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鹦雀适志如鹏_魏晋风度诗与思

鹦雀适志如鹏_魏晋风度诗与思

时间:2021-07-22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鹦雀适志如鹏_魏晋风度诗与思

(明 吕纪 溪鹤图)(www.guayunfan.com)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句话常常被用来形容大小高下之别,久而久之,人们忘记了其本源之意,而在庄子那里,恰恰是从这种大小对举中,折射出自然尽性的极致。在现实生活中,物各有别,自然本性的不同规定了自然能力的不同。但是有一点却是确定的,只要它们充分自由地发挥了自己的自然能力,它们都同样是幸福的。《逍遥游》里讲到大鹏和斥鹦。这两只鸟的能力大相径庭。“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这是大鸟,极宏壮极有气派。但小鸟对此却不以为然:

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这段话讲得很微妙。大鹏横空出世,崇高、自由,腾空九万里,从北冥飞往南冥,俯身下视自傲无比,以为这是真的得意尽性,是幸福之至。不料雀却另有见地:它还要飞到哪儿去呢?我上下腾飞也不过数仞而已,平常只能在蓬蒿丛草之间乱飞一通。比之于大鹏,似乎雀太渺小不足称道了,当然谈不上得意尽性——但它却有自己的辩解:“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我这样飞就是理想的飞行了,大鹏还要往哪儿去呢?这正讲出了万物的极致,各以得性为至,自尽为极。二鸟羽翼不同,故所至不同,或翱翔于天池,或毕志于榆枋,但都满足其意,符合了它们的自然禀性,就这点而言并没什么差别。所以虽然斥鹦自得于蓬蒿之中,犹不妨嗤笑大鹏九万里之远举。以此论之,举凡事物,虽大小有别,但顺乎自然,称其性情,则自由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