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教育 贺进士王参元失火书_汇评详注 古文观止

贺进士王参元失火书_汇评详注 古文观止

时间:2020-03-29 理论教育

贺进士王参元失火书_汇评详注 古文观止

贺进士王参元失火书

柳宗元

【题解】

黄震《黄氏日钞》:《王参元书》云:“家有积货,士之好廉名者,皆畏忌,不敢道足下之善。”尝考李商隐《樊南四六》,有《代王茂元遗表》云:“与季弟参元俱以词场就贡,久而不调。”茂元,栖曜之子也。商隐志王仲元云:“第五兄参元教之学。”

得杨八书,知足下遇火灾,家无馀储。储,积蓄也。仆始闻而骇,中而疑,终乃大喜,盖将吊而更耕以贺也。因骇、疑而将吊,因大喜而更以贺。道远言略,犹未能究知其状,若果荡焉泯焉而悉无有,乃吾所以尤贺者也。再足一句。○以上总提作柱,下文分疏。

足下勤奉养,乐朝夕,惟恬安无事是望也。今乃有焚炀样赫烈之虞,以震骇左右,而脂膏滫修上声瀡虽上声之具,或以不给,滫瀡,米泔也。《礼·内则》:“滫瀡以滑之,脂膏以膏之。”谓调和饮食也。吾是以始而骇也。承写一段骇。

凡人之言皆曰:盈虚倚伏,去来之不可常。《老子》:“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或将大有为也,乃始厄困震悸,于是有水火之孽,有群小之愠,《诗》:“协心悄悄,愠于群小。”劳苦变动,而后能光明,古之人皆然。斯道辽阔诞漫,虽圣人不能以是必信,是故中而疑也。承写一段疑。

以足下读古人书,为文章,善小学,其为多能若是,而进不能出群士之上,以取显贵者,盖无他焉,无有他故。京城人多言足下家有积货,士之好廉名者,皆畏忌不敢道足下之善,独自得之,心蓄之,衔忍而不出诸口,以公道之难明,而世之多嫌也。好廉名者,所以不敢道。一出口,则嗤嗤鸱者以为得重赂。嗤嗤,笑貌。○虽道亦必见笑于人。

仆自贞元十五年见足下之文章,蓄之者盖六、七年未尝言。是仆私一身而负公道久矣,非特负足下也。己亦避忌世嫌,有负公道。及为御史尚书郎,自以幸为天子近臣,得奋其舌,思以发明足下之郁塞,然时称道于行杭列,犹有顾视而窃笑者,即欲一明公道,究不免于嗤嗤者之窃笑。仆良恨修己之不亮,素誉之不立,而为世嫌之所加,常与孟几道言而痛之。孟简,字几道。○公道难明,古今重叹。借以抒发,不胜世变之感。

乃今幸为天火之所涤荡,凡众之疑虑,举为灰埃哀。黔其庐,赭者其垣,黔,黑也。赭,赤也。以示其无有。而足下之才能,乃可以显白而不污,其实出矣,是祝融、回禄之相吾子也。祝融、回禄,皆火神。相,助也。○奇语,快语。则仆与几道十年之相知,不若兹火一夕之为足下誉也。奇极,快极。宥而彰之,人皆宽宥,而可以彰明其美。使夫蓄于心者,咸得开其喙诲,发策决科者,授子而不栗。喙,口也。发策决科,谓明经取土,必为问难疑义书之于策,以试诸士,定为甲乙之科。栗,惧也。虽欲如向之蓄缩受侮,其可得乎?蓄缩,谓畏忌世嫌。受侮,谓被人窃笑。于兹吾有望于子,庶几能出群士之上,以取显贵。是以终乃大喜也。承写一段喜。大喜是主,故此段独详。

古者列国有灾,同位者皆相吊。许不吊灾,君子恶之。《左传·昭公十八年》:宋、卫、陈、郑灾。陈不救火,许不吊灾,君子是以知陈、许之亡也。今吾之所陈若是,指第三段。有以异乎古,原不是灾。故将吊而更以贺也。承写一段吊且贺。颜、曾之养,其为乐也大矣,又何阙焉?想参元亲在,故前云“勤奉养,乐朝夕”。末慰之言,正照上“养”字,“乐”字。

接到杨八来信,知道您遭受火灾,家里没有剩下一点财物。我刚听到时非常惊骇,中间又有些怀疑,最后却大大地高兴。原来准备慰问您的,现在却改为祝贺您了。因为路远,信中的话简略,还不能详尽了解您那里的情形。假使真的烧得干净彻底,什么都没有了,那就是我更要向您祝贺的理由啊!

您一向辛勤地供养父母,安宁地过日子,只盼望平安无事。现在竟然发生了烈火焚烧的意外事情,使您受到极大震惊,甚至饮食方面的必需品,也可能因而供给不上,因此我刚听到时非常惊骇。

大体上,人们的话都这样说,吉凶祸福是互相依存,可以转化的,来来去去,不可能永恒不变。有的人将要大有作为,开始却遭遇艰难,受到惊吓,也会有水火的祸殃,有坏人的怀恨。经历了不断的劳苦变动,这才能够见到光明,取得成绩。古代的人都是这样的。这个道理深远而不可捉摸,即使圣人也不能认为这是一定可信的,因此我到中间又怀疑起来。(www.guayunfan.com)

照您的情况来看,平时攻读古人的书,会写文章,擅长小学,您确实是这样有多方面的才能。可是做官不能超出众人之上,来取得显赫尊贵的地位,这没有别的缘故啊。因为京城里的人大都说您家中广有钱财,士人中爱惜自己清白名声的,都害怕和顾忌,不敢称赞您的高才;只是自己了解您,藏在心里,强忍着不让它从嘴里说出来。这是由于公正的道理难以说清楚,而且社会上有不少多疑的人啊。只要称赞您的话一说出口,那些喜欢讥笑别人的人就以为他一定得了您许多贿赂。

我从贞元十五年看见您的文章,赞美的话藏在心里大约有六、七年了,从来不曾讲过。这是我偏爱自己因而辜负公道已经长久了,不只是辜负您啊。等到我当上御史台的尚书郎,自以为侥幸做了皇帝的近臣,可以使用我的嘴巴;想趁此推荐您,消除您的郁闷。但是,有时在同事中称赞了您,还有相视而暗笑的人。我深恨自己修养不高,平素的声誉没有树立,因而遭到世人的猜疑。我常常跟孟几道谈起这件事就感到痛心。

现在幸而被一场大火烧得精光,所有众人的怀疑顾虑全部变为灰烬,大火烧黑了您的房屋,烧红了您的垣墙,表示了您的一无所有。这样,您的才能才可以显示明白,不被污辱,那真相也就表露出来了。这是祝融、回禄在帮助您啊。那么,我同孟几道十年来对您的了解,还不如这场大火一夜之间给您树立的清白名誉。大火帮助您,让您的真情实况显现出来,使那些把称赞您的话藏在心里的人,都能够张开他们的嘴巴,主持考试的人,授予您官职也不再提心吊胆。即使想要象以前那样畏忌世嫌,受人讥笑,难道还可能吗?在这方面我对您有很大的希望,所以最后却大大地高兴起来。

古代诸侯国中发生了灾祸,同等地位的国家都去慰问它。许国不派人去慰问,主持公道、明白事理的人就憎恶它。如今我说的情况是这样,跟古代的有所不同,所以我把慰问改成祝贺。

颜回、曾参对父母的供养,那种天伦之乐是非常大的,如果和他们相比,您又失去了什么呢?

【末评】

闻失火而贺,大是奇事。然所以贺之之故,自创一段议论,自辟一番实理,绝非泛泛也。取径幽奇险仄,快语惊人,可以破涕为笑。

【汇评】

孙琮《山晓阁选唐大家柳柳州全集》:此篇提柱分应,一段写骇,一段写疑,一段写吊且贺。虽分四段,其写骇写疑,写吊写贺,是客意;写喜一段,是正意。盖失火而贺,此是奇文;失火而反表白参元之材,又是奇事。从奇处立论,便见超越,固知写喜一段是一篇正文也。

储欣《唐宋八大家类选》:语奇理正。读此与昌黎《送齐皞序》,知唐以通榜取士,而当时主司犹顾惜名节如此,亦近今所难。

林云铭《古文析义》:荐引士类,惟在至公。贫者未必皆贤,富者未必皆不肖,然亦贵自处于廉,言方见信。而世之夤缘幸进者,非货赂不能,则瓜李之嫌,又不容不避矣。是书以闻失火,改吊为贺,立论固奇,其实就俗眼言,确乎不易。若文之纵横转换,抑扬尽致,令惧祸者破涕为笑,则其奇处耳!

过珙《详订古文评注全集》:失火而贺最是奇情恣笔,然说到“终乃大喜”一段,真有深识,真有至理。骇者固不足骇,而疑者终无可疑矣。不火不足以表参元,不火之尽不足以大表参元。两断分晰,奇特尤甚。

唐介轩《古文翼》:范宣子忧贫,叔向贺之;王进士失火,柳州亦贺之,同一奇思异想。前总提三柱子,以后三段分应,笔曲而语辣,自成为柳子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