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杨勇

时间:2019-12-05  栏目:百科知识  

当杨坚渐渐年老,他的儿子们渐渐成人,他们是隋朝未来的支柱,代表了隋朝的希望,杨坚和独孤皇后由衷希望儿子们能够具备各种品德,有高超的治国能力,彼此相亲相爱,一起维持这个庞大的帝国。在五个儿子中,最受瞩目的是太子杨勇,和立下了很多功劳的晋王杨广,他们给人截然不同的感觉。

杨勇小名睍地伐,他是个典型的西北贵族子弟,爽朗的性情之人,不喜欢虚文藻饰,待人真诚,偶尔有些任性。作为长子,他早早地就帮父亲杨坚做事,在杨坚篡权之时,就已经成了父亲的说客和帮手,不但劝说亲戚跟随父亲,还亲自统帅一方,率领禁军,鞍前马后地劳顿,杨坚对大儿子的表现很满意,登基之后就将杨勇立为太子。

杨坚对杨勇寄予厚望,一门心思想要培养好这个接班人,杨勇的东宫僚属由当时著名的学者们担任,为了他的全面发展,连宇文恺这样的建筑大师都在东宫任职。这些官员有的擅长儒学经义,有的有丰富的行政经验,有的有广博的见闻,杨勇受到这些人的教育,加上本性好学,为人宽厚,越来越有一国太子的模样。(www.guayunfan.com)

为了杨勇能够更快成材,杨坚注重在实践中培养杨勇的能力,开皇初年,所有大政方针都让杨勇从旁参与,军国大事也让杨勇发表意见,杨勇本人也从不懈怠,经常提出自己的见解。杨勇性格仁义,能够体谅民间疾苦,经常提出有利于百姓的意见,杨坚和群臣看到杨勇如此能干,也认为帝国未来有托,对杨勇信心百倍。

杨勇的性格和父亲杨坚不同,杨坚表面宽容,本质猜忌不定,杨勇天性淳朴,做事仁明。他听闻北齐故地,也就是山东地区的百姓脱离户口,四处迁徙,父亲命官兵追捕,并把流民押往边疆,就对父亲提议说:“陛下想让百姓安定,应该慢慢引导,不能操之过急让他们远离故土,导致变乱。”杨坚认为这番话大有道理,就不再处罚这些流民。当时杨坚和大臣们都相信,杨勇将来会是一个优秀的守成君主。

但杨勇不是没有缺点,他毕竟是个富家子弟,后来又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太子,再加上性格上不知节制,渐渐也养成了一些富家子弟的脾气。例如,他喜欢没事的时候开开宴会娱乐身心,也喜欢一些精巧的物品。杨勇喜欢这些,只是一个处于高位的年轻人自然而然的爱好,他本人并不奢侈,但这类无伤大雅的小爱好,却犯了杨坚的大忌。

杨坚是个看到别人用布袋包了生姜都要大加训斥的人,对自己的儿子,他只会要求得更加严格。有一次,他看到杨勇穿着一副用纯金装饰的铠甲,大为不满。想到儿子年轻无知,想要加以教育,就语重心长地对杨勇说:“古往今来的好奢侈的帝王从来都不能长久,你现在是国家的太子,应当事事节俭,今后才能当个好皇帝。我现在虽然当了皇帝,但当年穿过的衣物还留在身边,没事的时候就会看一下,以提醒自己居安思危。我真怕你当了皇太子就忘记过去的艰难。这样吧,我把以前用过的佩刀和以前经常吃的酱送给你,你一定要不忘从前,领会我这一番良苦用心。”

杨勇连忙认错,又接过父亲的刀和酱罐子,却并不把父亲说的话放在心上,之后虽然有所收敛,但万万不能如杨坚一般万事节俭。杨坚呢,却恨不得儿子和自己一个模子,最好比自己还要严于律己,看到太子没有悔改的意思,不由大失所望。———杨坚一旦对人有了意见,就很难改变这个看法,还会越看对方越不顺眼,找到更多的错误。很快,杨勇又一次做了让父亲生气的事。

在古代,二十四节气是重要的生活依据,百姓按照节气劳作庆祝,朝廷也是如此。冬至是一个重要节气,百官会在这一天朝贺皇帝,然后再去东宫朝贺太子。这是一个成例,杨勇和百官习以为常。开皇十八年(598年)冬至,百官参拜完杨坚,一齐去太子府,杨勇穿着正式的礼服迎接他们,并让乐师在门口奏乐。

杨坚听说后大怒道:“百官去太子府朝见太子,这是什么规矩?”负责礼仪的官员连忙解释:“百官前往东宫只是为祝贺,并不是朝见。”杨坚从来不肯听人解释,继续发怒道:“既然是祝贺,用得着这么多人一起去吗?太子还穿着正式的礼服,还命人奏乐,有没有把皇帝放在眼里?”接下来,杨坚下了一道诏书,规定取消东宫朝贺。

皇帝发怒,太子和百官都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自古以来,皇帝和太子之间就多有猜忌,皇帝既要培养太子,又怕太子抢自己的权力,父杀子、子弑父这一类事屡屡不绝,如今杨坚对自己的长子也开始猜疑起来。杨勇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从此小心翼翼,可惜,杨坚成见已深,看到杨勇努力弥补,更觉得儿子心怀二志。

父子二人一个猜疑,一个畏惧,关系自然越来越差,这情况让群臣担心,却让晋王杨广开心不已,他一直在寻找能够除掉大哥杨勇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