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缘起

时间:2018-11-16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3 次

一、文明缘起

盘古开天辟地之前,“天地浑浊如鸡子(鸡蛋)”。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古人看到的天是一个圆形的无所不覆的大伞盖,“天似穹庐,笼盖四野”。而大地,在人的眼睛里则是方方正正、形如棋盘的样子。由此,古人产生了“天圆地方”的思想。《晋书·天文志》中有这般描述:“天圆如张盖,地方如棋盘。”如穹庐般圆形的天与平整如棋盘的大地怎么能吻合在一起呢?古人想象这如伞盖的天穹是以八座山为支柱,支撑在方形大地之上,于是就有了共工怒触不周山的神话传说,而这“不周之山”,是位于黄河流域西北角的一座擎天大山。

《山海经》记: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这个不合状的山脉,据推测是指昆仑山山系三角形大堰盆的另一种描述。注释家曰:不周,在昆仑山西北。

华夏民族一直将黄河视为民族的摇篮,尤其是黄河的源头,更是受到人们的崇拜和敬仰,并始终缭绕着神秘的象征意味。古书上称黄河之水发源于昆仑山,“昆仑”的含义本指浑沌、浑沦,是天地未分化前的一团浑浑噩噩的元气。上古先民认为滚滚东去的黄河之水从西方天极而来,其发祥地本是神秘莫测的原始之物。于是,昆仑山又成了神话中西王母所居地,成为上帝在地上的都邑。

直插云霄的晶莹雪峰,被人仰慕的昆仑山(www.guayunfan.com)

大约4500年前,黄帝族部落首领轩辕氏统一了黄河流域各部族之后,即开始了“巡游四海,登昆仑山,起宫室于其上”,并将其称为“轩辕之丘”,还与这里一个部落的“西陵氏之女”嫘祖结为夫妻,从此开始了黄河流域与西域远古民族间的经济、文化交流。(www.guayunfan.com)

历史进入商周奴隶制社会时期,中原和西域的联系更为频繁。前往中原商王朝朝拜的部落小国,最远者为葱岭以西五百里的渠搜国,位于渠搜国东面的罗布泊地区自然也在其列。周王的先祖古公禀父将自己的大臣季绰分封于葱岭以西,建立了赤乌氏国,并嫁以长女,将政治权力扩展到此。

周武王伐纣成功,周成王在平定残余之后的庆功宴上,西域各路诸侯、部落首领都献来了贺礼。到周穆王时,“西巡猎,见西王母,乐而忘归”。之后升葱岭、祭季绰,取“嘉禾”(一种当地粮食的农作物),最后经玉门东归,沿途访问了许多西域部落。

神话《穆天子传》从魏王墓地出土,这本书是战国人的手笔,是用笔墨写在素丝编结成册的竹简上,却在魏襄王墓中湮灭了将近600年的时间,到西晋时被汲郡(今河南汲县境内)的盗墓贼盗挖出来。神话说:穆天子西游带着载尽丝玉奇兽的庞大队伍,由古黄河向西,经历了一个个《山海经》里描述过的神话王国,他朝谒黄帝之宫和高大的古代陵墓,在西域拜见了西王母。

《穆天子传》记载了西周第五代国主周穆王(即姬满,又称穆天子),命御者造父,驾八骏之车,率六师之军,放辔西行,巡狩昆仑山,在西王母之邦与西王母饮宴歌舞于瑶池之畔。周穆王从洛阳出发,北行经山西至河套,再经六盘山西行,到达昆仑山和葱岭,最远抵达中亚一带。穆天子到达“群玉之山”,进入“西王母之邦”,他和西王母相互赠送了礼物,西王母送给他“玄圭白璧”,穆天子送给西王母丝绸锦帛数百匹。“西王母再拜受之”,说明了西域氏族部落首领与西周王朝的宗主关系。

穆天子西游线路图(此示意图不作边界划分之用)

次日,西王母为穆天子设宴于瑶池之上。宴会上吹笙奏瑟,鼓乐齐鸣。畅饮之间,宾主相互应酬唱和。西王母作为氏族国君,已不是原始部落的野蛮人,她彬彬有礼、温文尔雅,能诗文,善歌舞。在欢迎中原天子的宴会上致辞时,她采用了西域原始先民载歌载舞的特殊形式。浓郁的异域情调,美妙的翩翩歌舞,让穆天子乐不思归。

西王母起身致礼,即兴唱道: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之间。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大意是:白云飘在天边,山峰浮出云端,行程又长又远,山水阻隔其间,祝愿天子健康长寿!还能再度光临相见否?

穆天子听后非常感动,接受了西王母良好的祝愿和真诚的邀请,忙即席答唱道:子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愿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大意是:我要回到东方,治理好华夏之邦,让万民都享安康,那时再来把你看望。不过三年时光,我就会来到你的身旁。

西王母这位“天姿掩霭,容颜绝世”的美人与周穆王在箫鼓之乐的伴奏声中开怀对饮,酒到兴处,西王母兴诗作歌,载歌载舞,把欢乐的气氛推到了高潮。

曲终人散之后,穆天子还兴致勃勃地登上了崦嵫山,种下一棵槐树,立了一块石碑,并把这次会见的盛况镌刻在石碑上作纪念。然而,“戴玉万只而归”的穆天子,回到中原就将自己与西王母的约定忘在了脑后,至死穆天子也没有践约。

古籍《西次三经》之昆仑丘

古籍《山海经》里描述的西王母是个半人半兽、人面虎身豹尾的神仙形象:“玉山,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齿而善啸,蓬发戴胜……”

《穆天子传》中的西王母则是能赋诗、载歌载舞的享受高官宫阁的女中之王,她“乘翠凤之辇而来……曳丹玉之履,敷碧蒲之席,共玉帐高会。荐清澄琬琰之膏以酒,又进……”

这些古书文献记载的两个不同形象的西王母可是一个人?据史料记载,尧、舜、禹、周穆王都曾见过西王母,由于年代的跨越,他们所见的西王母当然不会是同一个人,而是几代西域游牧部落的女酋长。

人面虎身豹尾的西王母也许是原始社会某个民族或者部落的尊神,而善诗作赋的西王母也许则是昆仑山一带游牧部落的女首领。可以这样推测,当中原大地已经被男权社会所掌控的时候,西域依然处于母系社会的管辖。由此可见,西王母当属西域第一土著。

由于西域与中原的遥遥之距,所有关于西域的传说都蒙上了一层神秘莫测的气息,西域之名是在《汉书·西域传》中被正式启用。

西域,是见诸中国史籍的一个地理概念。从广义上划分,西域包括新疆以及新疆以西的中亚、西亚、北非、地中海东岸以及印度北部的地方,泛指玉门关、阳关以西,巴尔喀什湖以南、葱岭以东的地方。

狭义的西域,即指我国历史上的新疆。新疆地处欧亚大陆的中心,是东西方社会交流的枢纽。境内山峰盆地夹峙,沙漠与绿洲相间,西越帕米尔高原与中亚西亚连成一片,东邻河西走廊与祖国内地浑然一体。

从远古人类的遗迹上看,早在170万年前,使用粗笨石器生存的“元谋猿人”、“蓝田猿人”和“北京猿人”相继登场,这一时期被考古学家称之为“旧石器时代”;大约在七八千年前,我国开始进入了新石器时代,新疆境内也发现有多处新石器文化遗址和文物。

在昆仑山尼雅河源头附近发现了距今4000年至7000年的乌鲁克萨依细石器遗址,尼雅遗址以北也发现了细石器。由此可以判定,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以狩猎采集为主。与细石器并存的还有磨制石器、砂质陶器、小件铜器和彩陶,随着不同出土遗物来判断,先民逐渐从以狩猎、游牧经济为主的生活转入以原始农业为主的新石器晚期,有的已进入金石并用的时代。

冰冷的石头曾经孕育着鲜活的生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