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宪讨论_法国的历史故事

时间:2019-03-10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58 次

制宪讨论_法国的历史故事

奥尔良公爵虽然也自成一派,但他在议会里并没有势力,他只是附和大多数人而得不到大多数人的追随。他的身份,宫廷对他的疑惧,以及某些人对他的忠诚使他获得了一些声望,别人虽对他有所期望却并没有为他搞过阴谋活动。奥尔良公爵的钱和名望也许对群众运动有些帮助,但没有他群众运动也一样爆发。将伟大的革命归功于卑劣的阴谋手段,只是当时一种普遍的错误看法。议会已经获得了所有权力:管辖各自治市区,指挥国民自卫军。王权虽然在法律上依旧存在,但已经没有实权,而且也无人服从王权,议会代替国王行事。为了方便工作,议会分设了几个委员会,并且任命了一些在议会外执行有利于监察的其他委员会。粮食委员会负责食物供应,这对于目前的饥荒年月十分重要;调查委员会负责接受对7月14日的阴谋者的调查与审判,还成立了一个负责与各自治市和各省联系的联络委员会。

议会虽然掌握了最高权力,却还是要通过审核陈情书来征求委托人的意见。在此基础上,议会根据规定系统地研究自由讨论的方式,为法国提供一部符合正义和法国实际的宪法。事情总是相似的,虽然还没有建立政府,已经摆脱了奴役的人民就要宣布自己的权力,如同美国在独立之初就发表人权和公民权宣言。参加这次革命和在革命中通力合作的法国人,提出了一个类似的宣言,成为法国制定宪法的前奏。这使法学家和哲学家感到十分满意,因为议会可以按照作为十八世纪人类社会基础的概念行事,并且不受任何限制。虽然这个宣言只罗列了一些通过宪法变成法律的原则,但却使公民意识到了自己的尊严和地位,提升了人们的精神。根据拉法耶特的建议,议会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因为巴黎起义和8月4日的法令而被迫中断,如今议会再次讨论,并且作出决定,确立了新法律的基础,以人类名义掌握权力的原则。

这些原则被通过后,议会便开始组织立法机构,这件事十分重要,它必须确定议会的职能及议会与国王的关系,议会要在这次讨论中确定立法机构未来的地位。作为已经拥有制宪权的议会,本身不受自己决议的限制,而且没有任何中间权力能中止或阻挠它完成使命。但未来的议会要采取什么样的讨论形式?是一院制还是两院制?如果采取两院制,那第二院将怎样组成?是成立一个贵族议会还是居间协商的参议院?此外,无论是什么样的议会,是长期开会的还是定期开会?国王是否拥有和议会一样的立法权?在9月,这些问题使议会和巴黎感到不安。(www.guayunfan.com)民众如果明白到议会的主张及其对于王权的看法,就很容易明白这些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在议会看来,国王只是一个国民的世袭代理人,既没有权力召集和支配国民代表,也无权免除这些代表的职务,从这个方面讲,国王没有立法和解散议会的权力。此外,议会还认为国王也无权支配立法机关。议会担心如果允许政府影响议会,或者议会处于不经常开会状态,国王可能借着独掌政权的时机扩大自己的权力,甚至破坏新制度。因此需要一个长期存在的议会来抑制一个长期执政的当权者,于是议会公布立法议会为长期议会。

最为激烈的争论集中在一院制还是两院制的问题上。内克尔、穆尼埃、拉利·托朗达耳主张,除了成立一个由平民代表组成的众议院之外,另外成立一个由国王任命其他议员所组成的参议院。他们认为这样可以限制单一议会的权力,并且可阻止单一议会实行暴政,他们的意见得到了那些希望加入参议院的人的拥护。大部分贵族则希望成立一个由他们选举议员的贵族议会,而不是成立贵族院。大家的争论十分激烈,穆尼埃派不同意恢复等级的提案,而贵族则反对成立贵族注定失败的参议院。大部分僧侣和平民代表则赞成成立单一的议会,在平民派看来,上院很可能成为宫廷和贵族的工具,因此具有危险性,而建立终身立法者也是不合法的。因此,贵族派不满,国民派因为要求绝对的正义精神,也否决了成立上院的提案。

议会的这个决定受到了很多攻击。贵族院的拥护者将革命的所有危害归咎于没有上院,好像任何一个机构都会阻止革命的前进似的。这只是党派之争引起的结果,而不是宪法赋予议会这样的性质。上院在宫廷和国民之间其实没有实质性作用,说它拥护宫廷,可它既没有指导宫廷也不能挽救宫廷;说它拥护国民,它也没有使国民的力量增强,在这两种情况下,取消上院成为必然选择。在这样的时期,人们处于前进状态,自然摒弃一切停留的东西。即使在英国,顺从的贵族院,在革命危机时期职权也曾被中止。不同的制度都有其各自的时代性:革命时期是一院制,革命结束后就要成立两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