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坐标

时间:2018-11-16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7 次

二、消失的坐标

当斯文·赫定把埋身沙海的楼兰古城惊醒,这座消失在历史记忆中的城市带着累累伤痕再现了它曾经的辉煌。那在沉默中伫立了千年的残垣断壁,罗布泊的风也没有改变它们本来的面貌。已经残破不堪的佛塔,那是楼兰人曾经的精神信仰。斯坦因坦言,这是他发掘过的最高大的一座古代遗址,而斯文·赫定则说第一眼感觉它应该是座观测塔。

国破城毁,人去城空,楼兰古国不堪回首(张鸿墀摄影)(www.guayunfan.com)

那些颠沛流离的楼兰人和楼兰国一起死去,如今他们有的静静地沉睡在博物馆的玻璃壁柜里,凝固了几千年前的生。在生与死的瞬间,沙漠将他们的尸骨完整而天然地保留下来,而他们的灵魂却依然在滚滚流沙中游荡,执著地寻找他们梦中的家园——楼兰。(www.guayunfan.com)

荒原上仅有一堆堆白骨,令人不寒而栗(张鸿墀摄影)

那些久埋于土的丝绸帛锦,上面的花朵依然绚丽;那些精编细制的草篓和皮革制品,与从前别无两样;草篓里的麦粒还在,这是楼兰后人给先者去往天国的保障;拙朴的陶器曾经装满了滋养生命的水源,正是这要命的水啊,楼兰才断了血脉。

已经死亡了千年的楼兰,它的伤口触目惊心,忧伤而又神秘。一个丰美的城郭怎么会在版图上就消失了呢?当我一次次踏上去楼兰的路,在古楼兰人可能行经的路上游走时,迎面看见的每一张面孔、每一个生灵,似乎都被染上楼兰浓郁的色彩。

“政治原因是导致楼兰灭亡的主要原因。”楼兰博物馆馆长、考古学家覃大海肯定地说。汉政府对于西域的经营态度,直接决定了楼兰的兴衰。汉朝对西域的经营有两个重要步骤:一是以楼兰作为通西域和灭匈奴的落脚点,改易楼兰君主,迁徙都城,建立亲汉政权,彻底控制楼兰地区;汉昭帝元凤四年(公元前77年),傅介子刺楼兰王,楼兰改名鄯善,鄯善归汉,遂成为汉朝与匈奴争夺车师的前哨。二是转谷通渠屯田渠犁,兴修水利,准备军粮,以供汉军后勤保障,积极筹划对车师的军事攻击,扩大汉朝在西域的统治。楼兰迁都鄯善,人为的放弃是造成楼兰古城消失的主要原因之一。

绸之路使楼兰兴盛,也使楼兰衰落。楼兰的消失与丝绸之路改道、丝绸之路北道的开辟有关。自从经哈密、吐鲁番的丝绸之路北道开通后,经楼兰的丝绸之路的沙漠古道被废弃,楼兰也随之失去了往日的作用。原本丝路北道有两条路,一路经吐鲁番,一路经楼兰。经楼兰之路虽然风沙多水草乏,却安全便捷。那时经吐鲁番之路因靠近匈奴,经常受到侵扰,处于动荡不安的状态,所以当时的商旅喜欢选择走楼兰道。汉政府为了保全这条道路的畅通,修长城、建烽燧,设官屯田,带来了楼兰的繁茂。随着匈奴的颓败,吐鲁番局势的稳定,高昌成为西域的门户,从吐鲁番直通焉暨的天山南麓的北道就逐渐替代了条件艰险的楼兰道。丝路的改变,使楼兰丧失了交通枢纽的优势。中原在楼兰的驻兵和屯田事业向北转移,楼兰即而转向衰落,最终遭废弃。

历史上许多民族因为异族入侵而被迫放弃自己经营的土地,楼兰也同样遭受过匈奴人的铁蹄、吐蕃人的蹂躏、鲜卑人的欺辱还有汉人的侵扰。性情温顺质朴的楼兰人,一直渴望着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对于战争痛恨而疏离。在汉军与匈奴延续了将近三百年的征战中,楼兰损失惨重。楼兰人精疲力竭地举家迁徙,目的就是为了避开战争的威胁。然而北方强国再次入侵,楼兰城破,楼兰子民四散逃离。公元五世纪后,楼兰王国彻底被异族所灭。

自然环境变化导致了生态环境恶化,气候变干,水源枯竭。考古学家斯坦因是此观点最先的提出者。二十世纪初他从楼兰考察回国后,就发表了冰山退缩导致河流流量减少,土地沙漠化,楼兰废弃的论断。楼兰地处罗布泊的周边都是巨大的山川,其中分布着大小不等的冰川,这冰川堪称人类的固体水库。维持冰川,需依靠自然界的降水。而冰川退缩、河流延缩,都与降水息息相关。干旱地区,水是命脉。大环境的变化导致生态恶化,所以楼兰居民被迫迁移。

新石器时代人类就在楼兰留下了遗迹,青铜器时代这儿人口繁盛,这时期恰值高温期,罗布泊湖面广阔物泽丰富,环境适宜于人居住生活。但此后进入降温期,水土环境变差,河水减少,湖泊缩减,沙漠扩大。在距今约2000年左右旱化加剧,表现在中国北方广大地区冰迸发生,黄土堆积,湖沼消亡,海退发生。

楼兰古城的存亡大约在公元前后至四世纪,也就是中原的汉朝到北魏期间,这时正是旱化加剧的时期。其实,在这一旱化过程中,不仅是楼兰古城消亡,由于沙漠扩大,先后发生了尼雅、喀拉墩、米兰、尼壤、可汗、统万等城的消亡。

楼兰古城的消亡是在中国北方甚至是世界气候出现旱化的大背景下发生的,它不是一个孤立的空间。由于楼兰处在干旱内陆,人文与自然环境的变化显得更为显著。

随着孔雀河改道,楼兰地区的自然环境发生了急剧变化,楼兰绿洲消失了。塔里木河、孔雀河由于流经沙漠地区,河床沙壅阻塞,因而造成河流改道,致使罗布淖尔干涸无水。公元三世纪后,流入罗布泊的塔里木河下游在今尉犁东南处改道南流,致使楼兰“城郭岿然,人烟断绝”、“国久空旷,城皆荒芜”。

楼兰的消失与罗布泊的南北游移有关。斯文·赫定认为,罗布泊南北游移的周期是1500年左右。3000多年前有一支欧洲人种部落生活在楼兰地区,1500多年前楼兰再次进入繁荣时代,这都和罗布泊游移有直接关系。

给楼兰致命一击的是瘟疫,一场从外地传来的瘟疫是一种可怕的急性传染性疾病,也称“热窝子病”,一人得病全家传染。瘟疫的可怕之处在于无法预防,在医疗条件落后的情况下,还来不及救治就迅速死亡。据说,从发病到死亡,有时不到一顿饭的时间。可怕的瘟疫夺去了楼兰城内十之八九居民的生命,侥幸存活的人纷纷逃离楼兰,远避他乡。

楼兰的消失与人分不开,人的一个念头,确切地说是统治者的念头,就导致一座城的消失,一个决定导致一个民族的兴衰。是人发起了战争,参与了战争,亲手将屠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又被战争所毁灭。是人毁坏了大自然给予的天恩地造的资源财富,还在盲目地无知索取,疯狂地砍树、挖渠,过度的垦种,水利设施的破坏,造成生态的失衡,如此以来必然会遭到自然的报复。是人创造发明了锄头和现代文明,又用它们给自己挖掘了一座走向末日的坟墓。

人类在创造高度发达的文明同时,也以惊人的速度制造着沙漠和灾难。考古学家林梅村先生认为这是“世界古文明的共同悲剧”。埃及、美索不达米亚这些古文明的发祥地,如今都已成了盐碱泛滥、流沙纵横的不毛之地。也许人类早期的文明坐标的消失,是否是人类用自己的矛攻己之盾所造成的一幕幕现世报的悲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