教会了他们懂得和平和友谊。

澳大利亚的基础教育包括小学(一至六年级)和初中(七到十年级),在这样的阶段,澳大利亚政府实行的是义务教育。根据当地的法律规定,6~15岁的孩子必须到学校接受教育。基础学校有公办和私立两种类型,公办学校约占2/3,私立占1/3。整个国家都十分重视基础教育,在管理和发展基础教育方面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做法。

澳大利亚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大量的移民为澳大利亚成为一个主权国家以及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做出了巨大贡献。1788年,当第一批欧洲移民来到这片土地之前,那里的土著人已在那里生活了好几千年。澳大利亚是欧洲尤其是英国犯人的流放地,最初主要是在塔斯马尼亚的阿瑟港,这是位于澳大利亚南部的一个大岛,这个岛上有着非常美丽的植被,并有着很多的动物。阿瑟港从1830年至1877年成为惩罚犯人的殖民地。那些犯人大部分犯的都是些小偷小摸及打架等罪,他们在那里生产船只、锯木、衣鞋、砖、家具、蔬菜及其他物品。实际上他们也为这个国家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澳大利亚曾经被分为六个独立的殖民地,后来经过很多人的努力,一个独立的联邦政府终于在1901年成立了。二战以后,大量的移民来到澳洲,根据1996年的统计,接近42%的人口出生在海外,或者父母双方中就有一方来自海外。他们所经历的历史和文化是不尽相同的。在澳大利亚,那里的人们能讲90多种语言,还不包括100多种土著人的语言(当然英语是惟一的工作语言)。而在这个国家,有着80多种宗教。澳大利亚食品也是多种多样,各个国家的食品应有尽有。经过几代移民的努力,澳大利亚终于成了一个宽容、自由和高度文明的社会。因此,在澳大利亚,和平是最美好的象征。

今天的澳大利亚是世界上第六大国,但它的人口却只有1900万,算起来平均每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才有两个人。澳大利亚的首都堪培拉,是一个平实无华、幽静的城市,人少、车少,不像其他国家的首都那么繁华。它主要是政府机关和大学的所在地——世界上著名的城市悉尼,则位于澳大利亚东部,由于它优越的地理位置,一直以来是澳大利亚主要的内外交通门户,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与经济中心,是一个现代感十足、拥有多样风貌的大都市,曾连续三年被选为全世界最受欢迎、人气最旺的旅游观光圣地,也因为成功举办了2000年奥运会而再次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世界闻名的悉尼歌剧院就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因此,在这个国家,教育水平的高低就显得非常重要,融合了世界上各大洲人口的这个国家最需要的就是和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