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篇的衔接与连贯_笔译技巧与实践

时间:2020-03-31  栏目:理论教育  

语篇的衔接与连贯_笔译技巧与实践

第一节 语篇的衔接与连贯

何为语篇?胡壮麟先生(1994)认为语篇是指任何不完全受句子语法约束的,在一定语境下表示完整语义的自然单位,它是由一系列连续的话段或句子构成的语言整体,既包括话语(discourse),也包括篇章(text)。语篇可以是一个词、短语或词组,也可以是一个小句,还可以是整篇文章;它可以是一句口号,一支歌曲,一次对话,一副对联,一张便条,一本文稿,一封书信;还可以是一首小诗,一篇散文,一部小说。

李运兴教授(1998)的定义简短而明确:“所谓语篇,即交际功能相对完整和独立的一个语言片段。内容相对完整的文章或著作节选可称为语篇。”

语篇是一个层次体系。它是比词、句和段落更大的语言概念。通常来说语篇是由段落和句子组成,句子内部包含有词组和词。但语篇不是词句和段落无序的结合,而是一个结构完整、功能明确的语义统一体。好的语篇不但需要词句之间在形式上衔接流畅,而且在语义上具备连贯性。所以在动手翻译之前,译者要先认真理解语篇中语句和段落的信息,特别注意具有连接作用的功能词,把这些功能词或短语所表达的不同意念,如条件、让步、因果、转折等忠实地表达出来。

一、语篇的衔接

一篇文章的行文是否清晰流畅,关键在于“衔接”,而“衔接”就是运用适当的语句形式进行“连接”。语篇衔接和语篇一样,是一个语义概念。它指的是语篇中的不同成分和部分之间的比较具体的语义联系。它使由句子串组成的篇章具有连贯性。从总体上说,“衔接”包括文章中段落与段落之间的连接和段落中语句与语句之间的连接。衔接理论从20世纪70年代兴起至今,对其研究水平最具代表性的是世界著名语言学家、澳大利亚悉尼大学韩礼德教授及其夫人哈桑教授,他们在其合著的《英语的衔接》(Cohesion in English)一书中把衔接看作“存在于篇章内部,使之成为语篇的意义关系”(Halliday,1976)。

在国内对衔接理论研究的代表人物是胡壮麟先生。胡壮麟等人(1994)将衔接关系定义为“把语篇中结构上互不相关,但语义上互相依赖的各个成分联成一体的一种潜能”。根据韩礼德和哈桑的划分,衔接手段大致可分为语法衔接手段(grammatical cohesion)和词汇衔接手段(lexical cohesion)两种。前者又可以包括照应(reference)、省略(ellipsis)、替代(substitution)和连接(conjunction)。国内的陈力(2006)在《语篇理论在EFL教学中的应用》一文中用下面的简表总结了语篇衔接手段研究中所涉及的主要方面。(www.guayunfan.com)

img4

语法衔接指语篇通过照应、省略、替代或连接的配合来联句成篇。词汇衔接指通过词的重复、同义、反义、上下位词、搭配和整体与部分等关系来使语篇语义连贯。韩礼德和哈桑把词汇衔接关系分为两大类:同现关系和复现关系。在同现关系中,词汇链是一种常用的衔接手段。它指作者为围绕某一个主题而配合使用的一系列意义上相互联系的词语。复现关系指语篇中的句子借助重复原词或使用同义词、近义词等其他形式来相互衔接。

由于不同语言的衔接习惯不尽相同,因此,翻译时除了要善于利用衔接线索来解读原文,还要善于依据译语的衔接习惯来构建译文,这样才能达到对等的成篇效果。作为英国翻译理论语言学派的代表人物,卡特福德(1965)在所著的《语言学翻译理论》一书指出,他认为翻译是用一种等值的语言(译语)的文本材料(textual material)去替换另一种语言(原语)的文本材料。译者要在翻译中做到篇章等值(textual equivalence),就必须在译语语篇中努力再现原语语篇的“语篇组织”(texture)。而语篇组织是否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衔接手段的使用。在翻译过程中,译者通过辨析原语篇中的衔接方式,可以正确认识原语篇的深层含义,这样,要贯彻翻译的忠实性标准也就有了明确的理据。

二、语篇的连贯

连贯指语篇中不同成分之间的语义关联。这种关联或存在于不同句子所含的命题之间,或存在于话语的真正意图之间。连贯是指以信息发出者和接受者双方共同了解的情景为基础,通过逻辑推理来达到语义的连贯。连贯是将一个个词语、句子连成更大的语义结构的一种逻辑机制,它是交际成功的重要保证之一。虽然语篇的衔接性与连贯性属两个不同的概念,但两者在构成语篇时的关系却是非常紧密的。衔接侧重于语篇的有形网络,体现在语篇的表层结构上,即通过语法、词汇和篇章的手段表达的语篇组成部分之间的显性关系;连贯侧重于语篇的无形网络,体现在语篇的深层结构上。

篇章内容是否紧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篇章的连贯性。它一方面通过篇章标示词如连词和副词来取得,更重要的一方面则取决于各概念或命题之间与主题的语义逻辑上的联系。译者只有透彻理解看似相互独立、实为相互照应的句内、句间或段间关系,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充分表达,才能传达原作的主旨。但由于衔接手段的不同,在英语中连贯的语篇模式在汉语中就可能有欠连贯。一般来说翻译时可以借助连贯标记、信息的合理排列、语篇意向的感知来实现译文语篇的连贯。翻译时除充分利用篇章标示词外,还要特别注意吃透原文,理顺文字底层的联系,译于字里行间,并且要充分注意两种语言在谋篇布局方面的差异,努力再现原文语义结构上的连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