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被物资管理_陶行知的教育管理

时间:2019-06-30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15 次

衣被物资管理_陶行知的教育管理

(二)衣被物资管理

对于衣被等物资,育才同样首选募捐形式来获得,通过赈济委员会、保育会等机构把社会资本转化为育才的物资资本。1939年12月11日,陶行知致信许世英,请赈济委员会发来180件棉背心。[121]1942年4月19日他致信马侣贤、方与严说,“保育会的布要怎样做成衣服,请与保育生切商。这大概是抗战期内所能得到最后的一批布”。[122]每到冬天,学校急需棉衣棉被,陶行知必像武训一样,四处讨要化缘。1943年1月9日,陶行知致信赈济委员会:“弊校前向贵会申请补助棉被、棉衣,承嘱开具名单预算,以便审核。现依据一百零九名数目,以旧材料为基础酌加新材料改制,只图御寒,力求节省,共需国币叁万陆佰捌拾叁元。”[123]仅过了5天,又致信许世英:“弊校开办以来,冬衣及棉被少有补充……被絮破烂,衣服单薄……深望酌发棉被、冬衣或棉花,藉资补充。”[124]1944年11月24日,陶行知致信吴树琴:“米的仗没有打胜……今天总算是把布与棉花解决了。保育会也帮了大忙。给了保育生每人一套棉衣。”[125]

除了争取官方渠道的支持外,育才还采用买布做衣服的方式来筹备此类物资,这样就有更多的主动权,可以经济、美观、及时地作好准备。1939年6月16日,陶行知写信要求马侣贤五月初二来北碚采办廉价的被窝所用布棉;[126]7月23日又希望马侣贤次日来商量“做衣事”。[127]在购买纱、布、棉时,陶行知一直强调合算便宜;12月16日,陶行知致信重庆民生公司物产部唐必直,恳请打折扣“订购浅峡蓝布二百七十尺”。[128]1940年5月26日他在给马侣贤的信中要求到合算的地方买纱布。[129]这年2月,陶行知致信马侣贤,要求不轧棉花做垫被,“统以散稻草替代。每人省三元,五百人便能省一千五百元”,散稻草“定期在大太阳下晒而复晒,可免跳蚤”。[130]做衣也如此,陶行知在5月31日的信中写道:“灰布本为学生用,但是否做工装,请考虑。……工装裤太长,热天于小孩似不宜,也似不经济。”[131]1941年11月13日,陶行知在致育才全体同志的信中提到:“昨天托友人到经济部平价购销处买布六匹……六匹布是教师及工人都够用了吧?”[132]价廉又物美,是治事之道。1942年4月19日,陶行知在信中写道:“(育才学子)每人应有一套出客之衣,或是演奏,或是集体行动都必须用它。式样要好,而且保存得好。”[133]买布做衣在治事原则上也需尽早、及时、有计划。1939年10月31日,陶行知致信帅昌书、马侣贤:“小朋友的棉大衣应催促赶快做起来。”[134]在11月28日的信中又写道:“裁缝缝的被套始终未送来,望将店号门牌开示,以便去取。”[135]1940年10月29日,陶行知要求马侣贤,“冬衣急须准备”。[136]

对于四处求告沥尽心血筹备的衣物等,育才管理者时时引导学生学会爱惜,使之清洁整齐。1940年12月6日,陶行知致信马侣贤:“音乐组进城播音,应穿布袜、布鞋,服装应清洁整齐。”[137]1941年11月11日,陶行知在给肖生的信中指出:“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教同学爱护新衣服,教师劝勉同学,同学互相劝勉,朝会晚会常常提醒大家抹桌面,抹桌边,抹板凳,洗衣颈,小心坐行起卧。常常提醒他们在行动上爱护衣服,推而爱护一切。”[138]第二天,陶行知直接致信育才驻渝见习团:“其余的衣服都由张队长发还,望即夜重新整理,再送我处检查。注意之点如下:(一)补衣所用之线色须与原线一致;(二)补充之钮扣大小颜色须与原扣一致;(三)破处及裂缝须完全补好;(四)脏处再细心洗净;(五)针线须用心依规矩缝;(六)虱子须自行检查,如果染着了,须肃清,以免流传。”[139]

对衣、鞋、帐、被等物资的分配使用,育才学校不仅考虑到“为了一切学生”,而且特别注意到个体差异性,表现出人文关怀的精神。1940年6月9日,陶行知致信马侣贤:“蚊帐从五年级以上每人发一顶(十元),四年级以下每二人一顶(二人共十元),共壹仟零柒拾伍元。”[140]1942年3月22日,陶行知致信马侣贤:“戏剧组提出鞋的问题,很好。现在方针稍有变更,这便是以后提出之互助原则:对无父母亲友之同学,动员学校师生力量,尽先补助。”“女生请发裙布……有月病之女生,加发草纸两刀,由意林同志核发。”[141]对孤儿、对女生的照顾,体现了育才学校物资管理中细致化、人性化的特点。(www.guayunfa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