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豆蔻无关的故事

时间:2018-11-13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120 次

与豆蔻无关的故事

关于近代史,关于制海权,关于大航海时代,关于好望角,关于伊比利亚半岛,关于从这座极不引人注目的半岛中诞生的庞大的贸易帝国——葡萄牙,我们相信这样一个纯物质的传说:

一切都缘自香料。

还有黄金。

或者,还有以基督的名义所进行的海域扩张。

我们相信,正是因为威尼斯商人失去理智地疯狂哄抬物价,以及被摩尔人所掌控了海上贸易权,才导致了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帝国的崛起。(www.guayunfan.com)

我们相信,促动殖民者不惜身家性命冒险进入未知的海域,是出于对黄金的渴望——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那不负责任的夸大其辞——他告诉欧洲人说,在古老的东方,中国——尤其是日本,黄金堆遍地都是,以致人们都不知道应该用这么多的金子来做些什么了——如果说这种描述还不能引起人们的渴望,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我们相信,欧洲人与摩尔人,穆罕默德与耶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这二者之间的搏杀一日也未曾止息,见证历史的是这两大教义,它们之间不断引起争端与杀伐,时至今日战火犹未止熄。

这些观念已成定论,但很少有人留意到,把这些观念强行塞入我们脑子里,都是弥尔顿爵士的功劳,后来的史学家或其他方面的研究学者不断地重复这一结论,如美国人马汉博士就在他的《制海权》一书中将葡萄牙的迅速崛起与没落归结于上述两个原因。

而最早提出这一理论的弥尔顿爵士则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英国人,他在1610年的殖民活动中于阿拉伯半岛的亚丁港惨遭土耳其人的劫掠与囚禁,时间长达3年之久。此后他回到英国,撰写了一部《豆蔻的故事》,正是在这部书中,他绘声绘色地向我们描述了当时的欧洲人是如何腌渍肉制品的,而胡椒在这一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又是何等的重要。

弥尔顿爵士的描述带给我们这样一种印象:似乎欧洲人对于食物有着一种近乎病态的嗜好。如果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胡椒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也许根本就不会存在欧洲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尽管欧洲历史上的确曾发生过“胡椒战争”,但欧洲人在寻找食物的替代物方面的智商被描述得如此之低,恐怕这一点连弥尔顿爵士自己也会不以为然。

更何况,将大航海时代的契因简单地归结于胡椒或是香料,却没有注意到胡椒或者香料,只不过都是大航海时代的结果,这种思维无助于我们理解海权时代何以会让葡萄牙率先暴发,而昔日那些庞大的贸易帝国又是如何衰落的。

有关伊比利亚半岛的崛起——葡萄牙从立国到确立其海上霸主的地位,仅仅花费了500年——学术界存在着多种解释,有的从葡萄牙国内的制度说起,有的从地理方面寻求解释,还有的将葡萄牙的崛起归结于国内日益激化的矛盾——这些解释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无懈可击,而它唯一的缺陷就是无法用以解释为何其他的国家未能崛起。

所有的这些解释,都不是葡萄牙一国所特有的,包括地理方面的因素。如果我们愿意的话,从任何一个国家的地理位置中都能够让我们找出其应该“崛起”的理由。至于国内制度与“日益激化的矛盾”,这个理由的牵强性是显而易见的——世界上哪个国家没有矛盾?又有哪个国家的矛盾不曾“激化”过?有矛盾就一定要“崛起”吗?何以有的民族会因为内部矛盾衰落甚至消亡,而有的民族却“崛起”了呢?而率先崛起的却是葡萄牙,这就不能不让我们回到葡萄牙自身上来寻找原因了。

我们缺少的不是解释,我们缺少的是合理的解释。

学术界的解释固然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但如果这种解释根本无助于帮助我们弄清楚事情的真正起因的话,也许我们根本就不需要这些解释。

我们在前面曾经提到过,任何一个民族都有其固有的行为模式,有其特定的内在文化基因。葡萄牙人于崛起的刹那又迅速没落,这昙花一现的辉煌究竟标志着什么?只有最后这个问题,才是我们最应该弄清楚的,否则,我们对历史与现实的思考将始终陷于循环逻辑的论证之中。

当一切与人无关的解释无法令我们信服的时候,我们就必须要回到人本身。

所以我们需要从葡萄牙人的传统行为模式说起,正像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一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