贻误战机奸贼使坏不测风云唐军兵败

时间:2019-05-02  栏目:百科知识  

贻误战机奸贼使坏 不测风云唐军兵败

却说马嫳和副将周豹,奉命押解粮草从郭家集出发,披星戴月地赶往大军驻地。眼看过了五道梁,再走五十里路程便到了营地,突然尖兵来报,前面发现叛军的一支人马,正迎面过来。马嫳吃了一惊,命把粮草车赶到一条山梁后面隐蔽,其他将士凭山梁抵挡叛军。他刚布置好,叛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出现了。敌人也发现了他们,停下来驻足察看,怕中了唐军的埋伏。工夫不大,叛军分成几路向山梁包抄上来,被唐军的乱箭射了回去。

史朝义探清楚了唐军的虚实,知道他们人马不多,便把人马分成几路,轮番攻击山梁。马嫳这边除了车夫,押粮的士兵只有三千人马,形势非常危急。直到正午,山梁下躺满了叛军的尸体,敌人仍未攻下山梁。史朝义气得哇哇怪叫,亲自带着一队骑兵冲了上来。

那周豹性格急躁,跃马冲出山冈迎向史朝义,交马只五合,那马突失前蹄,将周豹跌落马下,被史朝义一斧子砍死。

有认得史朝义的士兵道:“马将军,此人就是史朝义,史思明的老二,打仗很是厉害。”马嫳吃了一惊,知道史朝义出马意味着什么。他是铁了心要夺了我军的粮草。敌众我寡,今日很难安全脱离,便做了最坏的打算——放火烧粮,决不能把粮食落到敌人手中。(www.guayunfan.com)叛军仗着人多,不要命地朝上扑。步兵冲不上来,又换成骑兵冲上来。马嫳看敌人的骑兵冲上来了,擒贼先擒王。他便扔掉手中长枪,从地上捡起一张弓,搭箭向敌人的主将射去,正中史朝义的臂膀。

史朝义一马当先,边拨打着乱箭,边朝前冲。不料一箭射中右臂,他手中的大斧子无力地落到地上。他只得勒转马头跑了回来,愤怒已极。他一咬牙拔出箭,简单地包扎了一下,挥舞着佩剑高喊:“给老子冲上去,杀一个唐军赏银十两。快,山后面是唐军的粮草车,把它夺过来。”

形势越来越严重,敌人越上越多。马嫳准备下令烧粮车,然后和敌人战死。就在此时,敌人后面响起了喊杀声,唐军人马出现在叛军的后面。

听到喊杀声,史朝义吃了一惊,定眼一看,杀过来的是唐营人马。只见领头的大将手持双鞭,威风凛凛。两条钢鞭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扫向挡道的叛军。眨眼间,又像天神般的呼啸而至,抡起钢鞭砸向史朝义。史朝义已使不动大斧子,急忙命他的卫队挡在前面保护,他自己向后跑去。史朝义懊丧不已,知道机会已失,便下令退军,带着人马向东退去。

马嫳眼睛湿润了,他终于躲过了一次劫难。便高声喊道:“师弟,是你吗?”尉迟犨从马上跳下来,扑向马嫳,抓住他的手道:“师哥,你还好吗?小弟奉了元帅军令,特来接应师哥。”

“元帅怎么知道大哥受困,派你来解救?”尉迟犨叹了口气说道:“唉,一言难尽啊!昨晚上叛军突然发动了偷袭,致使青州军、郑蔡军、兴平军,三镇兵马全军覆灭。由郑蔡军逃出来的人到了咱们大营,元帅才知道有一股敌人插到了咱们背后,趁夜偷袭。元帅担心粮草出事,便派小弟前来接应。果然过了那道山梁,小弟便看到了大批叛军在围攻什么人。小弟想到了你,急忙带着将士们冲杀过来,果然是师哥被他们围住了。还好,只是有惊无险而已。”

马嫳叹了口气道:“周将军不听号令,跑出山冈和史朝义交手。不料马失前蹄,将自己的性命丢了。你再晚来一会儿,师哥也许就和粮草车一同化为灰烬了。”

尉迟犨惊道:“师哥何出此言,即使粮草丢失了,师哥也要杀出去搬取救兵,再来报仇不迟,何必要同归于尽呢?”

“师弟有所不知,元帅对师哥恩重如山,他把押运粮草的重任交给师哥,粮草若丢了,师哥还有何面目去见元帅,又有何面目活在人世呢!”尉迟犨听后,嗟吁不已。

马嫳派人打扫完战场,正要同尉迟犨回大营交令,猛然想起一件事。他问道:“你是说有一股敌人到了咱们后方吗?”尉迟犨点点头。马嫳道:“可能就是刚才的这些人马,领头的大将是史朝义,史思明的老二。他们到我军后方来扰乱,威胁到咱们的粮草运输,并且威胁咱们的孟津渡口,还有洛阳的安全。师弟,你带了多少人马?”

“小弟带了三千人马。师哥,啥事啊?”

“陈家集是我军的粮草集结地,存放着三千石粮食和草料,只有偏将吴淳带两千士兵看守。史朝义一定是奔那里去的,咱们要赶快回去救援。师弟,你带上本部兵马先尾随在史朝义后面,我把这里的事情安排一下,随后带两千人马赶上你。”

“那这些粮草咋办?谁负责运回去?”

“我先派人给元帅送信,请求派人马增援咱们。这里离大营不远了,几十里路,粮草车有韩子明负责押回去。”

史朝义虽中了一箭,却伤的不是要害部位,仍旧能骑马打仗。他已得到密报,陈家集有一处山坳,是郭子仪的粮草集结地。他半路劫夺粮草未成功,便带着人马直奔陈家集而来,准备放火烧掉唐军的粮草。

太阳落山时,叛军到了陈家集。史朝义命停下生火做饭,派了侦骑到屯粮处察看。不久侦骑回来禀报,粮草在山谷里面,入口有唐军把守,他们进不去。史朝义命士兵填饱肚子,一起杀向屯粮处,一定要把唐军的粮草烧掉。

再说看守粮草的裨将吴淳,马嫳押粮去了大营,这里交给他把守。马嫳临行前,交代他要谨慎小心,加强防范。他看天色渐晚,吩咐士兵点亮了山口的灯笼,又带着人巡视粮草垛、入口关隘等处,防备贼人进来。

山坳入口处有三道关隘,用碗口粗的木头做成扎马,沿路用乱石枯树设置障碍,弓箭手和长枪手伏在工事后面,轮班替换。

史朝义带着人马到了第一道隘口前,冷不防飞来无数乱箭,走在前面的十多个士兵中箭倒下。史朝义气得大吼一声:“弓箭手,放箭。”道路狭窄,几十名叛军弓箭手挤到前面,一阵乱箭过后,叛军又往上冲。路上布满了乱石树枝,叛军跌跌爬爬地走了不远,从隘口处又飞来一阵乱箭,走在前面的士兵倒下了。史朝义再次气得大叫道:“用火烧,烧掉树枝烂草,给老子冲上去。”

叛军士兵在箭头上绑上沾了油的破布,努力射向隘口处。那些枯树烂草上面浇了水,叛军射了无数只箭都没点着,气得史朝义拔剑在手,大声喊道:“冲,就是刀山火海也给老子往上冲。”

道路狭窄,乱石塞道。叛军士兵艰难地到了隘口前,刚要动手搬木扎马,里面突出几十杆长枪,将叛军扎死在地上。后面的士兵继续跟上来,从两边山头上滚下无数乱石,砸得叛军鬼哭狼嚎,纷纷朝后退去。

折腾了一个时辰,叛军连第一道隘口都没突破。史朝义无计可施,只得下令停止进攻,另想他法。就在这时,远处亮起无数灯笼火把,唐军分两路杀来。史朝义暗暗叫苦,只得勒转马头,命后军分头迎敌。

吴淳站在山头上,看到救兵已到,急命士兵擂响战鼓,吹响号角,乱箭像飞蝗般的射向敌人。敌人顿时大乱,不顾史朝义的呵斥,抱头向后逃去。吴淳已准备好了五百勇士,他一声令下,勇士们从两边山头上飞跑下来,扑向敌人。

史朝义虽然人马众多,却如惊弓之鸟,不知有多少唐军杀来。将无战心,兵无斗志,自己也觉胆寒,打马先行逃去。途中又遇张棱、马宽带人赶来增援,大杀一阵,史朝义落荒逃去。至黑城梁停下,收拢残兵,竟损失了一万余众。史朝义恨恨不已,但又无可奈何,只得带着残兵绕路回去。

一夜之间,史思明连创唐军四营,唐军遭受了重大损失,死伤了近十万人马。两个节度使丢了性命,一个节度使下落不明。鱼朝恩接报后,惊得面如土色,忙把许叔冀找来商量办法。

他看许叔冀进来,惊慌道:“哎呀许大人,你不是说叛军只有数千人马吗?安庆绪困守孤城吗?怎么一夜之间能灭掉咱们几镇人马呢?”

“卑职也纳闷啊!据探子来报,安庆绪不但人马少,眼下连饭都吃不上,哪有胆量来打咱们呢?依卑职看,可能是史思明出兵了。”许叔冀摸着脑袋分析完,又建议道,“观察使大人,要不您派人把郭子仪、李光弼请来,他们和史思明多次打交道,一定知道史思明的底细。”

鱼朝恩一听此话,不以为然道:“咱家虽说不是元帅,但奉命当了这个观察使,也是代表皇上的嘛!郭子仪、李光弼他们不来见咱家,咱家怎能降尊屈贵去请他们呢?先看看再说吧!”

正在此时,门口卫士前来禀报:“禀告大人,郭子仪前来拜见大人。”鱼朝恩瞟了一眼许叔冀,脸上现出得意的微笑道:“有请郭元帅。”卫士转身离去。

一会儿,郭子仪步履沉稳地走进大帐,抱拳对鱼朝恩道:“观察使大人,老夫这厢有礼了。”鱼朝恩起身假笑道:“哎哟,郭令公,咱家怎能受得起呀!快快请令公坐下说话。”

郭子仪坐下后,李光弼、李嗣业相继走了进来,给鱼朝恩见了礼。鱼朝恩道:“哎呀,令公、太尉啊。刚才咱家还说要去拜见你们呢,还没等动身你们就过来了,这让咱家过意不去嘛!”

郭子仪微微一笑,说道:“鱼大人是代表皇上的人,是口含宪命、手持令牌的钦差,老夫怎敢不来见你呢!”

鱼朝恩得意地笑道:“郭令公说笑了不是?咱家没经过什么大世面,到这儿来是历练历练,领兵打仗还不是靠你们嘛!”接着,他话题一转说道:“昨晚上安庆绪袭击了我军,一下子灭了我三个镇的人马,近十万人呐!你说他就几千人马,怎么有这么大的胃口呢?”

“安庆绪没这个胃口,而且他已经死了。”郭子仪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鱼朝恩。他接着道:“据老夫得到的可靠消息,叛军内部发生了内讧,安庆绪已被史思明杀了。他不但杀了安禄山的所有子女,而且自封为“燕王”,兼并了安庆绪的所有部下。如今史思明不算范阳的几万人马,光平卢的精锐就有二十万之众。他接收了安庆绪的五六千人马,胆气更壮了,气焰更嚣张了。他趁我军立足未稳,钻了我军自由散乱、各行其是的空子。他占了便宜,今后恐怕会更加嚣张凶狠。”李光弼和李嗣业一听,都“啊”了一声。

“哎哟,安庆绪这个王八羔子死了,真是大快人心啊!咱家要赶快写折子,告诉皇上这个好消息,让他老人家也高兴高兴。”鱼朝恩高兴得眉飞色舞,忘了昨晚的惨败。

郭子仪皱了皱眉头,提醒鱼朝恩道:“鱼大人,死了个安庆绪不值得高兴。他早就成了丧家之犬、孤家寡人。兵不满五千,将不过几员,已经不是我军的主要对手。史思明不杀他,迟早也会被咱们活捉。眼下咱们的主要对手是史思明,此人万万不可轻觑也!他的二十万部下都是燕赵大地的精锐,以前在平卢休整,从未遭受过重创。从昨天晚上偷袭我军来看,他们很有战斗力,是咱们的劲敌啊!”

“哎哟,郭令公征战一生,打了多少大仗,消灭了多少叛军。长安城下有二三十万叛军吧?洛阳城下也有二三十万吧?怎么倒怕了史思明的二十万人呢!”鱼朝恩以为郭子仪是夸大其词,吓唬他。

“不能比,不能比。长安城里虽说有几十万叛军,但大多是裹胁的各地方杂牌军和饥民,没有战斗力。洛阳城里也有几十万叛军,但被我军的巨大声势吓破了胆,失去了信心,所以败得很快。史思明的这二十万人马是从叛军队伍中挑选出来的,年轻力壮,待遇好,又受过长期训练,和其他叛军是不能相比的。”郭子仪知道他不懂军务,特意提醒他注意平卢军的厉害。

鱼朝恩想了想问道:“那依令公看,我军应该怎样才能战胜它呢?”

“除去已惨败的三镇兵马,剩下的还有二十多万人马,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人马从军中选拔,挑选五万精兵,由李光弼率领。他年轻,办法多。悄悄地深入叛军腹地,直捣范阳。余下的兵马集结在此处,吸引敌人的主力大军,拖住他们,以利于攻下范阳。”郭子仪胸有成竹地给他筹划,真心支持他打好这一仗。

平心而论,目前叛军的地盘已经大大缩小,兵力就剩了二十万平卢军,按照郭子仪的谋划用兵,应该是胜券在握。但鱼朝恩却不这么想,他听出了郭子仪的弦外之音。李光弼率五万精兵偷袭范阳,剩下的人马谁来指挥,谁又有能力来指挥?还不是你郭子仪吗?当初派九镇节度使会猎相州,不设统兵元帅,就是他和李辅国、程元振谋算好的。他们嫉妒郭子仪和李光弼。他二人封侯拜相、位列三公,而且威胁到他们的阴谋诡计。其德高望重如皓月当空,天下人人仰慕,简直无人能比。

他们谋划好了,便向肃宗进言。李辅国脸上露着谄笑道:“陛下,眼下到了会猎相州的时候了。郭子仪、李光弼劳苦功高、连年征战,就让他们在驻地坐镇休息吧!老奴以为可以派其他节度使会猎相州,活捉安庆绪,人人为朝廷出些力气。不知圣上意下如何?”

肃宗一听非常高兴,认为他们的建议很好,通情达理。只是担心相州虽然唾手可得,但史思明却还有几十万大军在手,怕那些节度使功劳立不上,“画虎不成反类犬”。便说道:“你们的主意不错,但史思明还有几十万精兵,还是劲敌。那些节度使没有打过硬仗,恐怕会吃亏。还是辛苦一下郭子仪、李光弼他们,有他们参与,朕才觉得放心。只要灭掉安庆绪、史思明,平叛战争就能胜利结束,朕也就安心了!”

肃宗想让郭子仪全权负责指挥,当统兵元帅。程元振却拦挡道:“陛下啊,李光弼的功劳和郭子仪一样大,让郭子仪当统帅,李光弼肯定不服气,容易产生矛盾,最好是不设统帅。”肃宗认为数十万大军行军作战、排兵布阵、用兵谋划,没有统帅不行。便道:“数十万大军驻扎在相州,排兵布阵、军需给养,不设统兵统帅怎么行呢?”

程元振道:“皇上,奴才认为不设统兵元帅,派鱼朝恩做‘军容观察使’,代表皇帝亲临战场。胜利了,大家有功劳,皇帝也有功劳嘛!万一败了,郭子仪、李光弼也能善后嘛!他们的兵马副元帅并没撤销呀!肃宗一听非常高兴,不顾三省长官的坚决反对,错误地下达了这个荒唐的用兵计划。

他们当初的目的就是不能让郭子仪、李光弼掌实权,也不能让他们立功。最好是给他们使些龌龊手段,让他们在世人面前丢人现眼。皇帝对他们失望,大臣对他们抱怨,甚至罢官治罪,威名扫地。现在他郭子仪又想变着法子统领三军,岂能遂了你的心愿。

鱼朝恩听完了郭子仪的谋划,肚里暗笑着道:“令公的谋划不错,咱家明日就报请皇上恩准,尽快实施它。”

“快马往返长安也得十天时间,那样就会延误战机,鱼大人应该当机立断嘛!”鱼朝恩头摇得像拨浪鼓,口中道:“不行,不行。咱家是奉了皇上旨意,什么事都要让他老人家知道。”

“鱼大人应该懂得‘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道理嘛!你还是早些下命令吧!”郭子仪着急地劝鱼朝恩不要贻误了战机,鱼朝恩自有老主意,根本不为所动。

李光弼感到非常生气,但又知道说也无用,只有在心里暗暗地骂着“小人得势,阉宦可恶”。郭子仪无奈,只好叹息着告辞回去。李光弼和李嗣业连告辞的话都没说,起身扬长而去。

接下来,各镇节度使吸取了教训,把大营移到郭子仪、李光弼的旁边,再不怕叛军来偷袭。又过去了十多天时间,鱼朝恩仍说皇上的批复没下来,不准各镇兵马行动。

已是三月下旬,天气逐渐变暖,地气渐热,西北风多了起来。有时春风拂面,有时飞沙走石,刮得人马睁不开眼睛。叛军士气正旺,天天到唐军营前挑战、辱骂。鱼朝恩却下令不准出战,任由叛军谩骂。

鱼朝恩无所事事,由许叔冀陪着,斗鸡遛狗,跑马打猎,暗自享受着统领三军的快乐。他的一道不许出战的命令,各营乖乖地空耗钱粮,不敢出兵。

四月初,唐朝二十多万大军在柳树屯、桑榆镇一线驻扎了一个多月,劳兵费粮,无所作为,空等皇上的批复。李嗣业、鲁炅、仆固怀恩的粮草告罄,郭子仪、李光弼的粮草也所剩不多。叛军轮番到各营门前挑战,唐军不出,他们便坐在地上叫骂,骂累了躺倒休息,休息够了继续骂。唐营将士气愤难耐,但又无可奈何,致使军无士气,兵无斗志,各镇将士怨声载道。

一天午后,叛将姚猛又带着人马到仆固怀恩营前叫骂,和往常一样,骂累了躺在地上休息。仆固怀恩早憋了一肚皮火,命儿子仆固玚整顿好将士,待机而动。他见时机已到,下令打开寨门,山呼海啸般的率领人马冲杀过去。姚猛军吃了一惊,人人不及上马,唐军已杀到眼前,便扔了刀枪,向后逃跑。仆固怀恩愤怒已极,追上姚猛,手起刀落,将姚猛砍倒,复一刀杀死。

唐军士气大振,争先恐后地追杀叛军。刚追过一道山冈,几路叛军突然杀出,将仆固父子困在里面。郭子仪得知消息,再也顾不得鱼朝恩的军令,率领尉迟犨、张棱、张守躬、马宽,以及全营将士杀出,解救被困的唐军。

尉迟犨他们杀入阵中,正是仆固怀恩危难之时。五个叛军将领围住老仆固,杀得老仆固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尉迟犨高声喊道:“仆固大叔,别害怕,小侄救你来了。”边说着,尉迟犨手没闲着,遇者马下死,挡者鞭下亡,救出了仆固父子。

这边人马交上了手,那边李光弼随即下令出战,率领将士们冲杀过去。鲁炅不甘落后,也带着将士们杀出了营门。紧接着,李嗣业的大军也加入了进去,一场大战拉开了帷幕。

叛军将士有近二十万人马,唐军加入了五镇兵马,也有十六万人马。许叔季却作壁上观,拥兵不出,和鱼朝恩站在营门口观望。

两边近四十万人马绞杀在一起,尘埃里分不清敌我态势。鱼朝恩看得心惊胆战,面如土色,已有了逃跑之意。他对许叔季道:“许大人,咱家看情况不妙,是不是咱们先走一步?”许叔季有些不忍心,但又不敢得罪鱼朝恩,只得吩咐几个将军保护鱼朝恩先走,自己断后。

天有不测之风云。就在唐军正要发泄多日的愤怒、报仇雪恨、杀个痛快的时候,一场狂风突然刮起。西北风卷着枯枝败叶飞旋在半空,裹杂着沙石抽打在人们的脸上,像针刺一样疼痛。交战的双方人马都睁不开眼睛,各自住了手,已是分不清方向。

唐军开始后撤,一撤即止不住脚步,变成了顺风而跑。史思明正在战场上督战,一看风向对自己有利,认为机会来了,便下令全军追击,乘风追杀唐军。

风沙刮得唐军睁不开眼睛,只是顺风而跑。各镇将士进了营门不及准备,叛军也追进了大营,随即放火烧营。风纵火威,火从风势。眨眼间,唐营成了一片火海。各镇将士自顾不暇,纷纷逃出大营,向南逃去。二十多万人马自相践踏,一场大溃退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这正是:陈兵相州齐围猎,有利战机白错过。

    不是将士不努力,老天有意助叛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