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美国在东亚_美国“关键语言”战略研究

美国在东亚_美国“关键语言”战略研究

时间:2020-03-07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美国在东亚_美国“关键语言”战略研究

美国在东亚的利益事关美国的未来,美国与东亚主要国家的关系也是爱与恨的交织,美国与日本韩国的盟国关系有利于美国在环太平洋地区的军事部署和实现对中国和朝鲜的制约,面对中国的和平崛起,美国又试图通过与日本和韩国的联合来牵制中国,面对无赖国家朝鲜,美国也是竭力控制其核武器的发展,并积极单方面支持韩国统一朝鲜半岛。

美国在亚洲的控制和美国的亚洲发展战略:自从美国宣布“重返亚洲”后,亚太地区就成了除中东之外,美国最重要的利益所在。

针对中国的情况:现以2013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亚洲之行为例来看美国与中国及周边国家的关系,希拉里13天内出访了9个国家:法国、阿富汗、日本、蒙古国、越南、老挝、柬埔寨、埃及和以色列,希拉里访问日本还有一项任务就是给日本“打气撑腰”。在巴黎开完会后,希拉里原计划7日飞往日本,结果却在中途突访阿富汗。希拉里称阿富汗为美国“重要非北约盟国”,并承诺“不抛弃”和“金援”。8日在日本举行的阿富汗重建国际会议上,与会方承诺了160亿的对阿援助,不过能否落实就是另一回事了。

9日,希拉里对蒙古国进行了4个小时的闪电访问,说美国是蒙古国的“第三邻国”,前两个自不必说,是与蒙古国接壤的中国和俄罗斯;她还高调宣称蒙古国是“亚洲民主典范”,其用心显而易见。将远隔千山万水的蒙古国拉拢为“邻国”之后,希拉里10日访问越南,称“支持越南为解决南海争端所做的努力”。

随后,希拉里11日对老挝进行闪电访问,虽然短,但却是美国国务卿57年来首次访问该国。《华尔街日报》说,华盛顿正在扩大与东南亚国家结盟的行动,以制衡中国在该地区日益提高的影响力。同一天,希拉里抵达柬埔寨首都金边,参加东盟地区论坛系列外长会议。她声称这一地区的国家“不应通过压迫、恐吓、威胁或武力”解决争端,要求东盟“又快又好”地完成“南海行为准则”。希拉里的这一表态直接扛上了中国的立场,此前中国一再呼吁,东盟论坛不适合谈南海问题。路透社评论称:“美国已经深深卷入南海争端。”

从中国东边的日本,到北边的蒙古国,再到南边的越南、老挝、柬埔寨,希拉里绕着中国走了大半圈,说的话也从民主、人权过渡到更具体的“南海行为准则”。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说,“希拉里的亚洲之行烙上深深的中国印记,她做了一个完全针对中国的讲话,却对‘中国’只字未提。”[27]

2006年2月,美国防部公布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28]将中国列为“处于十字路口的国家”,声称这类国家一旦做出错误的选择,就有可能对美国及其盟国造成威胁。报告称中国“代表了亚洲巨大的经济成功,但转型仍没有完成”,指出中国不应该坚持“旧的道路”,即持续的、不透明的军备扩张,控制能源管道和控制市场,支持缺少法治的能源富裕国。对于台湾问题,报告强调和平解决途径,反对两岸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行为。最后,报告还十分关注中国的民主化,认为“只有在中国人民享有到自由与普遍的人权之后,中国才能尊重宪法与国际承诺”。

日本和韩国:1945年日本战败后,美国和苏联以“三八”线为界,分别向朝鲜半岛南北方派遣驻军。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军以联合国军名义重返朝鲜半岛。1953年美国与韩国在华盛顿签署了“美韩共同防御条约”。从此,美军便堂而皇之地常驻朝鲜半岛南部,并主导着韩国的国防事务。当前,驻韩美军的总兵力达3.7万多人,其中陆军2.83万人,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近万人。朝韩双方的长期紧张对峙是美国在韩国驻军的主要借口,美国多次公开反对、谴责朝鲜发展核武器,美国通过对朝鲜半岛的控制以达到其在东北亚地区军事存在与控制,牵制俄罗斯、中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军事力量的发展。

2000年的统计数据表明,朝鲜语约占美国第二语言教育份额的2%。在美国,大学生中仅有9%的大学生会学习一门外语,这其中学习朝鲜语的人数仅0.4%。在美国,朝鲜语课程注册人数的情况是这样的:1980年有374人,1990年有2 286人,2000年有5 211人。在所有的大学中,也只有3%的高等教育机构提供朝鲜语教育。美国各州的朝鲜语语言项目分布情况是这样的:加利福尼亚州有13项,纽约州有8项,伊利诺伊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各有6项,新泽西和德克萨斯州各有4项、华盛顿特区、夏威夷州、马萨诸塞州和犹他州各有3项,亚利桑那州、康奈迪州、马里兰州、密歇根州、密苏里州、俄勒冈州和威斯康星州各有2项。[29]

从战略的角度来看,美国把朝鲜语列为“关键语言”之一,是从国防和政治的角度来看的。从较少被教学语言的角度来看,学习朝鲜语是为了加强对不同国家、民族的语言和文化的学习和了解。从经济角度来看,学习朝鲜语是为将来与这个地区的经济、贸易往来打好基础,语言及其文化也是很好的商业资本,重视朝鲜语的学习也是增强朝鲜语作为符号资本的潜在价值。当前,美国越来越多大学或学院提供朝鲜语教学。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特别是自1942年的珍珠港事件以来,日语就与美国的国家安全紧密联系在一起。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成为美国的盟国,美国在日本的驻军约为5万人,大部分驻扎在冲绳。在波斯湾战争和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中,日本为美国提供政治上和战略上的支持。

同时,日语也是美国情报部门的重要语言之一,中央情报局等部门每年都会招聘很多在读、写、口头交流方面比较胜任的日语人才美国政府还通过各种各样的资助如富布来特助学金等项目来资助美国公民在日语学习上得到培训或教育,以达到较高级的日语水平。

南亚地区:南亚地区主要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国家。对于美国的安全来说,南亚地区是通往印度洋的要塞,美国在南亚地区,一方面拉拢印度等国堵住俄罗斯、中国等势力的向南延伸;另一方面,美国又在此地区动脑筋,试图通过印度、巴基斯坦来对中国的西藏、新疆及前苏联独立出来的中亚国家实行分裂活动,同时对这些地区基地组织和恐怖分子实行打击。在最近美国公布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文件中,美国重申正与印度建立战略伙伴关系。(www.guayunfan.com)

印地语属于印欧语系印度-伊朗语族的印度-雅利安语支。印地语和乌尔都语(合称印度斯坦语)大同小异,主要区别在于前者用天城文,后者用乌尔都字母,前者引进的梵语借词多一点,后者的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借词多一些。印地语和乌尔都语加起来是世界上第二大语言,使用人口超过5亿人,仅次于汉语。在印度,4.22亿左右的人把印地语当作母语,另外3亿人当第二语言使用。印地语是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比哈尔邦、昌迪加尔、恰蒂斯加尔邦、德里、哈里亚纳邦、喜马偕尔邦、恰尔康得邦、中央邦、拉贾斯坦邦、北方邦和乌塔兰契尔邦等地区的官方语言。在南方的邦,特别是在泰米尔纳德邦里,使用印地语的人为数不多。美国约有10万人使用印地语。

印地语是由巴利(Pali)等语演变而来的直系梵文语后裔,后来受到达罗毗荼语、土耳其语、波斯语、阿拉伯语、英语和葡萄牙语的影响。印地语是一个非常富有表现力的语言,在诗歌和歌曲中,它以简单的、温和的话语传达丰富的情感。印地语词汇非常大,特别是在现代套件下,它从其他语言中获得很多的词汇,印地语以一种简单而优雅的手法写出来,称之为梵文,梵文是能发音的,因此这些梵文字母被写出来时就能读其音。

印度拥有非常丰富的文学,各种文学形式诸如小说、诗歌、戏剧散文等以印地语出现,印地语是宝莱坞电影中心的流行语,宝莱坞的电影深受全世界各地人民的欢迎。[30]

乌尔都语属于印度雅利安语族,也是印欧语系的一支。类似的方言分布在南亚从旁遮普到孟加拉的广泛区域中。这些语言有类似的语法结构和大部相同的词汇。旁遮普语就很类似于乌尔都语:如果用梵文字母书写的话,操乌尔都语的人不难看懂旁遮普语。但是旁遮普语口语发音同乌尔都语却有很大差别。同乌尔都语最接近的是印地语。[31]乌尔都语大约是第20种世界上最多人使用的语言,是巴基斯坦的国语,也是印度规定的24种语言之一。如果从宏观角度来看,乌尔都语可看成是印度斯坦语的一部分,所有印度斯坦语言构成世界上第四大的语言。在1200年到1800年,南亚在德里苏丹国和莫卧儿帝国的统治下,乌尔都语受到波斯语、土耳其语和阿拉伯语的影响。

乌尔都语是巴基斯坦所有省份的官方语言,尽管该国有93%的人口不以它为母语。在同时使用英语和乌尔都语的学校中,直至高中前,乌尔都语是强迫性学习的语言。这样就使数以百万计以旁遮普语、信德语、普什图语、克什米尔语、俾路支语、西莱基语、布拉菲语等为母语的使用者,都能使用乌尔都语,乌尔都语也成了巴基斯坦国家团结的象征,并成为巴基斯坦的主要交际语。它混合了巴基斯坦不同地区的词汇;同样,巴基斯坦不同地区的语言也受到乌尔都语的词汇影响。500万来自不同民族(如普什图族、塔吉克族乌孜别克族、哈扎拉族、土库曼族等)的阿富汗难民,在巴基斯坦居住超过25年以后,都能操流利的乌尔都语。这样可推论出,使用乌尔都语的中心,已由印度的德里和勒克瑙,转到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和拉合尔。

而在印度,乌尔都语在北方邦、克什米尔、德里、班加罗尔、海得拉巴、孟买和中部其他地区使用。一些印度学校以乌尔都语作为第一语言,并有相应的课程和考试。在印度的伊斯兰学校同时教阿拉伯语和乌尔都语。乌尔都语亦在阿富汗的市区被使用。而在南亚以外,亦有为数甚多的劳工,在波斯湾国家和沙特阿拉伯的主要城市中使用乌尔都语。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挪威和澳大利亚大城市,也有乌尔都语移民和他们的后裔在使用此语言。在香港,由于南亚裔人士众多,不少国际学校都专门开设乌尔都语课程。[32]

乌尔都语是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英语也是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虽然英语在精英圈子内使用,旁遮普语也有大量的母语使用者,乌尔都语作为交际语被广泛使用。乌尔都语也是印度、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和安得拉邦的官方语言。虽然政府、学校和大多数邦都着重使用标准印地语,但在勒克瑙和海得拉巴的大学,乌尔都语广泛被使用,并被看成是一种有威望的语言。

这个地区还有两种主要的语言:达里语(Dari)和法尔斯语(Farsi),这两种语言都是这个地区流通性较强的语言。

孟加拉语属于印欧语系印度-伊朗语族印度语支。孟加拉语使用地域主要在孟加拉国和印度西孟加拉邦、特里普拉邦、阿萨姆邦部分地区。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有2.4亿人使用孟加拉语,孟加拉语是继汉语、英语、印地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和葡萄牙语之后的第七大语言。孟加拉国的官方语言是孟加拉语和英语,孟加拉语也是印度的官方语言。

在美国的南亚政策中,印度、巴基斯坦一直是其优先关注的战略焦点,随着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逐步展开以及南亚地区地缘政治战略形势的变化,孟加拉国因为自身的优势而获得了美国的青睐。[33]孟加拉国具有独特的地缘战略优势,尤其是其毗邻印度洋,守护着孟加拉湾。随着印度洋战略地位的上升,美国必然会加强在这一海域的军事存在,美国在孟加拉的驻兵也逐渐增加。

孟加拉语在美国的教学情况:随着美国对亚洲、中东地区的语言,特别是一些“关键语言”的重视,越来越多的学校和研究机构加强了对这些语言的教学和研究,从初级到中高级的孟加拉语教学在美国各地逐步开展,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南亚研究中心开展了孟加拉语的首创教育项目,把孟加拉语的语言学习与文化、文学、社会学历史学等结合在一起教学。纽约的约翰奥多姆中学有孟加拉双语学校,有专职的老师在教孟加拉语。

旁遮普语属于印欧语系印度-伊朗语族的印度-雅利安语支。旁遮普语是印度的旁遮普邦和巴基斯坦的旁遮普省所使用的语言,也是印度旁遮普邦的官方语言。旁遮普语自梵语演化而来,现代的旁遮普语受其他语言的影响较大,其中最主要的是印地语、波斯语和英语。

美国与巴基斯坦、印度演练着的“三角关系”影响着美国在南亚的整个战略。美国在反恐问题上,对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狠下功夫,从“9·11”的爆发到本·拉登被击毙,美国的情报部门和军队没少在旁遮普语、印地语、波斯语这些关键性的语言上下功夫。美国的旁遮普语教育主要是在一些高校、军事院校及情报部门下属的学校等,但也有一些中学或社区学院有旁遮普语的教育,主要是一些旁遮普语家传语者发起的教学,美国加州的萨克来蒙托山谷特许学校(The Sacramento Valley Charter School)是第一个旁遮普语公立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