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第七回差异文字评析_枟红楼梦枠版本源流和文采

第七回差异文字评析_枟红楼梦枠版本源流和文采

时间:2021-07-22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第七回差异文字评析_枟红楼梦枠版本源流和文采

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人家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惯了的(庚辰本:斯斯文文的惯了)乍见了你这破落户还被人笑话死了呢凤姐笑道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就罢了(甲戌本:就罢)竟叫这小孩子笑话我不成;程甲本:人家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惯了的不象你这泼辣货形象倒要被你笑话死了呢凤姐笑道我不笑话就罢竟叫快领去;程乙本:人家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的没见过你这样泼辣货还叫人家笑话死呢凤姐笑道我不笑话他就罢了他敢笑话我。甲辰本此处主要采自程甲本。

脂本“乍见了你这破落户还被人笑话死了呢,凤姐笑道,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就罢了,竟叫这小孩子笑话我不成”,凤姐的眼中是“普天下的人”,活画出正向鼎盛期急速升腾的凤姐极为自信和阔大胸襟。程甲本被笑话对象作了改变,成了担心凤姐会笑话秦钟:“不象你这泼辣货形象,倒要被你笑话死了呢,凤姐笑道,我不笑话就罢,竟叫快领去。”程乙本改成了凤姐只是与秦钟较高低的小家子局面:“没见过你这样泼辣货,还叫人家笑话死呢,凤姐笑道,我不笑话他就罢了,他敢笑话我。”

甲戌本:再不带去看给你一顿好嘴巴子贾蓉笑嘻嘻的说我不敢强就带他来说着果然出去带进一个小后生来;己卯本、庚辰本:再不带来看给你一顿好嘴巴子(庚辰本:再不带来我看给你一顿好嘴巴)贾蓉笑嘻嘻的说我不敢扭着就带他来说着果然出去带进一个小后生来;程乙本:再不带来打你顿好嘴巴子贾蓉溜湫着眼儿笑道何苦婶子又使利害我们带了来就是了凤姐也笑了说着出去一会儿果然带了个后生来。

脂本描写的贾蓉原也算不上出色人物。程乙本的自撰文字“贾蓉溜湫着眼儿笑道,何苦婶子又使利害”,由此见出的贾蓉形象更下一等,与脂本描写的贾蓉差异不小,改成了低贱不堪。

人所共知,程甲本和程乙本编辑者对脂抄本做了很多删除甚至另行改写,具体例子举不胜举。这类自撰文字或修改文字,只能以低劣来评价。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其实不难理解,任何时代,真正远高于同时代人的卓异文人,他们的巅峰之作,怎么可能由后来的二、三流的平庸之辈修改得更出色?相反地,这些二、三流以至不入流的文人对前辈巨人作品的修改,只能是对原作的极大糟蹋,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放眼历史与现实,这一类次等文人却又往往信心满满,如此这般加以修改的“理由”也十足。实则此类修改既无切实的根基可言,罕异才人又怎会想有就有?由此看来,即使删改者的水准并不低,怎么可能比肩历史曾经达到的异常光彩一页?(www.guayunfan.com)

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可恨我偏生于清寒之家不能与他耳鬓交接可知贫窭二字陷(甲戌本:贫富二字限)人亦世间之大不快事二人一样的胡思乱想;程甲本:可恨我偏生于清寒之家那能与他交接可知贫富二字限人亦世界上大不快事二人一样的胡思乱想;程乙本:我偏偏生于清寒之家怎能和他交接亲厚一番也是缘法二人一样胡思乱想。甲辰本此处同程甲本。

程乙本既删除脂本的重要文字“可知贫富二字限人,亦世间之大不快事”,又增加了低层次的自撰文字“怎能和他交接亲厚一番,也是缘法”。

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那焦大又恃贾珍不在家即在家亦不好怎样他更可以恣意(甲戌本:怎样更可以恣意的)洒落洒落;程甲本、程乙本:那焦大又恃贾珍不在家。甲辰本此处同程刻本。

脂本极富特色句子“即在家亦不好怎样他,更可以恣意洒落洒落”,描写的焦大当时心理和神态兼具,却被程刻本删除。

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众小厮听他说出这些没天日的话来唬的魂飞魄散(甲戌本:魂飞魄丧)也不顾别的了便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程甲本、程乙本:众小厮见(程甲本:见他)说出来的话有天没日的唬得魂飞魄丧(程甲本:魂飞魄丧便)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甲辰本此处同程甲本。

被程刻本删除的脂本短句“也不顾别的了”,就具体情节看并非空泛的描写,而是众小厮“唬的魂飞魄散”后作出的计较。脂本“听他说出这些没天日的话来”,程刻本改为“见他说出来的话有天没日的”,其中用“听”字才妙,改为“见”字失去好处,“有天没日的”和“没天日的”二者含义相近,但依然不如脂本用词确切。

另外,以上面列出的甲戌本与己卯本、庚辰本有明显差异的一些段落,对比其他重要本子可知,甲戌本第六回是戚序本、蒙府本、舒序本、程刻本该回的基础本子或采择本子之一,甲戌本第七回是戚序本、蒙府本、舒序本、列藏本、程刻本该回的基础本子或采择本子之一。甲辰本这两回大部分同程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