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望洋而兴叹_魏晋风度诗与思

望洋而兴叹_魏晋风度诗与思

时间:2021-07-22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望洋而兴叹_魏晋风度诗与思

仲尼曰:“……先天地生者物邪?物物者非物。物出不得先物也,犹其有物也,犹其有物也,无已。……”这段论辩极精彩。问未有天地时是什么样子,答曰:“古犹今也。”就是说古时候的世界也像今天一样存在着,没有绝对的开始。冉求不懂,仲尼进一步解释:古今始终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古是相对于今而说的,在古的当时,古也是今,并且又有它自己的古。始是相对终说的,始也是被产生出来的,对于自己的始来说,则始又是终。事物乃至世界的发展是一个无限的系列,任何一环都是继往开来,既是“父”,又是“子”。如果有一个环节不是“子”只是“父”,那就是说有一个绝对的开端,这不合理。其不合理就在于要一个不是子孙者去生子孙,当然不行。冉求仍不理解,仲尼又说,是否有物产生在天地之先呢?没有。天地乃万物的总和,认为有物生于一切物之前是不对的,物之前仍有物,物物如此,没有尽头。

从这种无穷与相对出发,庄子在《秋水》篇中安排了一个故事,让洪阔的海神教训了一通自负而不知天地之大的河神: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辨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北海之神)而叹曰:“野语有之曰:‘闻道百以为莫己若者’,我之谓也。”

河伯意识到,河虽大,比之于海又实在算不上什么。他以极赞赏的口气与北海若谈话,可是北海若却说:(www.guayunfan.com)

天下之水,莫大于海,……而吾未尝以此自多者,自以比形于天地而受气于阴阳,吾在于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于大山也,方存乎见少,又奚以自多!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不似礨空之在大泽中乎?计中国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太仓乎?

(明 仇英 南华秋水)

所以若北海之大,也只能说小而不能说大。河伯听了此论,又问:“然则吾大天地而小毫末,可乎?”意为:那么我相比较天地为大,秋毫之末为小,可以吗?北海若又加以否定,说:“计人之所知,不若其所不知;其生之时,不若未生之时。以其至小,求穷其至大之域,是故迷乱而不能自得也。由此观之,又何以知毫末之足以定至细之倪,又何以知天地之足以穷至大之域?”这种对象的无限与主体的有限,决定了人们只可以放弃对外在追随的企图,而转向于寻求内心的完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