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濠水谁知鱼乐_魏晋风度诗与思

濠水谁知鱼乐_魏晋风度诗与思

时间:2021-07-22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濠水谁知鱼乐_魏晋风度诗与思

(宋 李唐 濠梁秋水图局部)(www.guayunfan.com)

大小之辨,只有形式的不同,没有本质的差异,所以一旦通情知物,就能上升到无为的境界,至于形式的差异并不足道。《秋水》篇记有庄子与惠子的一段论辩: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这一段辩论针锋相对,互相发难。从中可以发现庄子与惠子的不同性格。庄子所代表的是浑然物化的自然精神,惠子所代表的是析名剖根的理智精神。庄子初谓鱼儿从容,这实是某种物我相一之中的冥悟,而惠子对此不能理解,便把这一判断加以理智解析,追问庄子判断与被判断之间的因果关系。庄子不得不回归到理智中来,对惠子加以反问。但顺着这条路,并不能解答惠子的问题,也不能难倒惠子,所以当惠子再一次反问“子非鱼”的推断时,庄子又从理智之中抽回身来,“请循其本”,清理此问题最初呈现的情景。他说:“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这是诡辩,不是“循其本”的本,“循其本”的本是在“我知之濠上”一语中。从他们的论辩之中,既可见理性的力量,更重要的是显示了庄子追求的闪光。庄子恰恰是否定了对自然之物加以名相的寻究,欲图穷尽其理,他主张要依顺自然,从而也依顺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