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科学之方,兴教育之事_陶行知教育思想基

时间:2019-06-30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11 次

以科学之方,兴教育之事_陶行知教育思想基

四、以科学之方,兴教育之事

陶师说:“夫国之盛衰,视乎教育;而教育之新旧,视乎研究。守陈法而不革,拘故步而自封,则亦造成旧国,不适于新势而已。”(Ⅰ,278)要想教育进步,使它符合时代的进步,我们就要对它进行研究,死守陈法而封于故步,这种教育难免要落后,而落后的教育就会造成落后的国家和民族。从教育实践中发现问题,提出问题,然后提出解决的方案,用实验去验证,经过验证得出新理,再回到实践中去,如此反复,屡试屡验,从而获得能指导教育行为的可靠的理论,如此才有新教育的产生。

陶师曾指出有两种人妨害我们的教育研究:

“或假教育之名,而肆其政治之愿者,不乏其人,则虽置身教育之场,而其意不属……此政客之教育家,无补于事者一也。”

“亦有笃守篇籍,网知变通,其收效仍莫由光大。虽学术一道,不当废弃乎前言,而拘泥之,夫何堪与言乎进步?此书生之教育家,无补于事者二也。”(Ⅰ,279~279)(www.guayunfan.com)

陶师认为唯有以科学之方,新教育之事,参酌古今,躬验体察,终身从之,才是真教育之人。陶师说,以科学方法研究教育,其所遭遇的困难,无异于哥伦布之探寻新大陆。这是实实在在的情况,难矣!

对于以科学之方,新教育之事,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人还不十分熟悉,他举了教育上发现新理的许多例子。这些例子我们今天听来也或有不少启迪:

约翰·费斯克:最初读华菜士的书,了解到他曾取幼猩饲养,当时发现幼猩离开母猩三个月还不能行。一般说,禽兽生数月即能自主者很多,唯猩猩不能。究其原因,是因为猩猩的类族高,由此推论,人的类族更高,其自主能立的养成就更晚了;而虫豹则生而知之。约翰·费司克由此而创立了幼儿教育学说。

桑戴克:他探索父母于子女才能之关系,以孪生兄弟五十姓,施以算术、文法课,发现孪生兄弟的巧拙常常相等。由此,桑戴克提出遗传之说。接着,弗兰西斯·高尔顿考察英雄家庭之性情,经过比较、分析、遂开遗传学之宗。

斐斯泰洛齐:从考察其子而得研究教育人法。

业岐兹、桑戴克:最初业岐兹取龟而置之穴外,龟之欲入新穴,纵横回旋数十次,终于入穴。这是验证“尝试法”。桑戴克也有类似的实验,他以猫为实验,把猫放入笼中,猫见笼外之肉,便竭力欲向外跑,爬搔了几十次,才获得一个触机而脱出;第二次做同样的试验,则猫不像第一次那样艰难而能脱出。经多次试验后,猫无需试探而直接拨机而出。桑戴克由此而更相信、“效果原则”之说。

福禄贝尔:从爱玩天然动物而得到启发,然后把爱玩天然动物移植到幼儿中,由此创立了幼稚园。幼稚园初创时,屡遭政府非难禁阻,认为怎能把幼儿当天然动物而育之,但最终幼稚园普及于全世界。

胡爱:他见了有饰盲人以演戏,受一启发,深感盲人之可教育,创造种种新法以施教于盲人,获得成功,于是创设盲人学校。

沙力方夫人:平生只教一个人,名海仑·凯勒。此人兼聋、喑、瞽三者于一身。常人以为无可教了,而夫人则穷力以教,虽其耳目口舌失其作用,但仍有思维,且外尘不染,更有灵于常人之处。沙力方夫人用一特殊的方法:一指按鼻,一指按喉,一指按唇,以自觉其所感之气振动之力度,用窥想其所表暴之意义,萃其五官之用,寄于感觉,则感觉愈灵,以后授以发音方法,而海仑·凯勒从喑变成不喑,后来竟能通数国语言,此奇迹源于科学的教育实验。沙力方夫人虽只教一人,但其对教育之贡献无疑是巨大的。

可见,世上无难事,就全凭教育之是否专心致志的去研究。所以陶师告诫人们:“苟其心不专,不以教育为其毕生之业,浅尝轻试,又不遵科学之途术,则其事虽易,目所常见,亦将熟睹而无所创获,矧其难者乎?故有心之人,随时随地皆能触其教育之理而创新说。天下之事万变,斯新理之出无穷,人亦何患无用心之地哉!苟不实事求是,详加审谛,惟就前人之说以遵循之,则教育终无大昌之时也。至于徒袭外人之余绪,而不思自己有以考察之,亦可以自反矣!”(Ⅰ,280)一个热爱教育事业,而且对教育事业有着浓厚兴趣的人,是教育创新人才的必要条件。但是仅有这一点还不足以成为教育创新人才,他还必须具备科学的态度和科学研究的方法。我们的教育问题成堆,何患无用心之地,有心之人,随时随地都能触其教育之理而创新说。陶师所举的许多实例,便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平凡的真理。

陶师说:“能解决我们的问题,唯有科学的方法。”(Ⅰ,519)又说:“现在教育问题很多。从前人对于教育问题都是囫囵吞枣,犯了一个浮泛的毛病。各个人都会办教育,各个人都可作教育总长,都是教育专家。究竟教育问题是不是如此简单?还是无人不会呢?”(Ⅰ,520)陶师的话是切中时弊的,直到今天这种状况没有根本的改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