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破楼兰终不还

时间:2018-11-15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6 次

六、不破楼兰终不还

关于楼兰的历史被分成了两段,中间有1000年的断代。一段是距今3000—4000年之间的历史,属青铜时代的古楼兰生活,后人只能从挖掘出土的墓葬,从那些被沙漠封存完好的干尸判定那个时期楼兰的人种、生活状态以及精神世界。另一段是距今1500—2000年之间,短暂而风雨悸动的历史。这段历史明显地受到了华夏文明的影响,并在史书古籍中能够找到相应的历史脉络。

公元前176年,占据西域的北方匈奴帝国给中原王朝的汉文帝送去一封书信,上有这样几句话:“以天之福,吏卒良,马强力,以夷灭月氏,尽斩杀降下之。定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26国皆以为匈奴,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正是这封书信使西汉王朝了解到,在西域沙漠的盐泽(罗布泊)旁,有一小国叫楼兰。

《史记·大宛列传》记载:“楼兰国最在东垂,近汉,当白龙堆,乏水草。”汉代以后,几乎所有的描述都是一样的,包括法显、玄奘、马可·波罗或者马端临等等。西方典籍记载楼兰是在公元2世纪,希腊地理学家托勒密的《地理志》记载了楼兰这个名称。

楼兰,是亚洲腹地交通枢纽城镇,扼丝绸之路南道咽喉,是东西往来的商贾、僧侣、使者必经之地。据古籍记载,早在2世纪以前,楼兰就是西域一个著名的“城廓之国”,有人口14000余,士兵近3000人。楼兰城内条条街道整齐有致,佛寺、宝塔巍峨雄壮,过往的商旅、僧侣往来穿梭,集市热闹异常。(www.guayunfan.com)

在西域出土的石灯,是楼兰先民早年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品(www.guayunfan.com)

楼兰故地

当时匈奴势力强大,他们的铁骑控制着西域一些势单力孤的小国,楼兰一度臣服于他们。在匈奴的唆使和利益的驱动下,他们攻杀汉朝使者,劫掠商人,引起了汉朝的不满。汉武帝曾发兵攻打西域,最先俘虏楼兰王,强迫他归附汉朝。楼兰王见汉朝强大表示愿意臣服,他虽然归降了汉朝,却又常常摇摆于汉朝与匈奴之间,对汉朝的态度时降时叛。

人说一国之君,万人之上,尤其是在封建制皇帝中央集权时代,哪怕作为一个小国国君也是相当显贵和荣耀的。然而,对于楼兰王而言,世上恐怕最难为的就是当这小国之王了。一来楼兰城郭小,人口少,在西域三十六国中属于小国,因国力单薄,经常受到匈奴等外族的侵扰,敢怒不敢言;二来楼兰又恰好处于这样一个交通枢纽的位置,是东进西行的必经之路,是汉朝和匈奴都想控制而又不愿花大功夫投入的地段。

楼兰王把汉朝和匈奴比作两只惹不起的老虎,谁都开罪不得。楼兰臣奴于匈奴,而匈奴除了无休止的索贡和无理盘剥之外,楼兰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可是听从匈奴的意见劫杀汉使,惹怒了汉朝,区区楼兰小国焉是汉朝百万大军的对手。楼兰王对汉朝归顺称臣,把自己的儿子作为质子交往长安。可是还不等汉军胜利回朝喝庆功宴,匈奴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攻楼兰施以报复,不但大肆掠杀,而且还将楼兰王的次子也带回匈奴作为质子。

楼兰处于汉朝与匈奴的对峙之间,双方为了防止楼兰王再次出尔反尔、左右摇摆,都采用质子扣押的方式,楼兰王处于两头受气、有苦难言的境地。楼兰王为了获得片刻的安宁,只好在汉朝和匈奴之间玩弄着两面派的伎俩。

汉军和匈奴在西域开战,战火很快蔓延到楼兰,大军逼境,战事频传,两面派的把戏玩不下去了。汉军快马送来急件,要求楼兰派兵配合汉军,攻打匈奴。究竟参不参战?楼兰王为此一夜之间愁白了头,最后听信海头巫师的预测,组织骑兵三千乘,配合汉军作战。

楼兰先民遗物

这是公元前89年的一次征战,汉朝与匈奴双方势均力敌,由于楼兰军队的加入,汉军得到了增援,迅速占据了主动权,最终将匈奴首领的首级悬挂在姑师城头的高杆上。这次征战楼兰虽然表现勇猛,却损失惨重,楼兰王为此劳心费神最终一病呜呼。两个分别在长安和匈奴的质子,均客死他乡,楼兰国中出现半年多群龙无首的混乱局面。楼兰国最终推举了先王的亲戚继承王位,新王半推半就刚一继位,汉朝和匈奴的使者就前后脚赶来,要求楼兰国把新的质子送到他们的国都。

这个灾难重重的王位,在楼兰国给谁谁都不敢接。新王只得忍痛割爱把两个儿子,兄安归送往匈奴,弟尉屠耆送往汉朝。又是一幕生离死别的场面,其中痛苦岂是他人可以了解的。

一向积极经营西域的汉武帝,到了晚年由于连年征战,军力疲惫,对西域放松了管理,匈奴则趁机扩张,重新活跃在西域的舞台。沿丝绸之路的诸国原本几乎全部臣属汉朝,由于匈奴势力强大,这些小国见机行事、见风使舵,慢慢地向匈奴靠近献媚,楼兰国也不例外同样采取阳奉阴违的两面派手段。

楼兰新王极不适应这种委曲求全、仰人鼻息的生活,继位几年就归天了。新王逝世,匈奴作出极快反应,他们迅速派出护送团将在匈奴生活的质子安归送回楼兰国。新王的安葬仪式完毕,匈奴就强迫楼兰国举行继位仪式,28岁的安归登基就位,成为楼兰历史上最年轻的国王,也是史料中记载的第一个有名有姓的楼兰王。

安归作为质子在匈奴国生活了几年,与单于亲密程度达到无话不谈之地步,匈奴的大小国事单于均让安归参议。安归在匈奴的待遇不同于以往的质子,有行宫、封地、卫队,还有单于赋予他先斩后奏的特权,其待遇甚至超过了匈奴王子。所以安归回到楼兰即采取亲匈奴反汉朝的策略,甘愿为匈奴效忠。不久,汉朝派使者劝其入朝长安,被断然拒绝。

安归依照匈奴的军队体制组建军队,并配合匈奴专门袭击往来的汉人,还千方百计地阻扰其他西域诸国前往长安。有了楼兰王安归这个帮凶,汉朝在西域的统治势力降到了最低点。在楼兰王安归执意孤行、傍靠匈奴的时候,汉武帝驾崩,汉昭帝继位之后,立即把目光投向了动荡不安的西域。

这些龟裂着时间折痕的胡杨木器皿,原是西域先民的生活用品

汉昭帝元凤四年(公元前77年),接到圣旨的大将军霍光没有像以往军队那样大举挺进、大张旗鼓。他总结了过去征战西域的经验,对付扎根在西域的匈奴,需要使用策略和计谋方能出奇制胜。

经过深思熟虑,他选中了武艺高强、有胆有识的傅介子。于是只有十几个汉使来到了楼兰,楼兰守城的士兵认出为首的使者曾于半年前来过楼兰,当时傅介子赴命告诫安归,希望其归顺汉朝抗击匈奴,而安归假意谢罪,搪塞汉使。

此次安归的态度并不热情,负责接待的官员明显有意敷衍汉使。而傅介子似乎并不在意,为了制造与安归接近的机会,傅介子作了周密的安排,他假称要赏赐安归金币。安归大喜,应邀与傅介子一起饮酒,傅介子有意灌醉安归,将其扶到屏风后,命两名刺客杀了安归,左右王公贵族见状纷纷逃散。傅介子立即诏告楼兰国民:“安归王对汉朝犯下了死罪,天子派我来杀掉他,现在汉朝的部队已赶到,改立在长安纳为质子的尉屠耆为新国王。”傅介子斩下安归的首级,派快马送回长安,悬于长安未央宫北门下示众。

平定楼兰之乱后,汉昭帝即诏立尉屠耆为新王,并改楼兰国名为鄯善,授予国印,赐宫女为妻及大批车马和辎重。行别时尉屠耆对汉昭帝说:“我长期在长安居住,现在回去当国王,孤身一人,恐难服众,回去后恐被仇杀。楼兰国旁有伊循城,那是一块富饶美丽的绿洲,天子可派一名将领率部队到那里屯田积谷,也使臣有所依靠。”

于是汉朝即派一名司马,带兵40人随尉屠耆一起回西域。尉屠耆继位后,将国都从罗布泊北岸的楼兰故都迁到扦泥城(今若羌县城),汉朝在扦泥城以东的伊循城(现36团米兰遗址)设立了伊循都尉。

鄯善迁都后,汉朝并没有放松对鄯善的管理,罗布泊亭燧相望,鄯善成为军事和交通要地。“设都护、置军候、开井渠、屯田积谷”,鄯善国仍很兴旺。

公元442年,鄯善国被异族所灭,鄯善国民分成两支流亡。一支由国王比龙的世子率领归降了沮渠安周,后又随安周向北迁居高昌和伊吾(今哈密);另一支由国王比龙率领四千民众哭喊连天迁往且末,最终消失在戈壁沙漠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