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墓地的神秘图谱

时间:2018-11-17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170 次

二、太阳墓地的神秘图谱

雁翎部落的安葬仪式很宏大,这些倔强而韧性的女人,她们要为自己的男人建造一座像太阳一样永不陨落的墓地。

整个墓地为圆形,埋葬的人一律头朝东方,墓地建在高台上。7圈排列整齐的环形木桩围绕着墓室构成了一个同心圆,木桩粗细有致,由里及外,一圈比一圈粗。圆环之外,向四周展开的放射状木桩,好似光芒四射的太阳射线。设计草图一经画出,就被全体妇女一致通过。雁翎夫人说:“在咱们的部落里,男人是女人的太阳,就称它为太阳墓地。”

这是个浩大的工程。首先得选好墓址,雁翎夫人一边派出懂风水的人查看墓穴,一边派人砍树伐木。她们选择在距孔雀河不过数里之遥的台地上建筑墓地,这儿实际上是一片正在发育中的雅丹地貌,类似长龙的沟壑一条又一条,似连又若离。从当今的眼光看,这种选择有防洪之虞,说明当时的人们是懂得风水之学。

太阳墓地所选的圆木,几乎都如木桶般粗细,在生产力、生产工具低下和落后的时代,砍倒一棵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女人。平时这些重体力活儿,都是由她们的男人来承担的,可是如今这些女人为了自己的男人,化悲痛为力量,排除万难,加紧劳作。她们不知疲倦地像男人一样起早贪黑地干活儿,雁翎部落的人们全部投入到修造太阳墓地的建设中。(www.guayunfan.com)

利斧砍树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下一下地砍在胡杨树上,伤口越裂越大,胡杨泪合着女人的眼泪喷洒不停。一棵树倒下了,一片胡杨林都在颤抖,翘起的树根伤筋动骨,殃及四周。(www.guayunfan.com)

在罗布淖尔,胡杨树完全是自然的造化,是人类的福祉。众多胡杨的根系牢牢地吸附着地下水,才使得上游多条河流水源充足,也正是这大片胡杨林才抵御了涌向罗布淖尔的滚滚黄沙,才使得罗布淖尔水清草茂林木繁盛。

而这些忠贞的妇女们,根本无法料及砍下一棵胡杨树对于子孙后代的危害。大面积的火烧,无节制的砍伐,胡杨树在呻吟在流泪,这种掠夺性的灾难在之后的几百年即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事实证明,4000年后罗布泊的变化令人瞠目结舌,完全是良田变沙海,绿草被沙吞。原本网状的水系流沙满溢,徒留干涸的河床,曾经烟波浩渺的西域泽湖变成了盐碱沙地。渔村废弃,渔人何在?家园何在?

要将一根木桶粗的圆木竖起来,深深地嵌进沙土里,即使几十个女人也绝非容易之事。她们不顾烈日毒晒、风吹雨淋,不顾身形疲惫、容颜憔悴。有的累得一口血吐在沙地上,休息片刻依然继续投入;有被树杆砸伤、碰伤的女人,有为伐树施工而丢掉性命的女人……这些女人为了早日建成太阳墓地,什么都不顾了。

女人们知道她们的男人喜欢海子,喜欢乘坐卡盆捕鱼,就特意将墓穴制成卡盆的形状,让他们在死后的天国依然能够乘卡盆出海游玩。她们把卡盆倒扣在沙地上,是为了不让沙土侵入。整个墓葬排列整齐,犹如一列即要出海打鱼的船队。

整座墓地的布局如同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体现了生者对于太阳的信仰。这种如同祭坛般井然有序的布局,甚为壮观,给人以无限联想的空间。在沙土之上,层层锲入立木和圈木,有稳定流沙的作用,可以给死者提供一个相对稳定安静的环境。

雁翎部落的女人们将自己的男人清洗干净,赤体包裹在一件毛线毯中,她们认为死者和婴孩一样应该赤体来去,线毯的接缝处用骨针或者木针联缀。她们为男人粗大的脚穿上他们生前经常穿的皮鞋或者短腰皮靴,那些鞋子原料可都是未经熟制的生牛皮或者其他皮张。那是她们曾经亲手一针一线地缝制的鞋子,最能体现女人手艺活儿的地方应是鞋帮子,密密麻麻地一针一线都是出自于女人灵巧的双手。有的鞋靴上插着禽类羽毛作装饰,她们用心装扮着自己的男人。

她们将麻黄碎枝装入一个小小的囊袋中,用毛线捆扎而成别在亲人脖颈下的线毯中。麻黄作为一种通灵的植物,雁翎部落认为携带上它就可以找到通灵之路。用芨芨草一些纤维植物的根茎编制而成草编小篓,是每个罗布女人必会的手艺之一,女人的巧手和智慧体现在这密密编结的图形上,有的草篓上呈“之”字图形,有的呈菱形图案。抓一把小麦粒放在草篓里,要保障去天国的亲人们一直有丰美的食物相伴。

一群群的羊被牵到墓地旁,取羊头剥羊皮。羊头作为陪祭品放进棺木内,羊角加麦粒是生者对死者最关切的祝福。最后用羊皮包裹棺木,羊皮干了之后,会紧紧地蒙在棺木上,密不透风。死者一片寂静,生者恸哭流涕。

雁翎部落为亡夫在太阳墓地举行了盛大的葬礼,放飞芦花是她们祭典死者的一种方式,她们认为死去的亲人是和芦花一道一起升上天堂的。成千上万的芦花,飘飘荡荡地游弋在墓地上空,白茫茫地一片,遮天蔽日。之后,太阳墓地即成为罗布人朝拜的圣地。

初见墓地,极具震撼之感,这里一定隐藏着人类惊天的秘密。偌大的墓地上,仿佛落下了无数光芒四射的“太阳”,每一个“太阳”,就是一个墓穴。此情此景,使人不禁浮想联翩:当年后羿射日,射下的9个太阳,是否就落在了这里?远古的罗布淖尔人,他们的思想、信仰和追求与我们隔着这生死之界,难以揣摩。

每个墓地,都有一个“核”,这个“核”是由一圈圈紧密的胡杨木桩构成。每个墓地的胡杨木圈都是7层,“7”的数字,究竟又有什么含意?

经测定,太阳墓距今已有近4000年之久的历史,它是哪个民族哪个部落的墓地?为何葬在这里?这群人居住何方?是把太阳当做图腾建造此墓还是别有意图?罗布泊文明和楼兰文明之间近2000年的断裂令人疑惑,也许待太阳墓之谜解开后也就有了结论。

在楼兰发现的种子

在楼兰发现的种子

6个太阳形墓穴,7圈环形木桩,这些都是太阳墓地的墓制语言。6和7,分别是古墓沟墓地和印第安人大合恩巫术圆轮表达的最主要的数字。墓地的年代是4000年前契的时代,而入葬者则带有明显的欧洲人种特征。专家认为:这里的一切都不是葬俗,而是一种严谨的语言结构,所以这个墓地也被推断为原始太阳历之宗。

公元1980年,考古学家王炳华发掘了一处史前墓葬,位于孔雀河古河道北岸古墓沟的二级台地上。由于其形状像一个个放射圈,故被称之为“太阳墓地”。

这里发现了近10处古代人类遗址,一些石球、手制加沙陶片、青铜器碎片、三棱形带翼铜镞、兽骨、料珠等人类遗物,暴露在未被沙丘完全覆盖的黄土地表面。还有一些5000-6000年以前的石刀、石矛、石箭头、细小石叶、石核等。这清楚地显示,今天已是不毛之地的楼兰,自新石器后期、青铜时代直至汉代前期,的确是曾经绿草萋萋,水波涟涟,森林覆盖率达到40%的田园水乡。

在罗布泊的传说中,罗布泊曾发生过许多触目惊心的灾难。一种传说曰,罗布泊地区曾发生了一场罕见的移山填海的风沙,风沙过后良田美景不再,家园难寻;有的传说曰发生了一场无病可医、令人闻风丧胆的瘟疫,一夜之间人畜皆无;还有的传说描绘了一些天外来客毛骨悚然地掠夺。事实上,在罗布淖尔的历史上,的确有着不止一次的记载,关于大瘟疫、大风沙、大火灾和大洪水,哪一次的灾难都足以翻天覆地、乾坤大变。

从海子里喷发的黑色稠浆,其实是当今最宝贵的能源——地下石油。从地质角度上看,因喷油而造成的满天大火屡见不鲜。而当时古人科学知识匮乏,这些现象得不到合理地解释,也自然显得手足无措。

从地域环境分析这一时期的楼兰人过着相对封闭的生活,简朴而单纯,不争世事。然而就是这块地方,却不断地有外来者入侵,企图占领地盘、掠夺人口。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纠葛不断,最后外来者也变成了罗布土著。直到他们要建立国家,要形成自己的城邦和政权,因为他们说,在外面,所有的人都是有国家的。

外族的罗布首领说,他们是来自东方的一个叫龙勒的地方,于是他们的国家就叫龙勒。这个龙勒国很小,充其量只有几千人。龙勒这个词念久了,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音转,先是叫牢兰,后来就叫楼兰了。

这时的楼兰还不能称为国家,只能算是楼兰国的雏形。楼兰国真正建立是在汉武帝时期,罗布淖尔已是马蹄征战、刀光剑影,楼兰开始真正进入了历史的记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