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铺陈的丝绸之路

时间:2018-11-16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92 次

二、玉石铺陈的丝绸之路

传说中女娲补天用的五彩石是出自号称“万山之祖”的昆仑山,对于一个天大的窟窿,势必要用超能量材质才可以修补完好。昆仑山作为一座神山总是出现在各种神话传奇中,组成神山的石头自然也就成了稀罕宝贝了,这些通体洁白、刚中带柔的石头被称为“玉石”。

距今8000年前,华夏民族神话时代的祖先黄帝就已经知道有玉了,西王母曾向黄帝赠送过玉器。据《竹书记年》记载:帝舜九年,西王母之来朝,献白环玉块。关于这种传说,古文献中有过各种各样的记载。

孔圣人云:“君子比德于玉。”中华民族对玉的推崇由来已久,人们赋予玉一种神奇的特性,认为玉象征着美,意味着财富,是伦理道德的标志,是等级名位的“护照”,是神灵的化身。

研究中国科技发展史的著名学者李约瑟在他所著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写道:“对于玉的爱好,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特色之一。它的质地、形状和颜色,一直启发着雕刻家、画家和诗人们的灵感。”(www.guayunfan.com)

象征着平安如意的和田玉平安扣,蕴涵着中国人祈福吉祥的审美意识(www.guayunfan.com)

光润依旧的玉盘,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诗句

用玉,是中国文化的一大特色。在国人心目中,玉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所谓“黄金有价,而玉无价”。玉,原成于自然,没有人为匠气,得山川灵气,集天地精华。自古以来玉就被列为中国八宝之一,代表着吉祥与富贵,幸福与平安,和平与美好,道德与纯洁,修养与气魄。人们称其“精光内蕴,体如凝脂,坚洁细腻,厚重温润,佩之可以养性怡情,驱邪避瘟,有益于人者,美不胜收”。

《天工开物》载捞玉系列古图

明朝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曾经人性化地描绘了玉石的秉性:所有的玉石都是隔着水,吸收月之精华而成。大多数采玉人在明月当空的秋夜,沿河水寻找玉石。由于玉石是从山上被水流冲击而下,夹杂在乱石浅滩之中,所以仅凭天上的一点点月光就能找到玉,绝非一件易事。于是,当地就有了一种赤女采玉的风俗:即让女人不穿衣服,全身赤裸地下到水中去采玉。他们认为,月亮、玉石、河水、女人属同一类物质,同一种生命而相吸、依附。

出自昆仑山的羊脂玉因色似羊脂,其质地细腻、“白如截脂”,故而得名。羊脂玉是白玉子玉中最好的品种,目前世界上仅新疆和田地区有此品种,产出稀少,极其名贵。不管宋应星所说的这种风俗是否真的存在过,但玉石有灵的这种说法,确实给和田玉蒙以神秘浪漫的色彩。

早在新石器时代,昆仑山下的先民们就发现了和田玉这种通灵宝物,并作为瑰宝和友谊的媒介向东西方运送交流,形成了我国最古老的玉石运输通道“玉石之路”,也就是后来的“丝绸之路”的前身。

玉被中原的殷人视为贵重的礼器,当时的帝王认为玉是成就伟大事业的要器,对玉倾注了复杂而深邃的寓意,并将之当作祭神礼器、尊贵的宝物。舜曾用玉作为器具窥探日月及五星的运转之律,伏羲用玉做简尺交大禹度量天地,大禹持玉简“平定水土”,“以目照”日月,西王母则用玉作为占卜、承不死药、做横箫吹管而用。

尤其是一直被神话传说所笼罩的昆仑山所出产的和田玉,被视为无价之宝,玉遂成为天庭帝都至高美德的象征。

战国时期出自昆仑山的和田玉被称为“禺氏之玉”,秦代时称为“昆山之玉”,之后还有叫“玉田玉”。据考古发掘和文献记载推断,古人在寻找、采掘、雕琢玉石的同时,又把它变成了用来交换的商品,西域和中原始于玉的联系,很可能就是我国商品交换史的序曲。

玉的灵秀与吉祥的寓意,传入中原地区之后,即在那里引起了物质和精神方面的震动。在辽宁西部距今5000年前的“红山文化”遗址中发现了制作精细的玉器,这是在内地省区发现的最早关于玉器的实物。古代玉器曾被大量运往内地,其数量难以估算,仅公元前1200多年前殷商时代的“妇好”墓中出土的玉器就有756件之多。

从商、周、春秋战国、秦、汉各个朝代的遗址发掘和文字记载中,可以大致了解当时运销中原的白玉数量和玉在人们心目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从汉代至满清,玉源源不断地运往内地,中原的人们十分好玉,把玉无限神秘化。据说,甘肃的玉门关曾是进出中原的关口,从这里经过的人必须出示一枚玉石才可以入关,玉门关由此而得名。

日本学者长泽和俊说:“从中国殷周时代起至六朝的古墓中发现了许多玉器,根据这些玉器的出产地可以肯定它们来自新疆的于阗。很难想象古代中国会这样大量地输入玉石。从这个意义上说,有人把丝绸之路称作玉石之路。”

新疆的玉石不仅运往中原地区,而且远销西亚、北亚和中东地区,研究中亚的学者认为:“在巴比伦、叙利亚历史遗址发现之器物所用之玉,及中亚细亚乃至欧洲诸国发现之玉器时代所用之玉,皆当为于阗产物。”

从乌兹别克斯坦的历史来看,公元前2000年那里已有了新疆玉。前苏联科学院院士C·吉谢列夫说:“白玉石是中国雕刻艺术家爱用的原料。”

一块天然的玉石被雕琢成一件深受统治者喜欢的工艺品。辈辈封侯,寓意深远

从公元前5000年开始,昆仑山下的先民们就开辟了向东直达中原地区、向西通往苏米尔至巴比伦、向北与乌拉尔山相连的“玉石之路”。

经历史文献和考古发掘证明,中国开始广泛使用玉石是在商代,这与西伯利亚、乌拉尔河沿岸流行玉石同步。白玉西传完全得到证实是在赛伊马时期,伏尔加河、卡马河沿岸、西伯利亚、贝加尔湖沿岸和中国北部之间曾有过联系,这种联系缘于玉石。

汉唐之前,整个欧亚大陆的玉制品基本上出自于西域,丝绸之路正是沿着西域人最初开拓的玉石之路延续的,有了这条玉石之路作铺垫,随后出现的“丝绸之路”才显得更为顺畅和流光溢彩。

秦始皇修长城,终点为嘉峪关。万里长城的修筑是为了避免栖居在西域疆土上彪悍匈奴的侵扰,长城把中原与西域隔开,却割不断丝丝缕缕的联系。到了汉代,一条流动的丝绸之路在玉石铺就的基础上,又把西域和中原乃至整个世界连接起来。

黄河流域的桑树上生长着一种白色的小虫,这种乖巧的虫子可以吐出一种晶莹剔透的丝,聪明的华夏先祖将这种丝织成了轻柔华美的丝绸。历史上有不少国家把中国称作“丝国”,古代埃及和罗马都把中国丝绸看作“光辉夺目,人巧几竭”的珍品。凯撒大帝曾经穿着一件中国丝袍到剧场看戏,引起全场轰动,被看作是绝代的豪华。罗马贵族乃至整个罗马城都以穿东方丝绸引为时尚和荣耀。由于丝绸的大量输入,曾引起罗马货币的大量外流。

对于丝绸的需求连接了东西方文明,公元前2世纪至13世纪期间,这条运送丝绸的道路成为一条横贯亚洲的陆路交通干线,是中国同印度、古希腊、罗马以及埃及等国进行经济和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这块巨大的和田玉石,被称为镇山之宝,矗立在和田乌鲁瓦提水电站

在和田随处可见这样向你摊开手心展示“宝物”兜售的人

从地图上可以看到这条人类探索的轨迹,这段蜿蜒在欧亚大陆之间的路,被人形象地称为“横系在欧亚大陆上的金腰带”。在汉使张骞“凿空西域”以前,这条黄金大道就以民间方式存在着。丝绸之路的开通绝非偶然,有着深远的历史根源和坚实的物质基础,是东西方之间早已开启的文明之路的延续。

这种色彩鲜艳的丝绸,正是中原与西域、古代与现代的完美融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