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人故无情乎_魏晋风度诗与思

人故无情乎_魏晋风度诗与思

时间:2021-07-22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人故无情乎_魏晋风度诗与思

(元 高克恭 春山晴雨图)(www.guayunfan.com)

得道是一种超越自我的修为。这种修为所注重的自然是内在的完善,它以恬淡的形式表现出来,甚至使得作为世俗人的表征荡涤不存,即使人情也趋同于无。关于人情有无,庄子曾与惠子作过一番讨论,在《德充符》篇中这样记载:

惠子谓庄子曰:“人故无情乎?”庄子曰:“然。”惠子曰:“人而无情,何以谓之人?”庄子曰:“道与之貌,天与之形,恶得不谓之人?”惠子曰:“既谓之人,恶得无情?”庄子曰:“是非吾所谓情也。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之不以好恶内伤其身,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

惠子以人本来无情的疑问发难,庄子对这一点加以肯定,二人就这一命题加以辩论。惠子认为人若无感情,就不可以称之为人。庄子提出,人是自然的产物,是天道的体现,人就是人。惠子则据此反驳,既然叫人,为什么没有感情。庄子的进一步解释,从根本上否定了惠子的人情之说。他认为:感情是讲人不要以喜好和厌恶在身体内部伤害自己,要因任自然而不给自身附加什么。这里的情显然是指由欲望心知而生的是非好恶之情,当然是尘世人情,庄子所谓“无人之情”正是对这种情的否定,人真正达到与自然大道的冥合,乃在于死生无变于己的实现,当然要摆脱这种情了。这样才能实现精神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