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使班超“定远”边陲

时间:2018-11-15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8 次

一、汉使班超“定远”边陲

我是在喀什的班超城见到这位虎虎生威的传奇男子和他手下的36名勇士的,虽然是石头雕像,而他们威武不凡的英雄气概栩栩如生,他们的故事改写了整个东汉时期西域的历史格局。

东汉时期,出生名门的班超与西域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几句成语把他传奇的一生作了概括:“投笔从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班超的哥哥班固撰写了史书巨著《汉书》,是一位杰出的文学家和史学家。他的妹妹班昭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作家。而自幼被书香浸染的班超在为官家抄书时,常常投笔自叹:“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仿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安能久事笔砚间乎?”

由于光武帝对西汉的经营态度是消极的,致使原本归顺汉朝的西域诸国,在匈奴的铁蹄之下又被其所控制。尤其是东汉之后,匈奴在西域扶植了于阗、龟兹等傀儡政权,几乎完全控制了丝绸之路。(www.guayunfan.com)

公元73年,汉政府才开始重视西域,派部队,攻打匈奴,收服西域。心想事成!班超施展才能为国立功的机会终于来了。汉将军窦固十分赏识班超的英勇善战和足智多谋,就将打通西域南道使者的任务交给了班超。这正是班超所盼望的,已经42岁的班超双手抱拳,以表决心:“抛头洒血,不辱使命。否则,决不生入玉门关。”(www.guayunfan.com)

高大魁梧的班超只带了精挑细选的36名勇士,马蹄疾劲,西出玉门关。从玉门关到鄯善,行经上无飞鸟、下无走兽的茫茫沙海,而他们并未被白龙堆的险境吓倒,大家反而争相表态,誓与班超同生共死,建功异域。(www.guayunfan.com)

在喀什的班超城复原了一段英雄的历史

班固画像(毕然绘)

在沙海中远远看到的第一座城池就是鄯善国,这个时期鄯善依然臣属于匈奴。身穿汉朝服饰的鄯善王广率领群臣殷勤地出城迎接,周到的服侍和礼仪让班超感到很意外,可是明察秋毫的班超还是隐隐地看出鄯善王广表面客套之后的问题。

一百年前,傅介子杀了左右摇摆、劫杀汉使的楼兰王安归。一百年后的鄯善,历史在这里出现了惊人的重复,鄯善王对待汉朝和匈奴采用的仍然是两面讨好的政策。

几天之后,鄯善王干脆避而不见,连客套的表面功夫都没有了。班超推断,一定是匈奴得知汉使到达鄯善的消息,已经赶来此地,要伺机把他们消灭掉。目前的这种表面平静实则暗藏杀机。形势危机,班超当机立断,他将鄯善王派来服侍他的随从叫来,拍案而起,厉声质问:“匈奴的部队已经到了,是鄯善王请他们来灭我们的吧?”

那随从惊慌失措,以为班超知道了内情,就如实回答说:“匈奴的部队是到了,他们要等你们出城再动手……”班超探知了匈奴来人的人数及驻营地,连夜将36名吏士汇集在一起,说明了情况。大家纷纷表态,生死存亡之境,抛头颅,洒热血,虽死无怨。听了大家的话,班超意气风发地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敌众我寡,只能智取。班超决定用火攻,月黑风高好放火。于是班超率领36名勇士乘着夜色,悄然出城,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匈奴营地。班超点起顺风火,整个匈奴阵营恰又是用苇子扎成的营房,排排相连。苇子一点就着,火借风势,一瞬间就燃起了冲天大火。匈奴士兵还在睡梦中,就听到杀声如雷,似有千军万马从天而将,吓得还来不及提刀,就被斩掉了首级。

匈奴一百多人被班超率领的36人全部歼灭,无一生还。而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鄯善王竟然毫不知情。第二天早上,班超以汉使的身份要求上朝拜见鄯善王。鄯善王碍于面子,不得不见,但态度冷漠,居高临下。班超将匈奴头领的头颅扔在鄯善王脚下,鄯善王大惊失色,对班超一行的智勇震惊不已,当即表示愿意臣服归汉。

班超将此事奏报朝廷,朝廷传表嘉奖,并将班超晋升为行军司马,负责处理与西域各国的交往事务。他在情急中所说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也被载入史册成为成语流传至今。

班超一行奉命出使西域的于阗国,而于阗国王却对远道而来的客人十分冷淡。那时于阗国盛行巫术,女巫不但在民间治病救人,而且还直接干预朝政。王后有个宠信的女巫说:“如果和汉朝通好,天神定会发怒。现在汉使已到,必取其坐骑祭祀,才能安抚天神。”国王言听计从。班超到达于阗,女巫就放出话来,说:“汉使者中的一匹浅黑色的马,是属于我的,要立即取马来,供我使用。”

于阗王广德派人索马,女巫要的这匹马正是班超的坐骑。班超对索马者说:“此马既然属于女巫,那就应该让女巫本人来取才是。”女巫极为不满,但还是来了,当她看到精神健硕的黑马,喜不自禁,伸手就要去拉马缰绳。被班超怒吼一声:“大胆女巫妖言惑众,害人不浅。”于是拔剑一挥,女巫的人头落地。

于阗王早就听说班超智勇双全,这次果然名不虚传,于阗王当即表示归顺汉朝,并派人杀掉了两名匈奴的监护使。

第二年春天,班超出使西域的疏勒。因龟兹国王倒向匈奴,反对汉朝,并仗势欺负邻国疏勒,遂派人把疏勒国王杀死,而另立龟兹人兜题做疏勒王。龟兹与匈奴结盟多年,屡屡阻断汉朝从北道进入西域。班超一行在离疏勒城90里的地方住下来,然后派部下先行疏勒劝降。

反复劝降不成,勇士田虑趁兜题不备,突然闯上前把他捆绑起来。这一行动把兜题的手下人都吓呆了,惊惶逃走。班超来到疏勒以后,立即召集疏勒文武大臣说明来意,当众宣布仍立疏勒王室旧人忠为王,受到了疏勒人的拥护。疏勒百姓,奔走相告,欢欣鼓舞。班超按政策放回了龟兹国人兜题,这一举动显示了汉朝的恩威,疏勒国臣服汉朝。

虎虎生威的36名勇士雕像

以一当十,班超利用他的精锐部下成功地扫除了匈奴在丝绸之路南道的障碍,打通了自王莽当政以来断绝了60年的葱岭通道。班超和他手下的36名勇士,创造了千军万马都难以企及的奇迹。此后汉政府在塔里木盆地实行了有效统治,重新设置了西域都护和戍已校尉,西域大部分地区都同汉政府重新建立了臣属关系。

然而局势又发生了变化,趁汉明帝去世章帝继位之际,匈奴联合焉暨和龟兹,攻打并杀死西域都护。霎时西域烽烟滚滚,兵剑带霜,班超在疏勒孤立无援,处境危急。汉章帝苦无良策,只好下令让班超返回中原。

喀什盘陀城里的班超像

班超奉命撤离疏勒前,疏勒举国忧恐,其都尉说:“汉使弃我,我必复为龟兹所灭耳,诚不忍见汉使去。”说罢拔刀自刎。班超行至于阗,王侯官吏无不痛哭流涕,许多人都不肯放他走,甚至抱住马腿跪着挽留他。

班超不愧为一个奇男子,面对西域人民的爱戴,面对匈奴的威胁,他毅然决定违抗圣旨,与西域父老共生死。他重返疏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退了龟兹的包围,平定了叛乱,使动荡的局面恢复平静。接着,他攻克姑墨(今新疆阿克苏),继而征服了莎车,在汉军的援助下灭了北匈奴。龟兹失去了匈奴做靠山,于是投降归顺汉朝。汉政府正式任命班超为西域都护,都护府就设在龟兹。接着班超先后攻占焉暨、尉犁等国,致使西域全境统一于汉王朝。

功勋卓著的班超被汉政府封为“定远侯”,他在西域的风沙磨砺和硝烟战火中度过了30个春秋。班超的妹妹为其兄长上书曰:“兄且得廷命沙漠,至今积30年。骨肉生离,不复相识。所与相随人士众,皆以物故。超年最长,今且70。衰老被病,头发无黑……”。上书打动了汉和帝,同年春天,下达了召班超回朝的圣谕。

哈密天山庙旁的班超像

两鬓斑白的班超接到圣谕,即从龟兹出发。临行前他去鄯善,向鄯善国告别。鄯善国得知班超回朝,举国大悲,夹道侧跪挽留。当他们看到行动艰难、白发苍苍的班超,流着眼泪,喊着他的名字为他送行,且为之高兴,功德圆满,终于可以荣归故里。

老泪纵横的班超离开自己经营多年的西域,尤其是他一直想要帮助鄯善人找回他们过去的家园——楼兰古城,可是这个愿望无法实现了,他带着遗憾离开了西域。回到中原的班超,以71岁高龄荣归故里,同年在洛阳与世长辞,终于叶落归根。

班超为抗击匈奴稳定西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施展其卓越的政治、军事、外交才能,带领随从在险恶的政治环境和自然环境下统一了西域,并且对东、西方文明的相互传播,中原民族与西域民族的融合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