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姑射山神人_魏晋风度诗与思

姑射山神人_魏晋风度诗与思

时间:2021-07-22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姑射山神人_魏晋风度诗与思

(清 丁观鹏 摹顾恺之洛神图局部)

庄子忍受着在大动乱时代人生所遭受的像桎梏、倒悬一样的痛苦,却只能求诸自己心灵这一现实,建构了自己的思想。在庄子看来,真正地超越万物、逍遥浮世的人,才是达到了绝对自由。他把这种人称之为至人、圣人、神人。《逍遥游》中谈到了居住在遥远的姑射之山的神人们: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这是一个与道合一之人,因而作为万物之本的“道”的特征也就成了其人之功能,而且作为个人,他们也具有一种神秘作用。《齐物论》中讲道:(www.guayunfan.com)

至人神矣!大泽焚而不能热,河汉冱而不能寒,疾雷破山,飘风震海而不能惊。若然者,乘云气,骑日月,而游乎四海之外。死生无变于己,而况利害之端乎!

不但超越了自然的侵扰,而且超越了时间,超越了空间,达到了无限。虽然不以人事为务,但其一个无心的活动即可使五谷成熟、天下归治。这种绝对自由在虚无的表面下,又含有无穷的统摄力。因而即使人世奉为理想楷模的圣贤之君,也对此向往不已:“尧治天下之民,平海内之政。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窅然丧其天下焉。”这或可看作至高境界的抵达,从否定与净化之中上升到越乎万物,当然也就超乎自我。这正是庄子所追求的境界,也是其思辨的逻辑起点,只有确认了这一前提,才能进而把握其理论构架。

(清 丁观鹏 摹顾恺之洛神图局部)

【附注】 岁月飘逝26年之后,当我想从中国古代绘画中,为上面这段文字配一张图时,突然生出很多困惑。该用什么古代名画来展示藐姑射之山的神人呢?在这个姑射之山似乎也不止一个神人,比如他还讲道:“尧治天下之民,平海内之政。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窅然丧其天下焉。”可见这神人是人抵达至高境界的神化,是本体生命物化之后的进一步升华,他不仅无我无名,而且也无功,顺化自然而又泽被万物。因为庄子里面这段话的来源,是肩吾问于连叔曰:“吾闻言于接舆……”,而《神仙传》里有陆接舆这个人物,就是《论语》里面提到的那个凤歌嘲笑孔子的楚狂人,他后来也得道成了神仙。因为姑射神人是这位楚狂人提出来的,所以配图也想到用屈原《九歌》里的诸神祇,比如用元代张渥《九歌图卷》中的东皇太一或者山鬼。从庄子的描写看,似乎这个藐姑射之山神人是有性别的,看上去更像个女神。那形象与《九歌》中的“山鬼”倒有点相似,“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这种描摹的手法到了后来便是曹植的《洛神赋》。因为是第一张配图,既想有点历史的纵深感,又想表现得唯美一些,所以决定用晋代顾恺之的洛神图,为使配图更加清晰,最后采用了清人丁观鹏的《摹顾恺之洛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