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新题型译文_新题型解密(2011)

时间:2020-03-31  栏目:理论教育  

—年新题型译文_新题型解密(2011)

2005—2007年新题型译文

2005年

在七月底的年度会议上,加拿大各省的长官对渥太华(加拿大首都)抱怨一番之后,决定如果还有力气的话,可能会抽出时间做点事情,那就是降低医疗费用。

他们都因医疗预算的飞涨而感到痛苦不堪,其中增长最快的部分是医药费用。

加拿大医疗信息学会的资料表明,自1997年以来,处方药品费用的增长速度是整体医疗费用增长速度的两倍。部分增长是由于药物使用替代了其他的治疗手段,部分是由于使用了高于原来药品价格的新药,部分是由于药品的价格更昂贵了。

该怎么办呢?且不说其他许多专家提出的报告,罗马诺医疗委员会和科尔比医疗委员会就建议设立一个国家药物机构。由现在每个省出台自己的药物清单,有自己的机构、程序和有限的议价能力这种情况,改为资源共享,与渥太华合作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机构。

这里所说的“国家”是什么意思呢?罗伊·罗马诺和麦克尔·科尔比议员建议成立一个联邦政府和省政府一体的机构,就像最近成立的国家医疗委员会一样。

但是“国家”并不一定是这个含义。“国家”也可能意味着各省之间,即各省联合起来创建的机构。

不管是何种含义,如果可能的话,“国家”级机构的好处之一就是能够通过谈判从药品生产商那里获得更优惠的价格。由原来的一个省或者省内的几家医院针对该省清单上的某种药物议价,转变成国家机构代表所有的省份来议价。

比方说,魁北克省只能代表七百万公民议价,而国家机构可以代表三千一百万加拿大人进行谈判。基本经济学理论表明,潜在的客户越多,获得更优惠价格的可能性就越大。

当然,医药公司就会抗议了。他们喜欢散客买家,那样他们可以更好地为自己的利益进行游说。他们也可以威胁把一个省的工作机会转移到另一个省。他们可能认为如果一个省的药单上有某一种药,就会迫使其他的省把这种药也填在药单上。他们不会喜欢全国性代理机构,但是出于利益的驱使,他们又不得不与这种机构打交道。

由渥太华和其他各省出资成立了加拿大医疗技术评估联合协作办公室,这意味着向成立国家机构迈进了一小步。这个机构下设的公共药物评估机构向各省推荐应该在清单上增加的新药。不出所料,并且很遗憾的是,魁北克省拒绝加入(这个全国性的机构)。

一些省的官员对于任何联邦政府和省之间的交易都持怀疑态度。他们(尤其是魁北克省和阿尔伯特省)只想让渥太华额外支付几十亿加元,但自己却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果他们有责任的话)。这就是为什么国家药物清单的想法一直得不到落实,而药物价格却不断上涨的原因。

所以,如果某些省想全权负责医疗事业,它们就必须证明自己有这种能力,必须开一张省际医疗清单来终止重复、节约管理费用、防止省和省之间的争斗,而且还要尽量争取更优惠的药价。

各省的官员们喜欢有选择地引用罗马诺先生的报告,特别是有关联邦政府提供更多资金的部分。也许他们应该读读罗马诺先生不得不说的有关药物的部分了:“国家药物机构会让政府对医药公司施加更大的影响,从而抑制不断上涨的药价。”

或者他们可以读读科尔比的报告:“这样一个机构的巨大购买力会进一步加强公共处方药保险计划的实施,以保证以可能的最低价格从药厂买药。”

因此,当官员们聚集在尼加拉瓜瀑布,像以往那样不停地抱怨时,他们也应该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开始做一些对预算及病人有帮助的事情。

干扰项翻译:(www.guayunfan.com)

[A]魁北克反对成立国家代理机构是出于地方保护主义的意识形态。最先提倡开列全国性清单者之一是来自于拉瓦尔大学的一名研究员。魁北克药品保险基金的开销每年都在迅猛增长,从14.3%上升到了26.8%。

[D]问题简单而严峻:医疗费用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比政府收入增长得快。

2006年

俄亥俄河的北岸是印第安那州的Evansville城,这里是52岁的大卫·威廉的家乡,也是一家水上赌场的所在地。州审计员威廉在赌场里赌了好几年,他每年通过赌博赚进35000美元,但是输掉的却差不多有175000美元。他开始赌博是因为赌场曾经送给他一张价值20美元的优惠券。

他去了赌场,输了20美元,然后就离开了。他第二次去的时候输了800美元。因为他是一名好顾客,赌场发给他一张娱乐卡,这张卡在赌场使用可以赢得点数,并提取免费餐和饮料,而且也能让赌场跟踪使用者的赌博活动。对威廉来说,这些活动成了电子吗啡。

在他输掉5000美元时,他对自己说,只要把本钱扳回来他就罢手。有一个晚上,他赢了5500美元,但他没有罢手。1997年,他两天之内在一台投币机上输了21000美元。1997年3月,他输了72186美元。有时,他一次在两台投币机上玩,直到赌场早晨5点打烊,然后在早晨9点赌场开张后再回去赌。他现在起诉赌场,控诉赌场本该拒绝他的光顾,因为赌场明知他已上瘾。赌场确实知道他已经有问题了。

1998年3月,威廉的一个朋友把他强行带到一家治疗中心戒赌,并写信告知赌场威廉的赌瘾问题。赌场将威廉的照片纳入禁赌人员名单,并给他发去一封“禁止进入赌场”的信。考虑到问题赌博行为的医疗和心理特点,信中说明,在他重新被允许进入赌场之前,他必须提交医疗和心理材料,以证明光顾赌场不会威胁到他的安全或健康。

尽管没能提供这类材料,赌场的营销部门仍然不断给他发信,而他进入赌场使用娱乐卡也没被发现。

《华尔街日报》报道,赌场有20处标志,告诫(赌客):“享受娱乐……理智参财,切莫过头。”每张门票都印有一个免费电话号码,以便寻求印第安那州精神健康部的咨询。然而,威廉提出指控,赌场明知他“染上赌瘾不能自拔”,还故意“引诱”他“从事违背自己意愿的活动”。

考虑到他的强迫性行为,还不清楚需要什么样的诱惑。在多大意义上他的意志可以起作用?

《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DSM-IT)》的第四版说,“病态赌博”指的是固执的、反复的、难以自制的为了追求意外之财而冒险所带来的兴奋,并不是为了追求钱财本身。

令人担心的是,社会现在正在用医学方法处理越来越多的行为问题,把早先性格坚强的几代人称之为意志薄弱的行为定义为上瘾。由于科学或自称为科学的学科的推动,社会正在把这种行为重新归类。曾经被认为的性格缺陷或道德败坏,现在已经被划入病态人格的范畴,与生理残障类似。

赌博已经是美国人生活中很常见的事情了,但是很长时间以来,它被笼统地看做一种罪恶或社会问题。现在,赌博成了一项社会政策;在美国,赌博最重要、最起劲的推动者是政府。

美国有44个州发行彩票,29个州设有赌场,这些州中的大多数州在不同程度上都依靠——你可以说是上瘾——赌博的收入。自从1995年创立了第一个互联网赌博站点以来,争夺赌徒钞票的竞争愈演愈烈。据10月28日《新闻周刊》的报道,每周有200万个站点的赌徒光顾1800个虚拟赌场。随着35亿美元在今年的网络赌博中转手,赌博已经超越色情业,成了网络领域最有利可图的行业。

干扰项翻译:

[E]大卫·威廉的个案可能会给这个赌博成性的国家带来影响,但是也不一定。

[G]在线赌博的匿名、孤独和注意力集中的特点特别容易导致强迫性行为。但是即使政府知道该如何反对网络赌博,那么这么做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