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轻灵的鸿蒙之思_魏晋风度诗与思

轻灵的鸿蒙之思_魏晋风度诗与思

时间:2021-07-22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轻灵的鸿蒙之思_魏晋风度诗与思

(宋 李唐 江山秋色图)(www.guayunfan.com)

既然标准失去,永恒的真理也就不复存在,一切有目的的活动同样就失去了意义,那么剩下的只有无为,而无为之途在于养心。《在宥篇》通过云将与鸿蒙的对话,辨析了这一道理:

云将东游,过扶摇之枝而适遭鸿蒙。鸿蒙将拊髀雀跃而游。云将见之,倘然止,贽然立,曰:“叟何人邪?叟何为此?”鸿蒙拊髀雀跃不辍,对云将曰:“游。”云将曰:“朕愿有问也。”鸿蒙仰而视云将曰:“吁!”云将曰:“天气不和,地气郁结,六气不调,四时不节。今我愿合六气之精以育群生,为之奈何?”鸿蒙拊髀雀跃掉头曰:“吾弗知!吾弗知!”云将不得问。又三年,东游,过有宋之野而适鸿蒙……再拜稽首,愿闻于鸿蒙。鸿蒙曰:“浮游,不知所求;猖狂,不知所往。游者鞅掌,以观无妄。朕又何知。”云将曰:“朕也自以为猖狂,而民随予所往。……愿闻一言。”鸿蒙曰:“乱天之经,逆物之情,玄天弗成……治人之过也。”云将曰:“然则吾奈何?”鸿蒙曰:“噫,毒哉!仙仙乎归矣。”

这段对话不仅通过问答而辩理,并且寄妙意在言外,通过细节来表现出得道至理。云将似乎太执着了,充满了济世精神,带着强烈的目的性在苦苦追索,所以他很沉重,总是惘然若失。倒是鸿蒙,否定了目的性,也就解脱了功利追求的重负,所以充实轻盈。故云将以宇宙大事问诸鸿蒙时,答曰不知。这种不知乃是对确定性和目的性的否定,表现出了齐一思想。又三年,云将复问,鸿蒙进一步解释。所谓浮游、猖狂云云,皆是漫无目的之意,唯其如此,这才摆脱了一切的困惑。云将依然不悟,鸿蒙只有感叹:你受尘世之累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