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吼声中的恐怖足音

时间:2018-11-12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7 次

狮吼声中的恐怖足音

普鲁士历任国王之中,最倒霉不过的就是腓特烈三世了,他不幸地遭遇到了陆地强权拿破仑的崛起,几次三番沦为了拿破仑的猎物——当年那些由老腓特烈一手训练出来的强悍军队已经严重老化,实不堪与那个来自于科西嘉岛的小矮子较劲。

没有证据表明拿破仑所带来的赫赫声势是否对普鲁士国王造成了毁灭性的压力,但事实上,腓特烈四世确实是精神失常了,于是,腓特烈三世的次子就登上了王位——这也是一位腓特烈,但为了表明这个时代的不同特点,我们还是按照老习惯称呼他威廉好了。

威廉才刚刚登基,就遭遇到一个咄咄逼人的家伙向他发难。

这人对他说:“当代重大问题不是说空话和多数派决议所能解决的,而是要用铁和血来解决。”

然后这个人又气势汹汹地责难国王:“既然人总是要死的,我们能不能死得体面一些?陛下,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只有奋斗!”(www.guayunfan.com)

只有奋斗,听听这句话,真可谓掷地有声。

但怎样一个奋斗法呢?

这事可怜的威廉国王就弄不清楚了,所以他只好请这个家伙来帮他一起奋斗。

于是这个家伙——铁血宰“相俾斯麦从此走入了历史!”

欧洲的历史因他而改写。

狮子般的凶猛,狐狸般的狡猾,魔鬼赋予的智慧,铁血铸就的信心。

这就是俾斯麦。

长期以来,人们断定,威廉国王与他的铁血宰相恰如天生的一对,他们之间的合作就像最和睦的夫妻关系那样——如果不是威廉国王,如何能够成就俾斯麦的不朽功业?如果不是俾斯麦,如何能够缔造出如此辉煌的帝国神话?

尽管这种猜测建立在逻辑的基础上是合情合理的,但真实的历史,却不是这么一个样子的。

实际情况是,国王和宰相,这两个家伙都是倔脾气的老头子,而且他们的脾气明显犯冲——只要他们一见面就吵架,经常会从早晨吵到半夜,简单来说,当时普鲁士国政的处理方式就是威廉国王和宰相俾斯麦的吵架。

欣慰的是,每一次吵架,都是俾斯麦撒泼强迫国王接受他的意见——而事后的历史发展证明,他的意见总是对的。

曾经有一次——具体的时间是1866年,那是普奥战争中普鲁士已经取得了柯尼希格莱茨大捷之后,急性子的国王强烈要求直捣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彻底解决问题。但是俾斯麦认为普鲁士当时面临着法国干涉的危险,万一弄不好就会前功尽弃,所以他极力劝说国王放弃进攻,以有利的形势与奥地利签订体面的停战条约。

但是国王坚决不肯答应,几代人的努力才终于有了今天这个局面,想要说服他放弃?休想!

俾斯麦急得泪流满面,他使出一个狠毒的办法——他走到窗前对国王发出威胁说,如果国王不接受他的建议的话,他立刻就从四楼上跳下去。

为了避免弄出人命来,国王无可奈何地作了让步——但是,这事还不算完,痛苦的国王命人把这件事情记录下来,存档于国家档案馆之中,“以此证明他当时是多么的无奈和委曲求全”。

还有一次,国王和俾斯麦因为一个问题从白天一直吵到午夜,最终的结果仍然是国王被迫屈从了俾斯麦,当俾斯麦离开之后,可怜的国王因为过度委屈,趴伏在沙发上大声地嚎哭起来。

而俾斯麦呢?他也不轻松,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接连摔碎了十几件东西,这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总之,双方合作得非常愉快,这是毫无疑问的。

那么,这两个脾气倔强的糟老头子,凑在一起搭帮都干了些什么呢?

他们就干了一件事——统一德意志!

说到德意志,我们还记得,在这片土地上先后建立起了1789个政权,一个强大的帝国,与其说是国民的渴望,不如说是少数人的野心,至少当时的奥地利就是这样想的——他们关起门来,小日子过得好好的,凭什么非要逼着他们和另外一些什么人“统一”呢,而且奥地利人智商一点也不低,他们太清楚了,普鲁士希望和他“统一”的目的,无非是需要奥地利的金钱和人力,让他们既出钱又流血,为了什么呢?一个强大的德国吗?那么奥地利为什么要这个强大的德国呢?是为了日子过得更好吗?可人家奥地利现在的日子已经过得相当富足了,你让人家流血流泪流汗再搭上白花花的银子,归根结底还是要过现在这种日子——这不明摆着是精神状态不正常吗?

所以奥地利坚决不统一,坚决不爱德国。

而普鲁士人却一定要让他们统一,一定要让他们爱德国。

理由很简单,奥地利或许不需要普鲁士,但是普鲁士实在是太需要奥地利了。

仅此一项理由就够了!

对于需要战争的人来说,战争就是正义。

于是战争就开始了。

奥地利人即使在夜梦中,也能够清楚地听到来自普鲁士那恐怖的战争足音。

但是他们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们在欧洲。

他们知道,一个分裂的德意志是符合全体欧洲人民心愿的——所以,如果普鲁士敢轻率地动用武力的话,那就意味着又一场三十年战争。

他们估计普鲁士人没这个胆子。

奥地利人的判断一点没错。

但是他们却忽略了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俾斯麦。

他在这里。

人类有史以来罕见的大阴谋家。

有他在,德意志实在找不出什么不统一的理由来。

这却是奥地利人所没有想到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