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西印度公司

时间:2018-11-11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0 次

神秘的西印度公司

把荷兰人的神秘致富简单地归结于海盗行为,是极不妥当的。当西班牙称雄海上的时候,活跃在加勒比海以掠夺其商船为职业的海盗不仅有荷兰人,同样也有英国人和法国人。如果这两个置道义于不顾的国家没有能够在这种肮脏的生意中获得机会的话,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认为荷兰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荷兰——其政治名称为北部七省联合体,其实力的增长完全是以海洋为基础的,并充分地运用了由荷兰民族庞大的海运体系和贸易天才所形成的有利因素。实际上,荷兰人不仅精明而且讲究成本,他们所做的事情每一件都以明确的利益为指向——他们接管了西班牙的主要贸易城市,其殖民地遍布于东方的各海洋上,印度、马六甲、爪哇、摩鹿加和澳大利亚北部群岛等,非洲的西海岸也有他们的领地,荷兰的西印度公司几乎拥有从巴西的巴伊亚州向北沿岸三百多个商业社团。

没错,是西印度公司。

有关这一家始终笼罩在历史烟云中的神秘商业社团,始终是史学家执着追寻的一个不解之谜。可以确信它与东印度公司一样,都是由商人、冒险家同政府联合进行扩张的社团。荷兰政府是荷属东印度公司的后台,是它强有力的后盾,有时候,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首领就是国王本人。这一有着独立外事法权的商业社团所针对的目标是印度尼西亚,曾经深深地卷入到了马打兰的内战之中,但是当英国势力出现在这一地区的时候,东印度公司很快就退让了,荷属西印度公司取代了它的位置,将马打兰的内战转变为了英属东印度公司与荷属西印度公司之间的残酷较量。

仅仅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荷兰的西印度公司似乎比英属东印度公司有着更浓烈的军事组织色彩。(www.guayunfan.com)

实际情况是,尼德兰的新教徒们始终针对他们的敌人西班牙同时在两条阵线上作战。一条是地域横跨欧洲大陆及海洋的多边战争,在这个过程中尼德兰的特洛伊木马之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点缀。而在另一条阵线上,尼德兰的精明商人早已介入到了葡萄牙与西班牙的殖民地域之内,大量的金钱正是从这里源源不断地流出,用以支持威廉·奥兰治以及小亲王茅里茨数之不尽的情妇们的日常开销。如果没有如此充足的经济来源,尼德兰的80年坚持是不可能的。战争让哈布斯堡家族破产,让西班牙全国破产,而荷兰人,却找到了一条隐秘的财富之路。

80年的独立运动无论对谁来说也太过于漫长了,在通常情况下,这往往就意味着失败与绝望。而西班牙一而再再而三地挫败尼德兰人的不轨之举,军事上的胜利掩盖的却是另一场战役的失策——尼德兰商人对任何形式的停战协议充满了怨言,因为这就意味着他们那隐秘的财富争夺之战很有可能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在几内亚的黄金海岸,曾有600名荷兰军人向控制在葡萄牙人手中的圣乔治城堡发起了进攻,企图夺取这座商业要隘。葡萄牙总督唐·克里斯托巴·德·梅罗于中途设伏,击溃了这股正规武装。

此后这支武装力量又返回过两次,他们甚至企图利用一次地震导致了城堡受损的机会发动攻势,但仍然未能得手。

三次失利之后,荷兰人派出了他们的海军上将詹·迪里克松·朗,以及一支称得上是真正的大部队,包括了15艘帆船,1 200名荷兰士兵和150名非洲籍战士。他们在距圣乔治城堡以西约6英里处登陆,而他们的对手只不过是56名守军。

但是荷兰人还是失败了,他们的损失超过了500人,其余的士兵在当地土著战士的追杀之下逃回到了船上。

现在荷兰人终于意识到到底是谁在妨碍着他们的战略目标了。荷兰的摩里总督尼古拉·冯·易普伦亲自起来瓦解当地土著人对葡萄牙的支持,而在军事方面,由海军上将拿骚伯爵率领着9艘军舰和800名士兵赶来增援。此外还有一千多名当地部族的战士分乘二百多艘小船在海岸角登陆,共同参加了对只有56名守军城堡的围攻。

但是这座坚不可摧的城堡还是攻不下来,荷兰方面的指挥官柯因上校下令占领城堡附近的圣雅各山,用重炮居高临下地对城堡进行猛烈的轰击。

这一招很快就奏效了,葡萄牙守军被迫投降,荷兰人得到了这座城堡,与此同时他们还得到了几内亚的黄金海岸。此后他们牢牢地将这座城堡抓在手中,直到英国人赶来为止。

三十年的宗教战争对于伟大的民族德意志来说无疑是一个悲剧,对于欧洲其他各国也不例外。唯有尼德兰,唯有北部七省联盟,或者是说唯有荷兰是一个例外。

聪明的荷兰人从不把他们的精力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在欧洲各国的新旧教徒们陷入了战争的狂热而丧失了理智的时候,他们却成立了西印度公司来摧毁葡萄牙人在南大西洋的贸易排他体系。他们什么生意都做,毫无忌讳也从无道义上的拘泥。从西非贩卖黄金与象牙,从非洲贩运奴隶到巴西种甘蔗,然后再把糖出口到欧洲。当时被西班牙吞并的葡萄牙人赶来维护他们的利益,荷兰人一度吃了大亏——虽然他们在商业领域中战无不胜,但他们在军事领域中始终未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三十年战争结束之后,刚刚从西班牙中恢复独立状态的葡萄牙向荷兰人伸出了橄榄枝,呼吁和平。但这一良好的愿望同时被荷属东西印度公司拒绝。

无论是东印度公司,还是西印度公司,他们从未掩饰过对于战争的迫切需求。公司负责人在为他们的这种选择辩护的时候曾经说过:“光荣的公司通过同葡萄牙人打仗已大大壮大了自己,因此,公司在亚洲大部分海事贸易中获得了垄断地位。公司可望平均每年获利700万至1 000万,如果公司仍被准许照此办下去,上述利润可望逐年增加。”

有些史学家反对片面强调这两家面目可疑的商业社团对于荷兰财富积累的重要性,他们说这种分析很有可能是在夸大了事实的基础上得出的,因为荷兰商船参加东印度公司贸易的份额仅占商船总数的0.2%。但是,即使是这些反对者也说不清楚西印度公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有一种普遍性的怀疑让人们疑惑不解——西印度公司的冒险活动是阿姆斯特丹的实际摄政者所为,这家商业社团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可以断定的是,西印度公司真正得益的途径还在于他们参与走私与海盗式的劫掠活动。荷兰人皮特·海思曾经在曼坦孔斯一次性地俘获了西班牙的整个运输船队,破坏了西班牙人在加勒比海的贸易系统数年之久,并最终将西班牙拖到了破产。而皮特的伙伴霍金斯却战绩平平,他在组织了一连串无关痛痒的小规模伏击之后,始终未能有效地影响到西班牙海洋帝国的贸易。于是他返回英国并成为了海军上将,随后带着他的外甥海盗德雷克消灭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

早在16世纪时,获得主事认可并授权的私掠船还在欧洲备受攻讦,但等到17世纪的时候,这种私掠行为已经因为过于频繁而几乎合法化了。私掠船都拥有他们自己国家的国王亲自授权的海盗行为许可授权书——这种授权书不可以买卖出售,但有的海盗却同时拥有几个国家的授权——我们还不能够确定这些海盗们与上古时代的维京人之间是否存在着血统上的联系,但是他们几乎都是英国人和法国人,当然还有荷兰人。

英国人和法国人最早的殖民地就是他们的海盗窝点,他们率性而为地把自己的战船挂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旗帜,不分青红皂白地进行抢劫活动。而荷兰人按照既往的风格,他们从不出现在风险过高而利润不足的商业领域,所以他们主要的工作是向英国人和法国人提供航海装备和技术指导,同时还为缺乏保障的海盗们建立起了一个保险体系,这使得荷兰人在海盗之中大受欢迎。同样受到海盗欢迎的还有荷兰人替他们提供了一个小规模的交易市场,这在再一次地证明了荷兰人那天生的商业智慧的同时,也为荷兰财富的聚敛立下了汗马功劳。

尽管参与东印度公司的荷兰船数量极少,但这家商业社团的通常红利在125%~150%之间,而西印度公司应该比东印度公司更高才对。这两家商业社团所起到的作用是决定性的——整个欧洲因为三十年的宗教战争都被拖到了破产的边缘,但是荷兰人却因为把这起战争生意经营得更加符合利益准则而财源滚滚。当停战协议签订之后,荷兰人成为了唯一能够供养一支强大的海军的国家,他们有充足的钱雇用更为专业的技术人手,还可以对士兵进行日常的操演训练,并使用这支海洋上的强大力量来保护他们的商船。

直到这时候,海盗们才如梦方醒,把他们的目光转向了他们早就应该转到的方向。

当荷兰人取代他的对手西班牙成为了海洋上的私掠猎物的时候,英国人和法国人则把他们的目光转向了耕作,他们迫切地需要粮以及其他类型的农产品,这就意味着他们同样需要同荷兰人打交道。

新的战争时代就这样走来了。

而这一次,荷兰人的商业头脑却再也派不上用场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