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天_永远的爱_语文教

时间:2019-07-03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3 次

我的一天_永远的爱_语文教

我的一天

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牛晚。家——办公室——三尺讲台,三点一线,往来匆匆,周而复始,不知觉间已届不惑。屈指算来,在忙碌和平淡无奇中,从青春少女到皱纹初上,已经转悠了十八个夏冬。

这不,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起床:5:10

古有闻鸡起舞,今我闻钟燃炉。每天闹钟准时地响起(时间久了,不用闹钟响,生物钟也将我唤起),我不敢稍有贪恋被窝之念,匆匆地爬起,生火准备一家人的早餐。将米放进电饭锅,趁着锅还没开的功夫,我就急忙冲进卫生间洗漱。(因为早上时间紧,早已告别了心爱的长丝黑发,更不用化妆品,所以在卫生间的时间很短。)然后,把头探进冰箱,把足够吃上十天的咸菜端出来,再用十分钟时间炒一个简单的菜,就算完成了做早饭的工作。早上这段时间还要完成孩子衣服的准备、房间卫生的打扫。六点四十分准时下楼。(照顾孩子上学和收拾早餐后的残局由我的他完成了。)(www.guayunfan.com)

早自习:7:00

踏着预备铃声走进了班级,开始早自习的工作。早自习上,要查迟到,要辅导学生课业,要“关心”宿舍的情况,要部署班级今天一天的任务……

第一节课:7:50

迎着晨曦,高跟鞋敲打着地面,提前两分走进教室,耳边响起的是抑扬顿挫的读书声:“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温暖的阳光泄满教室,望着那一张张熟悉的脸,我欣慰地笑了。

上课的铃声响起,我疾步走上讲台,我已不是“我”。在这里讲起了那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在这里讲起了那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在这里讲起了田园牧歌式的美;在这里咬文嚼字,填补学生的诸多空白;在这里装进了世界,装进了改革开放,装进了未来……

下课铃告诉我完成了第一节课的使命,上课铃又让我夹起课本和教案,迈进了另一间教室。一上午的课我就要这样全包了。

中午休息:11:30

带着满身粉末和干哑的嗓子回到办公室,一连四节课外加一个课间操的“奋斗”,还真有点儿累。坐上五分钟,才想起还没洗手,还没抖落身上和袖口的粉笔灰。洗过手,肚子已经咕咕叫了。肚子告诉我,该吃中午饭了,“机器”该“加油”了。只能在学校的食堂吃,因为往返家里、再买菜做饭,时间根本来不及。儿子和丈夫只有自己顾自己,解决午饭问题了。吃过午饭,睡上十分钟,这十分钟虽然不够干什么的,不过也不能放过。刚刚有些进入梦乡,铃声又响起来了。

下午上课:13:00

学生已都进了教室,开始了他们的“化学反应”。(这节是化学课,老师总爱来晚,我不放心,就得节节跟着。)我不慌不忙地踱回办公室,却见王同学的家长正在门口等我呢,从学习谈到纪律,从纪律谈到学习;从学习谈到教育孩子,从教育孩子谈到学习……送走了家长,刚想备点儿课,突然接到通知,高三的班主任到综合楼三楼会议室开会,部署期中考试工作。唉,这一个会议至少还不得开个把小时,看来这批改作文只能开夜车了。

下午放学:17:00

回家的路上到农贸市场,都是人家卖了一天的剩菜了,菜虽不新鲜,但是价廉,再加上一番讨价还价,终于备齐了今晚和明早的米、菜。

进家第一件事是找儿子,然后去造饭。推开厨房门,先窥视一遍油、盐、酱、醋、茶,本人做菜的手艺虽赶不上一流,但自我感觉良好。来一个“凉拌黄瓜”,鲜嫩爽口,酸甜脆辣麻,五味俱全。再来一个“鸡蛋炒柿子”,色、香、味、形皆备——这堪称我的绝活,把炒好的金黄的鸡蛋同切好的红红的柿子烩在一起,加上葱姜、作料,令人垂涎。晚饭气氛热烈,三口之家,共享美餐。饭桌上摆的虽称不上是美味佳肴,但吃起来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别有一番甜味在心头。吃过晚饭,我还得走,因为有晚自习。善后的事儿,由不情愿的孩子的爸爸解决。儿子说妈你还有自习呀!其实儿子不舍得我走,我也舍不得儿子啊。

晚自习:18:40

——老师:“春江花朝秋月夜”在诗中作何妙用?

——老师:文言文怎能翻译得更好啊?

——老师:什么是黑色幽默?

——老师:什么是表现手法?

……

教学相长,别开生面。我逐一回答,卡壳时也不曾忘记“师不必贤于弟子”的古训,但心里总不甚坦然,既而又释然了,记得有一位伟人说过:“学生提出的问题,先生能回答三分之一就不错了。”信乎,后生可畏啊!

下晚自习:21:00

总算又回到家了,但是孩子已经在睡觉,只有孩子爸爸还在看电视。一面和他唠家里和单位的事儿,一面把脏衣服一件件地洗好。收拾停当,已是夜里十点四十分了,老公已经睡着了,多想也幸福地去睡觉,可是还不行。还有一个班的作文没批改呢,岂能容我休憩,于是我开始当起“愚公”,时而喜上眉梢,时而面有不悦,时而又在作文纸上“爬格子”……

就寝:凌晨0:15

急快入睡,脑袋沾枕头就着,且不做梦,这是我的特长。第二天早上五点十分准醒,你说怪不怪?

这就是我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一天,也可能是你的一天,他的一天,谁让我们从事着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呢,谁让我们要甘当人梯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