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前的英国人性格分析

时间:2018-11-14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0 次

战争前的英国人性格分析

早在尼德兰的新教徒为了他们的信仰反叛西班牙的时候,英国人就是他们最可靠的盟友。但是英国人之所以支持荷兰,不是他们对于这些精明的商人有什么好感,那只是为了对付强大的西班牙的权宜之计而已。

最主要是,和荷兰的商人存在着明显的区别——荷兰人对于生意有着一种近乎病态的追求,他们愿意和任何人做生意,哪怕他们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他们也能够把对方拉入到生意状态中去,英国人却没有这么好说话,他们最关心的是建立起一个封闭的、对抗性的、互相排斥的贸易体系。因为英国人坚持认为,只有击败对手,自己才能发财。

除此之外还有英国人那狂妄自大的秉性,正因为在保守的英国人身上我们很少会看到这些东西,所以当它一旦流露出来,就更加令人无法忍受。

不要说荷兰人,即使是法国人,也只能在英国人的趾高气扬面前忍气吞声。如果我们知道他们是如何粗暴地对待一位德意志绅士的,那么就会很容易理解他们在冯·特龙普爵士面前的表现。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四世的大臣苏利公爵在加来登上了一艘主帆上挂着法国国旗的军舰,行驶到了英吉利海峡,遇到了前来迎接他的一艘英国传递公文的小船,该船的船长命令法国军舰降下法国旗帜。苏利爵士考虑到他的军舰性质不会使他遭受到什么侮辱,就回绝了对方。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苏利伯爵大吃一惊。(www.guayunfan.com)

3发炮弹呼啸着破空而来,穿过了苏利爵士的法国军舰。这件事令苏利爵士的心灵遭受到了无以复加的损份儿,在强权的胁迫之下,苏利爵士被迫做了尊严不会允许他做的一系列事情。连续性的伤害使得苏利爵士悲愤不已,他开始向英国人提出强烈控诉。

英国船长礼貌地告诉苏利爵士:“那恰恰是我的职责责成我向这样一位使者致敬,同时我也有责任提醒阁下向作为海上的统治者英国的国旗致敬。”

苏利爵士当然不肯罢休,他愤怒地向英国国王本人提出了抗议。英国国王对苏利爵士的遭遇“和他所承受的心灵痛苦”表示了深切的同情,但是英王委婉地告诉受人尊敬的苏利爵士,尽管他贵为国王,但也不会因为这样一件小事去伤害那位勇敢的船长的骄傲。

这就是可怜的苏利爵士的遭遇了,他只能把苦水吞进腹中,和这些野蛮的英国人,是无法用文明人的语言进行沟通的。

同样的事情也曾发生在荷兰冯·特龙普将军的身上,但是特龙普将军却不买英国人的帐,最重要的是特龙普将军拥有着比英国人更强大的海上力量,这才使得他免去了可能的羞辱。

事件发生在三十年宗教战争的末期,西班牙无法忍受可能的战争后果,于是决定把战火蔓延到瑞典海岸。他的国王派出了一支强大的舰队——感谢上帝,在“无敌舰队”彻底毁灭之后,西班牙的国力可以使他随时根据需要组建起比这更为强大的海上舰队——为了装备这支舰队,国王还命令从敦刻尔克运送增援人员和补给。

西班牙的舰队起航了,但他们马上遭遇到了荷兰人。

荷兰海军将军特龙普包围并攻击了西班牙人,俘虏了一些战舰,其余的西班牙战船立即退回到了敦刻尔克港口。几天之后,特龙普将军在海面上截获了3艘从加的斯驶向敦刻尔克的中立国英国的舰船,并在船上发现了1 070名西班牙士兵。

特龙普将军宣布他俘虏了那些西班牙士兵,并释放了舰船。然后他留下了17艘战舰继续实施对敦刻尔克的封锁,他自己则率领着其余的12艘战舰去迎战驶近的西班牙战舰。在多佛尔海峡,特龙普将军遇到了西班牙人,他们总共有67艘战船,船上装有2 000名士兵。此后4艘荷兰战舰赶来与特龙普将军会合,但在数量上,荷兰人仍然不占优势。

但是特龙普将军仍然是以较少的部队对西班牙人发起了决定性的攻势——这些远道而来的西班牙战舰急需补充给养,与特龙普将军的战斗是他们在这种情形下最不喜欢的事情。所以西班牙人躲避开特龙普将军的追逐,在其舰队司令奥肯多的带领下躲进了唐的斯港内。

特龙普将军追到港口,耐心地等待着西班牙人出来,尽管西班牙人的舰队拥有着不少于100门舰炮,但是他们的弹药数量不足,这对于荷兰人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就在这时,驻扎在港口的英国舰队司令派人前来,他要求特龙普将军立即撤走,并声称他已经接到国王的命令,如果唐的斯港发生海战的话,英国人只能选择与西班牙站在一起。

冯·特龙普将军不敢掉以轻心,于是就返回国内请示。

不久特龙普将军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他带着由96艘帆船和12艘纵火船组成的一支增援部队。而且特龙普将军已经获得荷兰政府的攻击许可——对英国人的攻击许可。

他留下一个分舰队监视英国,一旦英国人帮助西班牙,该分舰队就会毫不犹豫地对其发起攻击。然后特龙普将军开始在浓雾中向西班牙人发起进攻,浓雾帮助了西班牙人,他们纷纷砍断锚链逃走。但是由于过于慌乱,许多西班牙战船驶错了方向,搁浅在附近的海滩上。这反倒成为了他们的幸运,因为他们至少还保住了性命。

而那些逃出港口的西班牙战船,他们大半被特龙普将军率领的荷兰海军击沉,残余者逃到了法国海岸——这场战事就这么落下了帷幕,它是荷兰海军所取得的从未有过的较为彻底的胜利。

但是,这一次海面上的隐性冲突,却将英国人与荷兰人的矛盾搁置到了桌面之上。两支有着同样目标的海上力量势必会发生激烈的冲突,战争既然迟早会成为一个必然,那么现在所需要的就只是一个理由了。

但是英国的海军统帅蒙克对此不以为然,他说:我们现在所需要的不是理由,而是一场战争。

他还说:战争就是最好的理由。

是时候了。

蒙克向“海上马车夫”发起了攻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