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实施综合考试的探索_鉴往思来_研究生

时间:2019-06-30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12 次

一种实施综合考试的探索_鉴往思来_研究生

第二节 一种实施综合考试的探索

合理设置考试科目,提高命题质量,是选拔优秀学生、提高硕士生入学质量、做好招生工作的重要环节。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科为了改进研究生的入学考试,从1983年起,在原有3门业务课的考试科目中,增设了1门综合考试科目,定名为“中国语言文学综合基础知识”(以下简称综合基础)。经过5年实践证明,实施综合考试有利于促进考生的知识与能力的全面发展,有利于提高硕士生的入学质量。现就中国语言文学学科研究生入学考试,设置综合基础科目的问题进行探讨。

一、设置综合基础科目的必要性和做法

自1978年全国恢复研究生招生制度以来,招收硕士生的工作由国家教育主管部门统一部署,各招生单位自行确定业务课考试科目,自行组织命题、考试和评分。这种办法对选拔学生已经起到好的作用,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因为主要是笔试,从全面进行考核来看,还存在着一些矛盾和问题。诸如,由于考试科目门数有限,试题的覆盖面太窄,不能全面考查考生掌握本学科所必需的基本知识、基础理论和基本技能的深度,特别是掌握本学科主干课程内容的深度。而且,有不少考生只针对几门指定的考试科目进行复习迎考,以致容易造成考生偏科学习,影响本学科的教学秩序,也不利于考查考生的实际水平,甚至出现有的考生虽然考不上本科大学,却能考取硕士生的情况。同时,各学科研究方向越来越多,设置考试题目的种类也越来越多,这不仅不利于智能考核,而且考务的工作量也不断增加。

为了解决上述存在的问题,教育部于1983年提出先在中文、化学、机械制造3个学科增设综合基础科目的考试试点。由于当时的综合考试,是在原规定考3门业务课的基础上而增加的考试科目,还有外国语、政治理论课则共考6门。这样,有的单位把综合基础科目考试的成绩,只作为录取时的参考分数来计算,未列入业务课主要测验的范围之内。因而,多数考生仍把主要精力放在其他3门业务课的备考上。此外,综合基础课试题的分量比较大,不少单位对此重视不够,加上命题教师又缺乏经验。所以,造成不少学科编制的试题质量很低,甚至有的单位搞临时应付,出几道问题作为综合考试题,因此未能达到应有的要求。(www.guayunfan.com)

复旦大学在实施综合考试科目过程中,明确综合考试的目的是着重考查考生的专业基础理论和基础技能。为了达到此目的,关键在于如何设置考试科目和不断加强命题的综合性,提高命题质量。在设置综合基础科目时,应该和其他几门考试科目的内容有机地联系起来通盘考虑,从形式上和内容上进行综合平衡,做到要求明确,内容不重复。经过两年实践,从1985年开始,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科初试阶段的业务课考试科目调整为综合基础课、综合专业基础课、专业课3门。但这样的设置,还有其试题种类太多的缺陷。例如,中文学科有10多个专业,每个招生专业各具一套综合专业基础课和专业课,一个学科就得有20多门考试科目。因此,从1986年开始,我们又将综合专业基础课归为两类试题,即文学综合基础课和语言综合基础课,分别供文学类、语言类各专业使用。从而扩大专业的覆盖面,同时又达到了减少考试科目种类的目的。

在综合基础课的具体命题工作方面,注重了以下两个环节。

1.加强命题的组织工作,提高命题的科学性。成立命题小组,命题小组成员由教学经验丰富、学术水平较高,并且近期担负基础教学工作的副教授(或相当职称)以上的有关教师3~5人组成。在命题前,认真领会有关招生文件精神,进一步统一认识和明确设置综合考试科目的目的、意义;然后,根据命题的原则和要求,按照课程内容的性质,明确分工,分头拟出各类试题和标准答案;最后,经命题小组负责人进行综合平衡、筛选后确定试题,使有关课程内容比较均匀地在试题中得到反映,以保证试题的全面性和准确性。

2.把综合基础科目成绩列为硕士生入学考试的主要科目之一,是考查考生掌握中国语言文学学科在大学本科学习阶段应具有的基本知识、基础理论和基本技能,以及运用所学知识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所以,试题编制应当力求体现面广、量多、深度适当、综合性强。命题的范围和内容大体包括大学本科四年级上学期以前所学主要基础课的全部内容,包含:语言理论、古代汉语、现代汉语、文艺理论、中国古代文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等课程和相关的文化、历史知识。由于各门课的学时不同,所以各类试题所占的比重也不同。大体上语言学方面的课程占30%~35%,文学方面的课程占55%~60%,相应的知识占5%~10%。并要求试题具有一定的可信度、效度和区分度。

二、对近几年综合基础科目试题和考试结果的分析

一份科学的、符合要求的试题,能对考生的实际水平作出比较全面的检查和评价,并能从考生中明显地区分出优劣,以达到选拔优秀学生的目的。这要求试题本身必须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和可信性。现就中国语言文学学科1983—1987年综合基础科目的试题和考试结果分析如下。

1.试题的题型和结构。

业务课考试试题的题型可分为客观性测验和主观性测验两类。前者命题的形式一般为填空、选择、是非题等,好处是试题简明扼要,评分确切、客观、省时,可靠性高;后者命题的形式一般为论述性的问答题、写作、面谈等,命题省时,也能比较深入地了解考生综合运用语言和分析能力的程度,有效度比较高,但是试题的内容、知识面窄,缺乏统一客观的评分标准,可靠性也低。中国语言文学学科1983—1987年综合基础科目测验项目及占分比例,如表3-1所示。

表3-1 1983—1987年中国语言文学学科综合基础科目测验项目及占分比例

由此可见,历年综合考试的试题主要采用客观性测验,其基本题型变化不大,只在测验内容上和比例上加以更新。因此,它有较高的可靠性和可信度。据美国GRE考试的资料中反映,采用这种客观性的试题,同样能够测验出考生的综合能力和实际水平。此外,采取这种题型,有利于采用现代化手段编制试题和进行评分。

2.试题的难度值、区分度和考试的及格率。

(1)难度值。试题的难度值是从考生的原始得分中经过计算而获得的一个参数值,是衡量试题质量的一个重要指标。难度过高或过低的试题,均不能测验出考生的实际水平。只有难度适当,才会有好的区分度,才能把不同水准考生的真实水平区分优劣,达到择优选才的目的。1983—1987年综合基础科目考生成绩统计见表3-2。

表3-2 1983—1987年综合基础科目考生成绩统计表

试题难度值公式为:。式中为该试题所有考生的平均分;M为该试题的满分值。根据国内外有关文献资料,一般认为难度值D在0.3~0.7之间较为合适。从表3-2中数字表明,中国语言文学学科5年来综合基础科目试题的难度值均为0.43~0.47之间,且比较接近,难度掌握是适宜的。

(2)区分度。根据1983—1987年综合基础科目考生成绩统计的数据,绘出考生成绩的分布曲线图,如图3-1所示。

图3-1 1983—1987年研究生入学考试各分数段分布图

从图3-1中可见,每年考生成绩的分布近似正态分布。多数考生的分数落在50~59分和60~69分这两个分数段上,70分以上的分数段也占有一定的比例,考试结果能拉开档次,区分度高。

(3)及格率。5年试题的平均及格率为41.5%,且每年的及格率都比较接近。反映出编制试题的内容和质量上比较稳定,有较高的可靠性和有效性,基本上达到了标准化考试的难度要求,并符合国家教育部有关规定和有关专家得出最佳的及格率为40%的要求。

3.被录取考生考试成绩。

1983—1987年被录取考生的综合基础科目考试成绩统计如表3-3所示。

从表3-3可见,每年被录取考生的综合基础科目考试的及格率比较高,最高达92.31%。从综合考试的平均分数看,本校考生与外校考生的平均成绩比较接近,而且还能提高外校考生和在职人员的录取率。5年来,参加综合基础科目考试的本校考生的录取率为38%,外校考生的录取率为60%。外校考生录取率的最高一年达71.43%。在职人员考生的录取比例也是比较高的,5年平均为52%,最高的一年达71.43%。这么高的比例,在复旦大学的其他学科中是无法比拟的。同时发现,凡综合基础科目考试得分高的考生,其别的考试科目得分也相应高一些,可见综合基础考试对保证入学质量有积极意义。

表3-3 1983—1987年被录取考生的综合基础科目考试成绩统计表

三、对今后考试命题工作的建议

为了更好地搞好综合考试,对今后的命题工作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在中国语言文学学科的业务课入学考试中,设置3门考试科目,即综合基础、专业综合基础(分文学、语言两类),专业课,作为衡量考生是否达到入学的基本要求是比较合理的。今后可以扩大试点,先对前两门的基础课组织若干高校联合命题。在条件成熟时,可在全国中国语言文学学科中试行统一命题。全国有了统一的命题标准和衡量尺度,才能提高考生的录取质量,也有利于考生的调剂录取。

2.要不断提高命题质量,处理好综合基础科目与其他考试科目之间的协调关系。各种类型试题所占的比例要适当,既要照顾试题的面,又要保证试题的质量。要保持命题教师的相对稳定,并有相关教研室的教师参加。

3.综合基础科目的命题工作,必须从传统的经验性命题方式中逐步过渡到标准化的科学命题。应当建立专门的命题组织机构,建立试题库。要将计算机用于试题的编制工作,使质量较高的试题大量存入计算机内。另外,要用计算机进行评分阅卷。这样,才能节省人力、物力,提高考试工作的效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