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发生的历史

时间:2018-11-12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5 次

未曾发生的历史

400年了——已经超过400年了,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他们因为得到了世界而又丢失了它,遭受到了历史的指控。

他们被指控说:因为他们没有能够建立起来资本主义体系,因而将他们到手的世界全部又丢失了。

然后遭受到历史愤怒指责的第三个被告是荷兰人——他们被指控的原因和理由,与葡萄牙、西班牙一般无二,都是丢失了他们曾经得到的世界。

但针对荷兰的指控却说:他们之所以丢掉了这个世界,是因为他们建立起来了资本主义体系的缘故。

我们的历史学家精心地布设了一个循环论证、往复不已的陷阱,他们先是自己跳了进去,然后把此后的研究者全部带到了里边。(www.guayunfan.com)

在这个陷阱里堆砌着数之不尽的矛盾观点——这些观点都是建立在确凿的事实基础之上的,只不过,它们都被精心地筛选过了。

陷阱的一侧,堆满了关于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两个昔日的海洋帝国衰败的史实,所有这些史实都被用来证明他们的过错——这些史实证明了,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是多么疯狂的宗教狂热者,为了这个目标他们甚至不惜一切。西班牙派驻尼德兰的总督阿尔法公爵在率领1.8万名军队来到尼德兰之后,建立起来了“血腥委员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处死了数千人后并宣称:“宁把一个贫穷的尼德兰留给上帝,也不把一个富庶的尼德兰留给魔鬼!”被杀害的人数很快超过万人——这种倒行逆施势必会支持史学家的任何结论,而让我们忽视了这些事件的发生恰恰是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为了挽回衰落的颓势而作的无益挣扎。

说得清楚些,在这个思维陷阱的一侧,堆砌的是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因为未能建立起来资本主义体系”而导致衰落的证据。而在陷阱的另一侧,史学家堆砌出来的史实却恰恰相反。

通常情形下,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史学家硬塞给我们的观点,更不会花费时间对这些真实性与准确性绝不存在问题的史实进行细致的梳理。但有时候,我们还必须要做这样的工作,不是为了推翻史学家们的既定结论——任何结论都是无法推翻的,我们所做的事情只能是寻找真相。

我们将要看到的情形就是这样:荷兰是最早建立起了资本主义体系的商业国家,重商主义与民主政治并重导致了他们在危机面前的反应迟钝——他们不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即使在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贸易帝国的过程中,也是这样。如果这样一个国家能够躲得过灾难的话,那倒是件奇怪的事情了。

荷兰最伟大的政治家德威特对商人政权的斤斤计较表示了最大程度的忧虑,他说:“荷兰人在和平时期由于害怕与人决裂,不会下决心预先花钱使自己的国家强大起来。荷兰人的特点是,除非危险就在眼前,否则他们才不会心甘情愿地把钱用在国防上,我现在必须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他们在应该节省的地方挥霍浪费,而常常在他们应该花钱的地方却又十分吝啬。”

统计数字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德威特的忧虑:从1713年到1770年,由7省联盟所组成的荷兰商业帝国中,除了荷兰省以外,其余的6个省在长达70年的时间里没有为他们的舰队投入一文钱。这种情况对于一个国家的防卫力量而言意味着什么,是任何人都能够想象得到的。

这种结果导致了荷兰海上部队沦为了他们敌人最喜爱的猎物,一位英国历史学家在回顾他们击败荷兰并最终取得海上霸主地位的漫长历史时,曾经意味深长地说道:

“荷兰的经济状况极大地损害了他们自己的名声和贸易。位于地中海的军舰总是得不到足够的粮食,他们的护航船队不但缺少战斗力,而且装备极差,以至于我们每损伤一艘舰船,他们却要损伤5艘。于是便形成了一种总的看法,即我们是靠得住的、具有良好信誉的运输者。因此,在这场战争中我们的贸易得到了迅速发展,而不是减少。”

直到现在为止,历史学家为我们所提供的结论还是无懈可击。在这个衰败之后的商业帝国面前,所有的人都表现出他们共同的智慧——荷兰人,他们最终被自己的战争体制拖垮了。

除非我们还能够记得——正是荷兰人最早拥有了他们的海上正规力量,如果他们在未建立起来庞大的商业帝国之前就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为什么在获得更多的利益之后,反而无力支付此前的成本了呢?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在16世纪以前,最受各国政府青睐的仍然是雇佣军制度,尽管那些雇佣军是如此的贪婪,如此的难以控制。他们不仅想从雇主那里获得金钱,还想获得权力——雇佣军为他们的雇主所带来的问题远比他们解决的问题更多——但是,供养一支高效的海军太花钱了,海军的机动与后勤维护特点决定了这一点。

陆军可以雇用或是以各种名义临时招募,海上的普通水手也可以在财务不景气的时候予以解雇,由着他们自生自灭。但是,对于海上的战斗力量来说,无论是否存在着战争的可能,新的舰船必须要不断地制造出来,一大套的基础设施必不可少,投资昂贵的船坞,技术熟练的木工,经验丰富的领港员,专业的制图员,以及懂得如何保养军械的武器专家等。这些人必须要构成永久性的专业性服务核心,一旦国家遣散了他们,那么他们就会转而为其他的雇主效劳——这甚至是件比战败的后果更为严重的事。

而且,事情的麻烦在于,即使有哪个国家愿意付出这种投入,可是能够把如此之多的专业人手凑在一起的可能,仍然是微乎其微。当历史学家不无讥讽地将西班牙拼命地开采白银矿视为愚蠢行为,讽刺他们不过是一个“硬通货不消化”的贸易帝国时,却很有可能忘记了这样一件事情:

正是靠了这些硬通货,西班牙帝国才养活了他们的“无敌舰队”,并在这支舰队被英国的海盗消灭之后迅速地建立起了第二支。而在当时的英国,伊丽莎白女皇只为了勉强维持一支实力严重与西班牙不对等的小舰队,就把这位强硬的女人搞得破了产,不得不搁置道义不顾转而求助于私奴贩子及海盗的帮助。而斯图亚特王朝则因此惹来更大的乱子,最终酿成了政治上的灾难。

我们知道,战争是件花钱的生意,这笔庞大投资唯一收回的希望就是能够在战胜后获得索赔。而海军的供养却全然是一支纯粹的防御力量,在你战胜敌对国之前,投资的回收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越来越大的巨额支出。

公正地说,当时的荷兰是世界上唯一的能够供养起自己的职业军队的国家,他们可以命令自己的士兵去挖战壕,也可以经常性地训练这些士兵——这两件事情是让当时所有的军事家羡慕到了眼红的最大优势。不知道这些基本资料而轻言荷兰政府的得失,是件极不明智的事情。

欧洲的诸国在资本上是无力与荷兰相对抗的,他们所能够做到的事情只有一样——向本国的金融专家求助。查理五世就曾向福吉家族借钱,结果福吉家族因此而破产。然后查理五世转向韦尔泽家族借款,结果韦尔泽家族也因此破产。接着查理五世又向霍克斯泰克家族借款,继前两个银行家之后,霍克斯泰克也被查理五世搞得破产了。

无论是荷兰、此前的葡萄牙、西班牙,还是此后的英国,谁也支付不起漫长的海岸上越来越庞大的防御线经费支出,这是一个再也简单不过的道理。事实上,这个思维陷阱的产生实质上是源自于另外一个等同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表述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接触过:

如果富裕的荷兰供养不起他们日益庞大的军费开支的话,那么他们此前又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真正值得我们关注的,不过只有这一个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