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拿《古兰经》,一手拿十字架

时间:2018-11-13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44 次

一手拿《古兰经》,一手拿十字架

基督阵营的步步紧逼,促使穆拉比人所建立的帝国接近于覆亡地带,导致帝国丧失自我保护能力的根本原因,是由于王室与贵族的虔敬心不足,只知道一味地贪图享乐。穆斯林那森严的戒律在这些人眼里看来简直不算什么,甚至连国王的妹妹在出门游乐的时候,脸上都没有戴上面罩。

即使是国王本人,也没有理由蔑视神圣的戒律——这是毫无疑问的!

所以国王的妹妹必须要为她的任性与不虔敬付出代价。

她在街头遭到了来自平民的殴打。

传说敢于动手殴打国王妹妹的,正是穆罕默德·图迈尔特本人。(www.guayunfan.com)

这位穆罕默德·图迈尔特出身卑微,模样长得矮小而丑陋,但是他对于教义的虔敬却使他赢得了民众的尊敬,而他自己更是抱有强烈的圣洁愿望,并自称“马赫迪”的先知。他决心要排除已经渗入到神圣的伊斯兰教中的杂污,恢复教义的纯洁性,并由此发起了一场政治与宗教改革运动。

这位狂热的宗教极端主义者于1130年死去,而他的伟大继承者——阿卜杜拉·穆敏则推翻了穆拉比帝国并取而代之。这同样是一个值得钦佩的君王,他建立的功业是如此之辉煌,比之于他的前任有过之而无不及。简单地说,由穆敏所缔造的穆瓦希德帝国是伊斯兰首次对北非的统一,而且是非洲历史上最大的国家。为了与自己的功业相称,从此穆敏自称阿里发。

穆瓦希德帝国在崛起之后,就重创了基督阵营的势力,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军队被驱出安达卢西亚,阿方索七世就是在这次撤退中死于非命。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半岛的局势将在穆瓦希德崛起之后而彻底改观——重新为阿拉伯人所占据。但是,历史的行进总是透露出无尽的悲怆,正如穆斯林人自己所声称的那样,他们要“拯救整个世界”,在他们拯救了穆斯林自己之后,又拯救了基督徒。

这正是哈里发阿卜杜拉·穆敏所面对的现实,他除了要彻底铲除基督徒的军队之外,还必须面对着他同宗的“兄弟”,这其中还包括了基督徒与穆斯林的联军,以及穆斯林人自己雇佣来攻打同宗的基督教骑士。

穆西亚和瓦伦西亚的“狼王”穆罕默德·马丹尼什不认为他们必须要接受穆瓦德希帝国,但是面对强大的穆瓦希德的军队时,马丹尼什又力有未逮,于是半岛的战争就出现了这样一幕奇景——至少对于阿卜杜拉·穆敏的军队来说,这是件殊难理解的怪异的事情:

他们的敌人不再是此前那种手持十字架的武士,而是一手拿《古兰经》,另一手持十字架。

基督徒雇佣军与瓦伦西亚的穆斯林联军有效地终止了穆瓦德希帝国的前进,而对哈里发本人来说,更麻烦的事件还在后面。

葡萄牙就在这时候“离家出走”,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独立。

在奥里克,五个穆斯林的首领组成了强大的联军,试图阻止这件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我们还记得,战役打响的那一天,正是葡萄牙人的“圣地亚哥节”,弱小的葡萄牙军队是如何将强大的对手挫败的,这只能用奇迹来解释。但不管怎么说,年轻的阿方索一世被这场胜利所鼓舞,雄心勃勃地想得到里斯本。

或许是出自于恩里克的原因,他的儿子阿方索一世的主要支持者来自于法国的骑士团。但是我们必须承认,除了雷蒙德和恩里克,法国的骑士在维护他们的荣誉方面还缺乏足够的天分。里斯本的围城之战持续了四年,而且看起来,这种持续状态似乎没有什么改变的可能。

4年之后,一支由英国人、弗莱米人和德国人所组成的第二次十字军分队途经葡萄牙,奥普陀主教听说了之后立即赶去见他们,劝说这些骑士们加入到围攻里斯本的葡萄牙军队中来。骑士们显然找不到什么理由回绝这一建议,在这支主力军的帮助之下,阿方索一世只花了4个月就解决了他的问题。

里斯本的沦陷——或是收复也好,总之它已经归属了葡萄牙。

阿方索一世向着他更高的愿望迈进,他希望自己成为葡萄牙的国王。

教皇尤金三世承诺:只要葡萄牙每年向教廷贡献两斤黄金,阿方索一世的愿意立即就可以得到满足。

阿方索一世继续前进,现在他更看重骑士团的重要作用了,他委托新任的里斯本主教——英国人黑斯丁斯的吉尔伯特回他的家乡去为葡萄牙募集更多的十字军——去英国募集而非法国,这件事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然后阿方索一世陷入了他和莱昂、卡斯蒂利亚两个基督徒王国的冲突之中,在这里我们必须要提到阿方索一世最亲密的战友、葡萄牙王国中最杰出的将领与永久性的传奇——无畏的杰拉德,他号称“葡萄牙的熙德”。正是他率领着骑士团驰骋于葡萄牙南部,将葡萄牙的版图画出了一个经历了千年之久从未曾有过任何变化的长方形。

但是葡萄牙终究要失去它的伟大传奇,这正如一个成熟的人终将失去他的美丽幻想。

杰拉德——这位伟大的军事将领开始走向了他的悲剧——和他的国王阿方索一世在与西班牙的冲突中一起沦为了卡斯蒂利亚人的俘虏,他们被迫交出了卡斯蒂利亚人索要的领土,这才得以释放。

很难说正是这次事件才构成了杰拉德与阿方索一世的冲突,他们之间发生了争吵,最糟糕的是,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能够承担调解的职责,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整个葡萄牙大为震惊:

葡萄牙的传奇与骄傲投奔到了穆瓦希德帝国的阵营。

一个基督徒投入到穆斯林的势力范围之中。

可怜的杰拉德,他在那群脸上终年蒙着面纱的伊斯兰人之中,会感觉到快乐吗?

但是,穆斯林对于这样一个基督徒的投诚无疑是持热烈欢迎态度的。杰拉德被任命为摩洛哥的总督,就是这种态度的明证。

然后哈里发却下令处决了杰拉德,罪名是他企图将葡萄牙军队引入非洲。

这项指控是真实的吗?

杰拉德对基督的背弃,是否隐藏着葡萄牙一项深远的政治阴谋?

也许历史远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复杂,我们所知道的就是,穆瓦希德帝国的新任哈里发尤素福一世亲率大军进攻萨塔兰,可是这场战争的结果远不如哈里发所期望的那样美满——葡萄牙的守军发动了偷袭,袭入了穆斯林的大营并重伤了哈里发本人,哈里发在撤退的途中含恨死去。

此后是十字军的第三次东征,葡萄牙的新国王桑绍一世幸运地搭上了这一趟班车——我们应该还记得,他就是塞万提斯笔下的桑丘的人物原型——桑绍二世的贡献理应在历史上获得更高评价才对,在这次征战中有6 000名穆斯林战俘遭受到了十字军战士的屠杀,从北方赶来参加圣战的英国人、德国人和弗莱米人必须要对这一罪行负责。然而这些北方屠夫还想对希尔夫城下手,正是桑绍一世及时地阻止了他们。

这时候“全穆斯林的长官”穆敏的孙子曼苏尔横空出世了,这位穆瓦希德的第三任哈里发为他的民族和信仰带来了荣誉,甚至连萨拉丁本人都对他的英雄业绩表示出了由衷的钦佩。但是,阿拉科斯战役最多只能称得上是穆斯林在伊比利亚半岛的回光返照,但卡斯蒂利亚的阿方索八世是决不会认可这一点的,他的军队在阿拉科斯遭到曼苏尔的全部歼灭,阿方索八世只身逃到了托莱多避难。

此后是双方长达十年的厉兵秣马和广结外援。

然后是1212年的那斯·那瓦斯·德·托罗萨圣教大决战。

这场决战中双方投入的兵力总人数超过100万人,仅由第四任哈里发纳希尔所率领的穆斯林战士就有60万人,但这位哈里发运气糟糕透了,他遭到了欧洲历史上最强硬的教皇——英诺三世。

面对穆瓦德希大军的咄咄攻势,英诺三世坚信:决定西班牙基督教历史命运的时刻到来了,他向全欧洲发出紧急呼吁——尤其是向法国南部和普罗旺斯的贵族们发出求援,要求所有的基督信徒放下他们的饭碗和农庄,火速增援伊比利亚。

基督教联军迅速地在托莱多集合起来,包括了卡斯蒂利亚的贵族、城市民兵、宗教骑士团、雇佣军、彼得二世统领的3 000名阿拉贡骑士和大批加泰兰十字弓手,葡萄牙和莱昂的分队,纳瓦尔国王桑绍七世的支队。

除此之外还有数千名远道自南法和欧洲各地的骑士,这些亡命徒刚一赶到,就迫不及待地要动手血洗托莱多的犹太人社区,打算在战役打响之前先捞上一把。

而最令人失望的是法国骑士,他们赶到得还算及时,但退出得更为及时,还没有遇到穆瓦德希军队的影子,他们就纷纷退出了,理由是天气太热以及行军太累,而他们——他们显然是把这次战役视为了一次愉快的旅游,现在他们已经享受到了足够的快乐,是应该回家的时候了。

孤独的西班牙人在别人退出的过程中继续前进,7月12日的重要时刻来临了,两支军队终于在穆拉达尔山脚下的隘口那斯·那瓦斯·德·托罗萨相互发现了对方。

13世纪欧洲最大规模的会战即将打响。

穆斯林的大军排成三列,前面是柏柏尔和阿拉伯轻骑兵及弓箭手,后面簇拥着哈里发本人的黑人近卫军。纳希人一手拿剑,一手举着《古兰经》——历史学家猜测说,如果哈里发知道这本神圣的教义需要他本人整整高举四天四夜的话,他当时肯定会换一个姿势的——纳希尔以他那悲悯的眼神俯视着这些异教徒,真主作证,纳希尔永远也不会明白,这些基督徒为什么不知悔改呢?

双方对峙了整整四天,直到16日清晨,联军才突然行动,战役正式打响了。

西班牙军队的左翼是阿拉贡的彼得指挥,右翼由纳瓦尔的桑绍指挥,阿方索八世坐镇中军——他老人家从托莱多的修道院中终于平安地逃了回来。阿方索八世的身边,是手持十字架的托莱多大主教罗德立哥。

公正地说,这场战役的胜利,一半要归功于这位不会拿剑的大主教,他出现在战场上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而且他在战争的过程中,不断地为他的信徒们打气:“教友们,让我们为了圣战而牺牲在这里吧!”

再没有像大主教本人的激励更让基督战士们热血激奋的了,他原本可以不在这里,而是在更为安全的地方,但是他的选择却让每一个基督战士深切地意识到他们的责任与使命。

应该说,那些簇拥着哈里发的穆瓦德希战士们也应该有这种激奋的信念才对,但是他们的防线还是在经历了几个小时的血战之后,被基督联军攻破了。

哈里发的黑人近卫军投入了战斗。

联军的攻势被遏制,被迫节节后退。

阿方索八世孤注一掷,亲率后备队组织起了冲锋——他显然是疯了,但战场上需要的不是理性,结果就是柏柏尔人和阿拉伯人在这种疯狂面前吓破了胆,掉头落荒而逃,纳希尔和他的黑人近卫队暴露在基督联军的长矛之下。

纳希尔只身逃脱,超过10万的伊斯兰战士遭到了卡斯蒂利亚骑士的疯狂屠戮。

至此,半岛局势尘埃落定,再无悬念可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