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兴起时代的英雄

时间:2018-11-12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8 次

王朝兴起时代的英雄

在阿拉伯人的传奇英雄阿卜杜勒·赖哈曼的时代到来之前,人们所关注的是这样一个问题:进入伊比利亚半岛的阿拉伯人对这片土地是否有着明确的主权要求?

历史学家认为没有,他们的证据源自于占领军的行事风格,塔利格·齐亚德和他的部下似乎并不急于征服半岛,尽管如此,但还是有大半个西班牙被纳入到了阿拉伯人的统治区域,而其余的地区,看起来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复兴举动。

但是塔利格·齐亚德的个人风格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因为阿拉伯人的北非总督穆萨·奴塞尔把他逮捕了,紧接着穆萨·奴塞尔又遭到了帝国首都大马士革的哈里发·韦利德的逮捕。据说,哈里发之所以逮捕他的北非总督,是因为哈里发看中了穆萨·奴塞尔在西哥特王国所劫掠的战利品,就像穆萨·奴塞尔看中了塔利格·齐亚德的战利品而将他粗暴地逮捕一样。

从此拥有了安达卢斯省——他们这样称呼西班牙——阿拉伯人迅速向北方扩张,基督帝国的守护者法兰克帝国派出他们的名将查理·马特阻止了这一进程。细说起来,这场战争是有理由成为经典的,双方的军队都因为担心自己的兵力不足而对峙了整整7天。这么长久的对峙对于一场战争来说未免太过于乏味了,最后是信仰真主的战士们开始攻击对手的防线,而信仰基督的战士们则用他们手中的长矛和大刀攻击对手的马腿,这对于习惯于进攻的阿拉伯战士而言是件极为苦恼的事情。但取得胜利后的基督战士的战报明显有点靠不住,他们竟然说自己杀死了36万阿拉伯人,而他们自己的损伤才不过1 500人,这个数字就连基督徒们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提起,所以这场战争的经典性就这么湮没了。

之后阿拉伯人陷入了他们自己的内部事务争端之中,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时间,这就是说,新的阿拉伯王朝的兴起势必会引发半岛局势的进一步动荡。(www.guayunfan.com)

公元750年,“先知”的后裔阿拨斯联合他的盟友什叶派击败了他的政治对手,建立起了全新的阿拨斯王朝,并将首都迁到了巴格达。任何一次改朝换代都意味着血腥的清洗与屠杀,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倭马亚王子阿卜杜勒·赖哈曼就是这场血腥屠杀中的主要猎物之一。他当然不肯束手就擒,就只身逃往北非,经历了一连串惊险的追杀之后,他到达了伊比利亚半岛。在那里,他获得了当地守军的狂热支持,原因是在当地叙利亚守军中流传着一个传播久远的古老神话:在某一天会有一个雄才大略的王子来到这里并拯救这个世界,士兵们毫无理由地相信,这位传说中的王子正是阿卜杜勒·赖哈曼本人。

就这样阿卜杜勒·赖哈曼拥有了他的帝国。

但是西班牙的总督尤素福·菲海里不喜欢这件近乎荒谬的事情,就带着他的军队前来阻止,这场战争爆发于科尔多瓦附近的瓜达基维尔河边,可怜的阿卜杜勒王子带着他的杂牌拥护者前来应战,但他们连自己的军旗都来不及制定,这就显得这场战争有点过于草率了。好在这位王子也不是一个讲究的人,他干脆解下自己的绿头巾,绑在旗杆上,从此西班牙的新王朝就有了他们的新旗帜。

这个新建立的科尔瓦多王朝从此成为了世界历史上最为鲜明的一个亮点。这里有高等学校27所,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学生纷纷前来求学;图书馆里收藏着至少40万册珍贵的图书;公共澡堂300所;街道上铺设着清洁的青石板,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从路旁小屋里射出来的灯光将长长的街道映得灯火通明。相对来说,当时的欧洲简直成了野蛮人的居住地,即使是过了500年后,伦敦还连一盏路灯也没有;再过几百年,如果你走在巴黎的街道上,一脚踩下去就是湿漉漉的泥浆,泥浆直到踝骨。

这是一个永远值得让人回忆的年代,尤其是在盛景不复、危机日近的时候,就更是如此。

基督徒带着他们的两脚泥泞卷土重来。

公正地说,正是哈里发·艾米尔本人的荒淫无耻生活与近卫军的残酷粗鲁,迫使得大量的穆斯林信徒因为陷入了失望之中而重新改信了基督,科尔瓦多再也无法忍受贵族们对信仰的公然亵渎,决定彻底废除哈里发帝国,由阿卜杜勒·赖哈利亲手缔造的伟大文明就这样在他的后代手中分崩离析,涌现出塞维利亚、格拉纳达、马拉加、托莱多、萨拉戈萨等许多小王国,而西班牙的穆斯林反而被迅猛涌入的基督徒喧宾夺主,沦为了弱势。

事实上,基督徒们从未放弃过他们对于伊比利亚半岛的努力,尤其是在九世纪初,在加利西亚发生了一件广为基督世界所关注的大事,即圣詹姆斯·圣地亚哥墓的发现,这为行将爆发的朝圣运动奠定了基本的条件,圣詹姆斯墓注定了要成为整个西欧的宗教中心,这对于伊比利亚半岛的局势而言意义重大。

基督教王国迅速地兴起了,莱昂王阿方索三世认为自己是全西班牙基督教的君主,他自称西班牙的皇帝并联合另一个王国纳瓦尔,意图扫平伊比利亚半岛上残存的穆斯林势力。

科尔瓦多的哈里发挥师北上,击败莱昂与纳瓦尔的联军。

莱昂与纳瓦尔重整旗鼓,歼灭了哈里发的军队并占领了萨拉曼卡。

然而莱昂与纳瓦尔双方不知因为什么事情发生了争执,猜猜他们在这时候干了件什么事?

他们双方都派出使者向哈里发本人投诉对方。

半岛的穆斯林不知道拿这些基督徒们如何是好。

但是不管怎么说,科尔瓦多王朝注定了是要崩溃的,局势对于基督教王国来说相当有利。

就在这时候,西班牙历史上又一次的开门揖盗事件发生了,但这一次,始作俑者却是穆斯林。

当科尔瓦多帝国崩溃之后,西班牙穆斯林的首要领主是塞维利亚的阿巴德王朝,王朝的创始人阿巴德是最早征服西班牙的叙利亚希姆斯联队的后裔,他采用了穆尔台迪德——意思是祈求天佑者,作为哈里发的称号。而他的儿子则称为穆尔台米德——仰赖天佑者。公正地说,穆尔台米德根本称不上一个暴君,事实上,他更多地有可能是一个诗人,喜欢美酒与鲜花,爱好文学与艺术,他对正在迅速崛起之中的基督教王国不怀丝毫的敌意,甚至愿意向卡斯蒂利亚王国的阿方索六世称臣纳贡。

真主在上,穆尔台米德愿意为这些异教徒们做任何事,只要他们别打扰他的吟诗饮酒就行。

但是卡斯蒂利亚迅速地攻陷了托莱多和瓦伦西亚。

基督徒将这场战争称之为“收复失地运动”。

既然是收复失地,阿方索六世当然不会再允许穆尔台米德继续留在伊比利亚半岛上吟诗饮酒,这时候的穆尔台米德再也不能仰赖天佑了,他必须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于是穆尔台米德就考虑向北非强大的穆斯林尤素福·伊本·塔什芬求助。

这位尤素福·伊本·塔什芬原本是塞内加尔岛上的穆比拉人首领,而所谓的穆比拉人却是由一些狂热而极端的穆斯林宗教主义者所建立起来的军事修会组织,其成员主要是北非荒凉地带的游牧民族莱木突奈人,这些人终生不解除脸上的面罩,以彻底铲除世界上所有的异教徒为自己的生存目标,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席卷了西北非,并修建了马拉库什城作为新的帝国首都。这些新的穆斯林成员承认巴格达哈里发的权威,以其强势的姿态展示着其惯于争斗的风格。

对于这样一些极端的伊斯兰分子,即使是伊比利亚半岛上的穆斯林也心存疑虑,他们警告穆尔台米德说:“一个剑鞘里不能插进两把宝剑。”

而穆尔台米德却回答说:“我宁愿到非洲去放驼,也不愿去卡斯蒂利亚放猪。”

不太清楚非洲的放驼生涯较之于卡斯蒂利亚的放猪好在哪里,但当时穆尔台米德就是这样选择的。

就这样尤素福本人最终还是接到了邀请,率领他的两万余名戴着面罩的铁血战士踏上了伊比利亚半岛,他在巴达霍斯附近的宰拉盖与卡斯蒂利亚的军队相遭遇,并全歼了阿方索六世的军队,只有阿方索六世本人带了不足300人死里逃生,但是那些沦为战俘的基督徒战士们,却全被尤素福残忍地屠杀了。虔诚的尤素福将基督徒的首级垒成了一座高高的方尖塔,据说这恐怖的建筑是用来供穆斯林做宣礼用的,之后尤素福还把四万颗首级带回了北非,作为这次征战的战利品。

然后屠夫尤素福返回了北非。

然后他又回来了。

他第一次来到伊比利亚,是应穆尔台米德的邀请。而他再度回到西班牙,应该是听从了真主的召唤。

1090年11月,尤素福的征服军占领了格拉纳达,此后不久,塞利维亚和整个西班牙南部都落入了他的手中。

可怜的哈里发——穆尔台米德被与他拥有同宗信仰的士兵押送到了摩洛哥,但是尤素福认为放驼这种职业对于曾经的一位哈里发来说未免太过于奢侈了。他将穆尔台米德监禁起来,不允许他从事任何职业,所以穆尔台米德只能依靠着宠姬与女儿的纺织勉强糊口,就这样穷困潦倒地度过了他的余生。

半岛的收复运动受挫,穆比拉人的宗教狂热持续影响着历史进程。

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两大阵营对决陷入了僵持状态之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