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尔德克的全新注释

时间:2018-11-15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7 次

五、奥尔德克的全新注释

因为楼兰古城和小河墓地,奥尔德克名垂千古,这位生于罗布泊、死于罗布泊的罗布土著,用他敏锐的直觉和顽强的毅力,找到了沙海一座消失的古城和逝去的文明。

奥尔德克是个有争议的人物,犹如硬币的两面,阴和阳始终存在于事物之中,这个罗布人自然也不例外。他朴实敬业,将曾经雇佣他做向导的斯文·赫定看做其主人,忠心耿耿,为其卖命,先后几次带领斯文·赫定进入沙漠寻宝;他胆大心细、吃苦耐劳,在条件极其恶劣的沙漠中亦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和良好的方向感;他勇于承担责任,在穿越沙漠时发现他们唯一的铁铲不慎遗失在昨晚的宿营地中,奥尔德克自愿回去捡回铁铲。而这一把铁铲,则撬开了楼兰的秘密,使得楼兰凸显于世界的目光之中。

这个发现楼兰和小河墓地的人,默默地长眠于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土地(www.guayunfan.com)

在尉犁县的奥尔德克风情园,我在满目赤黄的沙土中看到了奥尔德克的墓像。这位老人的墓像不像斯文·赫定笔下的速写形象那么沧桑,更像是一名智慧的学者,满怀希冀的眼睛眺望着远方。而在奥尔德克传奇的一生中,他可能更多扮演的是一个吃苦耐劳、赚钱养家的仆人和对沙漠了如指掌的向导的角色。他一生中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流沙、荒漠中寻找,都是在与死亡、干旱和迷路的恐慌斗争中周旋。确切地说,奥尔德克是个具有顽强生命力、不屈不挠的罗布人,尤其当我进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之后,就更为深刻地体会到了与沙漠抗争需要怎样的体力、胆识和智慧。(www.guayunfan.com)

如果没有奥尔德克,如果不是奥尔德克去寻找那把遗失在沙海中的铁铲,斯文·赫定怎么能够发现楼兰,而成为19世纪最有成就的探险家和学者?如果没有奥尔德克,又怎么会把沃尔克·贝格曼带到传说中有一千口棺材的小河墓地?(www.guayunfan.com)

无论是斯文·赫定还是沃尔克·贝格曼,最终都是依靠奥尔德克才找到真经取得正果的。两位在国际上大造舆论的发现,其实都是在奥尔德克发现之后的再发现。如果没有奥尔德克,这两座遗址也可能会永远埋在沙海中不为人知。

奥尔德克维吾尔语的含义是“野鸭子”,他本人在沙漠中也像野鸭子一样机敏,他有着天生良好的方向感,在沙漠中行进绝不会迷失。他是个骨子里带有“不安分”成分的罗布人,也许正是由于这种因子体内作祟,他才会一次次冒死出入罗布荒原。那里究竟有什么吸引他的目光,使他一次次痴迷于此?

关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有着许多传说,那些关于宝藏的、红箱子的秘密,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对这个罗布人产生了很强的诱惑和吸引力,他一定是被沙漠中埋藏着古老城堡的神奇故事深深吸引了。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奥尔德克是因为家境贫寒,肩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所以才会一次次地深入极地冒险寻宝。奥尔德克在当地人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尤其是在库尔勒一家叫欧旦的民族餐厅吃饭的时候,当地人告诉我“欧旦”实则就是“奥尔德克”的谐音。

1899年11月,斯文·赫定开始第二次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他乘木筏沿塔里木河漂流的时候,因为下游的英格可力河道封冻而上了岸。37岁的奥尔德克和另外三个当地人开始为赫定工作,加入了探险队的行列,成为他的贴身仆人和向导,随着赫定向未知的罗布荒原进发。

赫定的探险队在穿越大片雅丹荒漠之后,发现了一座隆起的沙丘,上面有三间房遗址。挖掘时发现了一些古钱币、石斧和风化的木刻人像。但这并未引起赫定的重视,他只想快速前进,尽早完成预定中的考察计划。然而,他们向前走了将近二十多公里,准备在洼地掘井取水的时候,才发现唯一的一把铁锹丢失了。诚实的奥尔德克承认是自己的疏忽大意,把铁锹遗落在三间房处的古屋了,他当即表示返回找回铁锹。

奥尔德克在返回考察营地取丢失的铁锹时,遇到了一场可怕的风暴,迷失了方向。但这位机智勇敢的罗布向导,凭借着微弱的月光,不但回到原营地找到了丢失的铁锹,而且还发现了一座高大的佛塔和密集的废墟,那里有雕刻精美的木头半埋在沙中,还有古代的铜钱……他捡了两件木雕准备要带回,可是他的马受了惊,无法驼回,就只好把它扔下了。

敏感的斯文·赫定立刻意识到这一定是个重要的遗址,等风沙停了之后,立即派奥尔德克等人去取回木雕。赫定看到精美的木雕,兴奋极了,可是他们只有两天的用水,就只得带着遗憾离开。赫定在后来的书中写道:奥尔德克遗忘铁锹真是一种幸运!否则我永远回不到古城,永不可能有这样大规模的发现……

1901年春天,赫定又回来了,这一次是准备周密有计划的全面挖掘,当然他没有忘掉他的老朋友及忠实的仆人奥尔德克。在这座古遗址中,赫定满载而归,那些文物带回国,在德国汉学家希姆莱的研究解读之后,谜底被揭开了。奥尔德克在茫茫的夜幕中发现的遗址,被证实就是楼兰古城。

赫定衣锦还乡,因为楼兰的发现奠定了他探险家和学者的国际地位,因为楼兰的发现他的人生亦得到了一次重要的跨越。在日后的30年时间,鲜花、掌声、荣誉、名利向赫定滚滚而来。而奥尔德克自从发现了楼兰之后,依然在罗布荒原中过着简朴悠闲的生活。他常常沉醉于探险猎奇的氛围中,喜欢独自在沙漠中转来转去,寻找传说中的古代遗址。他在库姆河左岸发现了那儿有“一千口棺材”的沙丘,那些棺木堆叠在一起,棺材里面有保存完好的穿着丝绸的古尸,精美的彩绘和雕刻,还有露出沙子的木简和写有字迹的装饰纸残片。

当赫定时隔三十年再次重返罗布泊的时候,此时的奥尔德克已经是72岁高龄的白髯老人,他还一直记得当年和赫定分手时说的还会再次见面的话。“他眼含热泪,张开饱经风霜的粗壮大手向我走来。——这真的是奥尔德克!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情的痕迹。他干瘪瘦弱,额上刻着深深的皱纹,长长的胡须打着绺挂在胸前。他头上戴着顶破旧皮帽,身上那件塔里木常见的棉袷袢,已经褪色破烂,腰间扎了根布带子。那双变了形的靴子歪歪斜斜,显然已随他在沙漠、山丘和丛林间辛苦跋涉了几十年。”这是赫定在《游移的湖》一书中用饱蘸深情的笔触记录了这次久别重逢,并且还为奥尔德克画了一幅铅笔素描,这张素描使得我们能够一睹这位传奇老人的 风采。

他把“一千口棺材”的沙丘告诉了赫定,赫定对诚实的奥尔德克深信不疑,立即派贝格曼率领考察队由奥尔德克作向导进入罗布沙漠,去寻找一座奥尔德克早年曾经看到过的有一千口棺材、魔鬼在其中出没的墓地。而令贝格曼始料不及的是,身为向导的奥尔德克居然在沙漠中迷了路。

奥尔德克被一种莫名的恐惧所笼罩,他认为这是魔鬼的力量在阻止他这个从不在沙漠里迷路的人进入那座墓地。考察队千转百折,历尽艰险,长时间徘徊在沙漠之中,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劳而无获,但这反而更加刺激了贝格曼的好奇心。就在即将绝望之时,考察队在一条无名小河之畔,与对面三四公里处的一座小沙山上密密麻麻的看似胡杨林的根根木柱对视而立。枯立木的株距极近,一株连一株,相互支撑着如同一片森林。

此时,奥尔德克就像走进了梦境,迷迷糊糊地回忆着张望着。突然间在恍惚之中猛醒,他指着那个小山丘,大声地说:“那……就是它!”在一座船型的木棺中,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就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刚刚睡去,脸上还带着神秘的微笑,这个被称为“小河公主”的惊世发现,令探险队兴奋不已。

身为考古学家的贝格曼从未见过如此与众不同的墓地,他被那一根根高大而奇异的木柱所震慑,因而称其为“死者的殿堂”,并将其命名为“小河墓地”。出于感激和敬意,他又将“小河五号墓地”命名为“奥尔德克的古墓群”。

奥尔德克在罗布荒原上有如神助的发现,给斯文·赫定和贝格曼带来了惊世发现。在他与沙海抗争的传奇一生中,他不仅仅是个衷心耿耿的向导还是一个沙漠预言家。他骨子里带有挥之不去的探险家的气质,只是在这闭塞的罗布荒原中,他的这种不自觉的寻找和发现只能为他人——有能力作为探险家和学者的人提供劳力。

当然如果没有斯文·赫定,奥尔德克的一生也许就和其他在罗布泊生活的罗布土著一样,默默无闻与世无争地终其一生。

三月的奥尔德克风情园树木还未抽芽,偌大的地方几乎没有游人,奥尔德克孤单地矗立在他出生的地方。带着对奥尔德克的敬意,我为他的雕像画了一幅速写,这位被外国探险家的光环所遮蔽的罗布人,其实才是楼兰真正的发现者。

雕塑家将奥尔德克刻在树根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