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运动员选材概况_运动员科学选材

时间:2019-07-03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4 次

我国运动员选材概况_运动员科学选材

1 运动员科学选材概述

1.1 运动员科学选材的概念和研究内容

1.1.1 运动员科学选材的概念

选材,顾名思义就是选择需要的人才,进一步说就是选择有某方面能力的“超人”。捷克斯洛伐克的乌尔布利希博士指出,科学选材就是将那些先天条件优越的、适合于某种体育项目的人才从小就选拔出来,进行有目的的培养;德国的德乌尔莫教授认为,选材是直接或间接地将应选者的天才因素测出来,并根据现有测定结果分析、预测其将来的竞技能力;《中国大百科全书》将运动员选材定义为:把先天条件优越,适合从事某项运动的人才从小选拔出来,进行系统的、有目的的培养,以便取得优异的运动成绩。

运动员选材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测评;二是定向。前者是指运用现代科学技术和方法将适龄者的形态、生理、生化、心理以及遗传等方面的特征测出来;后者是指根据测评结果与专项特点预测未来的竞技能力。不同的竞技项目对运动员的竞技能力有着不同的特定要求。运动员本身竞技能力的特点又决定着他最适宜从事的运动项目。因此,选择最适宜的选手,接受特定项目的训练,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www.guayunfan.com)

科学选材是指根据不同运动项目的特点和要求,运用现代科学理论、方法和手段,客观地测定人体的某些数据和指标,全面、综合地评价,以此预测运动员未来的竞技能力。实践证明,单纯依靠教练员经验选材的办法,由于没有运用科学方法进行测试和预测,缺乏科学性,容易造成主观片面性,并带有一定的盲目性和偶然性,可信度低,定向培养的目标不准,误选和漏选相当多,成才率低,淘汰率高,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因此,不能把科学选材仅仅看成是体校或运动队招收运动员前的一次全面检查或体检。科学选材关系到遗传学、形态学、生理学、统计学和训练学等多种学科。随着科学的日益发展、训练方法的更加客观和科学化,要想创造优异的运动成绩,科学的选材就是成功的一半。

运动员科学选材应该包括以下几个要点。

首先,运动员科学选材是要从成千上万的儿童、少年乃至青年中选出那些先天和后天条件特别优越的人,其中,早期选材是以先天条件为主,而优秀运动员选材是在先天与后天条件均优越的情况下,以先天条件为主。

其次,运动员科学选材是一个科学决策过程,因而它是建立在对选材对象未来最高运动能力的科学预测基础上的,可以说没有预测就没有选材。

再次,运动员科学选材是根据专项运动的需要而进行的。

最后,运动员科学选材是建立在对选材对象各种指标精确的测试与评定基础上的。

综上所述,我们把运动员科学选材定义为:根据各个运动项目的特点,以科学的测试和预测方法,从儿童少年(以下或简称为儿少)和运动员后备力量中,准确地选拔出那些在先天和后天条件方面均较优越的运动人才。

1.1.2 运动员科学选材的研究内容

对于每个运动项目来说,科学选材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各个国家都十分重视对青少年运动员的科学选材,以便尽早发现好的运动苗子,为国家培养优秀的运动人才。

早期科学选材是青少年训练工作的重点,也是高水平的科学训练的基础,是运动训练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年的实践证明:优秀运动员的成才,必然是在科学选材的基础上,进行科学训练的结果。因此,专家们认为:成功的选材也就意味着训练成功的一半。目前,几乎各国在训练过程中,都把运动员的选材问题置于极高的战略位置。

“选材”是指根据一定的条件挑选合适的人才。也就是说,选材就是选拔适合“目标”的人才,或者是选拔在某些方面具有超常能力的人才。运动员科学选材是发现和培养优秀后备人才的一项系统工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选材是运动员成才的第一步。从不同的角度,依据不同的因素,科学选材的研究内容也不同。

遗传选材:通过对构成运动能力与遗传关系的研究,对被选运动员的直系或旁系亲属的运动史进行了解与分析,从而评定运动员在某一方面的运动能力(家族、遗传力、皮纹)。

年龄选材:通过对人体生长发育的年龄特征、少儿发育程度的鉴别以及各运动项目的适宜选材年龄的确定进行运动选材(生长发育特征、骨龄、齿龄)。

形态选材:根据运动员的体型或未来体型的发展趋势,对其进行测试和评价的选材(体型及未来体型发展趋势、体型测试、体型预测、身高体宽预测、体型评估)。

素质选材:通过对运动员身体素质的测评来确定运动员是否具有某一专项运动潜力(握力、背肌力、腿力、曲臂悬垂、引体向上、俯卧撑、仰卧起坐、纵跳、跳远、不同距离跑、体后曲等)。

功能选材:通过对运动员生理功能的测评选拔运动员,包括心血管系统功能测试(60 m跑心功能指数、30 s三次蹲起功能测试、哈佛台阶试验、联合功能实验)和呼吸系统功能(肺活量测定、五次肺活量测定、最大摄氧量测定、氧债测定)。

生化选材:通过对运动员生化指标测定来评选后备人才(血乳酸、无氧阈、血红蛋白、磷酸肌酸等)。

心理选材:运用现代心理学理论,从心理素质选拔运动后备人才,包括运动心理能力(注意力、记忆力、运动知觉、反应时、运动表象、运动思维)和个性心理特征(性格、气质、神经类型、兴趣、能力、意志品质等)。

在实际工作中,为了精选人才,选对人才,常常把以上选材方法综合使用,将生长发育状况及身体形态指标、身体素质、专项运动技能、生理生化指标、心理条件、遗传因素、承受运动负荷的能力等指标统筹考虑。

1.2 运动员科学选材的概况和意义

1.2.1 运动员选材研究发展概况

运动员选材,是竞技体育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竞技体育运动的产生而产生,亦随竞技体育运动的发展而发展。回顾历史,运动员选材大致上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l)自然选材阶段(从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时期至20世纪20年代)。在这个阶段中,人们对选材的认识是模糊的,方法是原始的、简单的,成绩是选拔的唯一标准。

(2)经验选材阶段(20世纪30年代至50年代)。由于竞技体育水平的不断提高、新技术的不断出现,以及训练理论和方法的发展,教练员们在总结训练经验时,开始注意选材的问题,大胆地尝试了运动员定向培养,并开始考虑预测问题。

(3)综合选材阶段(20世纪60年代至今)。竞技体育和体育科学的高度发展和运动训练学的诞生促进了选材的科学化,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及其所取得的成果为选材的科学化提供了一定的理论依据和研究方法,但是科学化程度仍然不高,还必须在多学科研究的基础上结合经验进行综合选材研究。

1.2.2 国外运动员选材概况

世界各国,特别是运动水平领先的国家,都将选材工作作为科研的重点。国外对运动员选材问题的研究,已颇具广度和深度,涉及生理学、心理学、遗传学、生物力学及运动训练学等多种学科,并建立了许多运动员科学选材测试中心和一系列选材输送系统。德国注重以多学科综合研究指导科学选材,形成了一套由医生、科研专家、教练员与运动员四者相结合的独特的选材方法,其选材成功之路是:在广泛开展体育活动的基础上寻找那些运动能力强的中小学儿童,之后再由各俱乐部学校进行筛选,由教练员把关,医生负责孩子身体的全面检查,心理学家进行各种测试和教育,生物力学专家对孩子身体各关节的比例进行测试,然后再观察1~2年,最后确定人选和定向培养。罗马尼亚把运动员选材列为全国重点研究课题,每年一、二、三线教练员与科研人员一起对12岁以下的少儿进行选材,并已有一整套有关科学选材的制度。

1.2.3 我国运动员选材概况

我国科学选材的专门研究工作,是20世纪70年代以后才开始的。1974年上海体育科学研究所(上海体科所)对业余体校运动员进行多年追踪观察,探索了少年运动员青春发育期的身高、第二性征等方面的变化规律,开始了我国少年运动员科学选材的研究。而我国有组织、有领导地开展运动员科学选材,开始于1980年。20世纪80年代初是我国体操运动员科学选材研究的第一个高潮。1980年7月,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国家体委)在秦皇岛召开了“全国业余体校选材座谈会”,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国家科委)将“优秀青少年运动员科学选材研究”作为国家课题列入计划,组织国家体科所,上海、广东、辽宁体科所,甘肃体委科研室,以及北京、上海、武汉体院共8个单位,承担该课题的研究任务,主要从运动员身体形态、运动素质、功能、心理、遗传等方面对田径、游泳、体操、足球、排球5个项目进行科学研究(体操选材组由上海体科所承担,曾凡辉、温小铁任组长)。历时两年半,制定了这5个项目优秀运动员的形态、素质、功能、心理等方面的评价标准,为该项目科学选拔运动员和进一步深入开展选材研究提供了参考依据和某些理论依据,是我国运动员科学选材进入起步阶段的标志。

1984年上海开办了运动员科学选材研究成果推广培训班,学习和推广了上海体委在各区、县体校建立选材网的经验。此后,各地又召开了一系列关于运动员科学选材的研讨会,相继建立选材工作组,开展大规模的科学选材测试,建立了运动员选材数据库和定期追踪测试等制度。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我国体操运动员科学选材研究的第二个高潮。国家体委研究课题“我国儿童少年体操运动员科学选材标准的研究”以优秀运动员各项指标发展变化规律为依据,包括形态、素质、心功能指数、心理、基本技术和教练员评价共6个方面19个指标,是我国目前体操运动员选材的主要参考资料。1988年8月“国家体委运动员科学选材中心组”成立,负责研究制订全国科学选材的工作规划和具体工作计划,指导、协调全国的科学选材工作。运动员科学选材从由科研部门单独地作为课题研究,发展成为到由科研部门和训练管理部门密切配合,从本地具体情况出发开展研究到积极推广应用相结合的阶段。

据统计,1991年5月全国已有26个省、市、自治区成立了选材领导小组,有18个省、市体育科学研究所成立了选材研究室,有专职从事选材研究的研究人员,并都建立了省—地—县三级选材网,各省、市、自治区都先后组织研究力量,制定了适合本地使用的运动项目的科学选材标准。

进入20世纪90年代,运动员选材已不满足于对主要因素的直接研究,不再是为研究形态而测试形态,为研究素质而测试素质等,体育科研工作者致力于皮纹学、血型学、遗传学等新兴学科的研究,努力研究皮纹特征、血型特征、遗传规律等与身体形态、运动素质、心理、智力等方面的联系,为运动员科学选材提供捷径。

计算机技术的高度发展使其在运动员科学选材中的作用已不仅仅是数据处理,科研人员借助计算机研究建立优秀运动员模式、智能(intelligence quotient,简称IQ)体操系统——体操训练和的专家系统(含选材)、体育人工智能(artifical intelligence,简称AD)系统等,提高了选材的准确性和科学性。当前的竞技运动已超出了纯粹的运动技术、战术的竞争,而是进入了“智、技、力、勇、意志”全面较量的激烈竞争时代。未来的体坛竞争,决定胜负的可能是心理因素或智力因素。运动员选材也就进入了软硬件(硬件是指运动员的身体形态、生理功能、运动素质等方面;软件是指运动员本身的智力素质——包括文化修养等、心理素质,以及精神道德素质——包括体育道德、奉献精神、爱国主义精神等)结合的阶段,并开始向软件倾斜。

1.2.4 运动员科学选材的意义

运动员科学选材是当前我国向世界体育高峰攀登的一个重要战略措施,也是我国体育运动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迫切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经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推动了运动水平的飞速发展。体育强国之间的运动水平日益接近,训练手段和方法及训练条件的差异逐渐缩小,过去赖以提高运动成绩的优越物质基础,已不是某一个国家独有的条件;国际比赛交流机会的增多、体育信息的快速传播,使得先进的训练理论、训练方法和手段的保密性降低,相比之下,个人先天条件的优势在提高运动成绩方面越来越明显,选材的重要性就显得更为突出了。

1.2.4.1 科学选材是当前竞技运动的迫切需要

(1)科学选材是竞技体育、科学训练必须首先解决的重要问题。苏联著名教育学博士、基翰体育学院院长B.H.普拉托诺夫教授指出,“现代运动最迫切需要运动员及早地显露出来”,这就是指科学选材。苏联功勋教练员符·阿拉宾认为:“不经常考虑选材问题,训练工作将是徒劳无益的。”有人断言:“选材成功意味着训练成功的一半。”可见,科学选材在竞技体育中的地位十分明确。随着竞技体育的飞速发展,现代竞技运动水平正在逐步逼近人类自身能力的极限,一般的、普通的青少年很难有希望成为未来竞技比赛中的优胜者,只有通过科学的方法和手段,挑选出那些先天和后天条件优秀的运动员苗子,经过科学严格的训练,才能登上世界竞技体育的高峰。

(2)随着体育科学和体育情报工作的迅速发展,先进的训练理论、技战术知识和训练方法、训练手段的保密性下降,使世界各国,尤其是体育发达国家的训练条件、方法、手段的差异逐渐缩小,运动水平日趋接近,运动员先天条件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这使选材就显得尤为重要。传统的自然的淘汰方法,已不能适应当前需要。

(3)科学选材可以充分地挖掘和利用运动员的先天运动能力。所谓先天运动能力,是指稳定的、与训练无关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与生俱来的、随着生长发育进程的自然发展而表现出来的运动潜力和能力的总和。运动员潜在的先天性竞技能力被人们认识,可以激发更强的动机,为攀登高峰提供原动力。

(4)科学选材可保证多年系统训练的顺利完成,为运动员训练过程最佳竞赛年龄区间的确定提供依据;可以尽早地发现和培养有前途的优秀苗子,经过必要的训练时间,才能确保早出成绩,出优异成绩,避免耽误人才。成功的科学选材,可以及时地为运动员确定未来发展的专项,预测其未来成绩和最佳年龄区间,并及时开始系统训练,保证目标的顺利实现。

(5)科学选材的研究还正处于起步阶段,还有大量课题需要探讨,还有许多规律需要去发现。许多教练员已经感觉到仅凭经验进行选材和训练不能适应时代要求,渴望提高选材成功率和准确性。

1.2.4.2 科学选材是后继有人的保证

体育运动的发展需要后备人才源源不断地加以补充,这样才能在国际大赛中保持优势和领先地位,科学选材无疑能够起到这种保证作用。中国乒乓球队能够长盛不衰,选材有科学性和针对性是重要因素。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和人们对竞技规律认识的不断深入,各个项目新技术、新战术、新训练方法和手段、仪器设备及研究成果的保密性降低了,因此,只有选到出类拔萃的人才,才能在训练和激烈的比赛中具备有利的条件。

1.2.4.3 科学选材能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

由于我国是发展中国家,经济还不发达,体育运动的普及水平和物质条件还比较落后,而现代竞技运动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高投入。运动员的成长需要较长的周期,培养一名优秀运动员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掌握了科学选材的规律和方法,就能提高成功率,减少淘汰率,使队伍少而精,密集投资,从而能以较小的代价获得较大的成功和效益。即使我国的经济实力强大,也同样需要搞好运动员选材工作,这样才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1.2.4.4 科学选材能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

在当代竞技体育体制下,青少年运动员由于较多的时间用于训练和比赛,势必在文化学习、社会活动、升学就业等方面受到一定的影响。而搞好选材工作,通过严格筛选、重点培养、层层衔接来降低淘汰率、提高成才率,会减少上述影响并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

1.3 科学选材的组织与管理

运动员科学选材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的因素很多,选材不仅取决于被选者的条件,而且有赖于选材者的素质和水平。运动选材是一个多层次、多阶段和多年连续的控制过程,因而必须建立健全组织管理机构,形成层层衔接的一条龙体系。只有体系严密,才便于优秀人才的层层入选;只有管理得当,才便于选材工作的顺利进行;只有组织完备,才便于进行科学研究,深刻揭示科学选材的规律。

科学选材与运动训练具有并列发展的关系,选材应与训练形成并列适应的体制。一般将运动员科学选材分为基础、初级、中级、高级选材四个训练层次,每个层次有初选、复选、定向(含转项)、决选四个阶段,中、高级层次选材可无定向阶段,但仍可能存在转项现象(图1-1)。

图1-1 运动员选材培养示意图

引自王金灿:《运动选材原理与方法》,人民体育出版社,2005年版

1.3.1 基础与初级选材

基础与初级选材是运动员科学选材的基础层次,其任务是初步地挑选运动人才苗子,主要通过对那些先天的、不可控的、相对稳定的因素进行测定和评价,揭示少儿运动能力的发展前景。

1.3.1.1 初选阶段

这一阶段的任务是广泛发现运动人才,此时要对大量的群体进行观测。通过体质普查和组织幼儿、小学生的比赛活动,发现那些显露头角的运动苗子,同时对他们进行进一步的测定和评价,主要内容有:遗传与家系的调查、发育程度的鉴别、运动员形态功能的测评及某些心理素质的测评。

1.3.1.2 复选阶段

这一阶段是通过训练和考查,验证幼儿、少年运动员的天赋条件,并对其主要因素进一步评价预测。运动天赋只有经过实践才能表现出来,它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体现在各种运动素质上。此时应对待选队员进一步进行发育程度和发育高潮期长短的鉴别,并测试其原有运动水平和集训期的成绩提高幅度、承担大运动负荷的能力和训练潜力是否超过平均水平等。

1.3.1.3 定向阶段

这一阶段根据初选、复选中队员表现出来的能力、爱好、兴趣、训练项目和教练员状况等因素,为运动员选择一个或几个适合于他的专项,确定其未来方向和未来指标。大多数教练员选材时一开始就以从事本专项为目标进行选材,而大多数幼师或中小学教师多是通过一定时间的教学训练实践后才为运动员选择专项。此时,运动员本人的爱好固然重要,但教练、教师或科研人员的引导也很关键。定向好坏,直接影响运动员的成长成才,否则会造成事倍功半的效果。

有必要指出,在初中级选材阶段,运动员较多出现“运动转项”现象。这里的“运动转项”,是指运动员从事某项运动并在专业队训练一年以上或业余训练两年以后,又转入另一运动项目训练或比赛(时限要求同前)的情况。运动员转项是客观存在的现象,是在运动选材和训练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选择,运动转项实际上是运动定向后的再定向。

运动员转项原因多种多样,转项的趋向有其规律性,转项原因不同,导致转项趋向不同、转项效果也不同。转项的适宜年龄与转项比率、转项效果有密切联系,又与初级选材的年龄宽容度密切相关。不同等级运动员转项情况不同,即运动等级越高,转项人数、次数越少。在有限的运动时间内,转项次数越多,运动成绩越差。转项引导人在初级选材定向中起着重要作用,对转项概率和转项效果影响很大。运动员在16岁以前,家长、教练、体育教师的引导对其转项起主要作用,随着运动员年龄的增长,家长和教练、体育教师的引导作用逐渐减弱,而自选逐渐上升为主要地位,同伴的影响作用也逐渐增大。

1.3.1.4 决选阶段

通过一定时间的实践考查,在以上三个阶段的基础上,根据待选对象现有的运动成绩水平、成绩提高的速度、成绩的稳定性和训练潜力,最终确定入选对象。

1.3.2 中级与高级选材

中级与高级选材是运动选材的高级层次,其任务是最终选拔出优秀运动人才。在这个层次中,测评先天因素和相对稳定因素的比例相对减少,而主要是测评那些后天的、可控的、相对变化的因素,选拔出接近于世界优秀运动员模式的人才。选材层次越高,各测试指标标准越高,测评考察更深入细致。图1-2比较直观地展示了选材不同层次和运动选材各因素的动态关系。

图1-2 运动选材不同层次和运动选材各因素的动态关系

引自王金灿:《运动选材原理与方法》,人民体育出版社,2005年版

1.3.3 科学选材的程序和计划

科学选材全过程需要进行科学的控制,这一过程包括确定选材目标、制订选材计划、组建选材组织、建立选材模式、实施选材计划、总结检验反馈等工作环节。

1.3.3.1 确定选材目标

在现状调查的基础上,选材目标要根据运动选材的不同类别及特定任务来确定。要调查本运动项目的现状和发展态势、各层次运动员的现状和需求,来确定本次选材的对象、拟达到的目的和应完成的任务,并预测本批运动员可能的发展趋势。

1.3.3.2 制订选材计划

科学选材计划的制订应根据确定的选材目标和影响科学选材的因素来进行。影响科学选材效果的因素主要由待选对象的个人因素、各选材(包含训练)层次的衔接关系、选材人员的自身水平和选材的物质条件等。

待选对象的个人因素主要包括遗传因素、生长发育状况、年龄、身体素质、运动技能、智力和思想品质等。

各选材(包含训练)层次的衔接主要指选材应适应运动队的更新节律。运动队的更新节律是指组成运动队的各成员本身存在一个运动能力上升—高峰—保持—下降的周期,要想一直保持运动队较高的运动水平并逐步提高,必须有节奏地将队内成员“吐故纳新”,这种有节奏地更新队员的规律就叫运动队的更新节律。

选材人员的自身水平包括多学科基础理论知识、选材理论知识、选材实践操作能力、专项或多项运动理论和实践知识、多学科人员的配合等。

选材的物质条件指投入选材的人力、物力、财力及组织机构,社会、家庭、环境、习惯的影响,生活、学习、训练条件等。

在制订科学选材计划之前,应认真研究以上诸方面因素。选材计划依不同的分类标准可分为不同的类型。其中以计划实践长短区分为长、中、短期选材计划。

长期计划一般指为期10年以上的计划。它主要规定体育部门在比较长的时期内的发展方向、项目设置、队员人数、发展阶段和发展规模,这种选材计划常常与体育部门或某个单项的远景规划合为一体,或成为其计划的一部分。

中期计划一般指为期1~5年的计划或某行政领导或主教练任职期间的选材计划(常作为其任职计划的一部分),为保证运动项目的配置、队员间的衔接更新起到重要作用。它可以使体育部门或单项教练为实现以二/三年为期的全国竞赛计划、四年一届的奥运会的准备工作得到保证。其他如选材科研计划、选材干部培训计划等,用中期计划形式也十分适合。

短期计划一般是指某次选材的工作计划,是长期计划和中期计划的进一步具体化,其内容和指导都比较细致,要求明确。短期计划的种类很多,其主要内容有以下两个方面。

(1)纲要部分。主要包括:本次选材的目的、任务、依据,对目前运动队及运动选材状况的调查分析。

(2)具体内容部分。主要包括:应选项目的人数和人员的年龄范围,招生区域,选材工作的过程步骤,应选者的主要条件、测试项目、内容、方法和指标,选材组织结构及工作人员的分工,报名、测试的时间地点,审批的手续和办法,试训的方法,经费预算,设备条件,其他辅助内容,等等。

1.3.3.3 组建选材组织

选材组织应与训练组织形成并列适应的体制。各级选材系统应隶属于相应一级体育局和教育局(教体局)的组织和管理。各级选材系统应有相应的组织机构,应由体育局和教育局(教体局)牵头,协同科研、医务人员,组织多学科人才的选材领导组或工作机构。

1.3.3.4 建立科学选材模式

在确定选材目标后,应建立优秀运动员模式和各级选材模式,尤其要制定本次选材的运动员模式,为科学选材提供参考依据。选材模式的建立步骤和方法如下。

(1)研究本运动项目高水平运动员的模式特征。

(2)确定影响专项成绩诸因素的指标体系及权重比例。

(3)依据多年训练或测验所获得的指标因素在群体、个体中的平均值、最高值和变动范围,进行数据统计分析。

(4)依据统计分析结果结合教练员、专家的经验判断建立选材模式(即本次选材对待选运动员的要求)。

1.3.3.5 实施选材计划

依据建立的科学选材模式开展选材计划工作。

1.3.3.6 总结检验反馈

根据选材计划的实施情况,及时反馈、调整、修正计划。

1.3.4 科学选材的检验方法

1.3.4.1 对选材效果的评价

检验所选出的运动人才是否为运动天才,可采用最初检验和最终检验两种方法。最初检验是对选出的人才进行多种测试,以判断选材结果是否达到预定目标。最初检验可作为反映信息,用以及时调整和修正计划。最终检验是指对选出人才的多年系统跟踪,从选出人才的最终表现(运动能力、运动成绩)来评价选材效果。对选材效果的评价还可从以下几方面进行。

(1)运动员的淘汰率。即进入该运动训练体制的运动员总人数与预期达到某种水平优秀运动员人数之间的比例,比值越大,淘汰率越高,选材的效率越差。

(2)训练工作的经济效果。即培养一名运动员所投入的社会总时间和花费的总资金。

(3)参加重大比赛的获奖人数与训练人数之比。

1.3.4.2 对优秀运动员最佳模式的评价与修正

最佳模式是相对的,可变的,随着竞技运动的发展而发展,不可能永远固定在一个模式水平上。

1.3.4.3 对选材工作中的测试内容、指标等方面的评价与修正

运动员选材工作中的测试内容、指标等随着人的体质发展、竞技运动的发展和预测科学的发展而变动。其常用的指标有:专项运动成绩,专家评定的名次,等级比赛中具有某种数量特征的指标、合成指标(总分),已被证明有效的标准化的实验结果等。

1.3.4.4 对选材方法的评价与鉴定

对选材方法的评价与鉴定,其标准依有效性、可靠性、客观性、经济性来评价。

1.3.4.5 对选材组织结构的评价

要求选材组织高效、多能、精干、有多学科人才,结构合理,知识水平、实践能力要强,且具有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

1.3.4.6 对选材的仪器设备及其操作程序的科学性评价

对选材的仪器设备及其操作程序,主要通过实验的稳定性、一致性、等价性等方面来评价。

1.3.4.7 其他

其他方面,还包括对预测理论和预测方法等方面的评价。

对以上各因素应该常进行系统的分析检查和不断调整,促使选材工作不断提高和深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