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法兰西的屈辱

时间:2018-11-11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0 次

少年法兰西的屈辱

在十八位路易们贯穿了法国历史的进程之前,首先登台的是查理们。实际上,法国人的历史更多的是路易们和查理们相互交替的历史,过多的路易和查理热热闹闹、熙熙攘攘,你方唱罢我登场,让史学家们经常为了这些相同的面孔而伤透了脑筋。

一点儿不错,法国人的秉性1200年来都没什么改变,由此我们知道这一民族性格的形成与他们的历史息息相关。

秃头查理之后,是他的儿子结巴路易,由于结巴路易在位两年就匆匆死掉了,这导致了史学家无法找到有关他结巴的心理症因,形成了历史研究的一个缺口。

但不管怎么说,路易二世已经出场了,虽然他退场的速度稍嫌快了一点。

然后是结巴路易的儿子路易三世,也就是法国历史上的第三位路易,他在击退了维京人的入侵之后也匆匆辞世了,在位时间不过4年。(www.guayunfan.com)

路易三世辞世之后,他的兄弟加洛曼登上了王位,但他离开的速度更快。不过是两年的时间,他就离开了这个讨厌的世界,把麻烦留给了胖子查理。

胖子查理的麻烦当然是来自北欧的诺曼人,这些杀人不眨眼的狂战士把可怜的胖子查理围困在巴黎城中,最后胖子查理不得不花了一大笔钱,才说服维京人离开——维京人离开了,但胖子查理也不得不从他的王位上走开,因为法国人讨厌一个懦弱的国王。对于像胖子查理这种软弱的人,法国人向来是不留情面的,此后的历史发展将证实这一点。

加洛林王朝已经走向了它的末路,胖子查理被废之后无法接受现实,于两年后郁郁而终,巴黎伯爵埃德登上了王位。

但是埃德只获得了部分贵族的支持,还有许多贵族不喜欢这个家伙,于是这些贵族千挑万选,从加洛林家族中找到最笨的一个——史称“笨蛋查理”,拥戴他重新登上了王位。但是这位笨蛋查理霉运当头,他径直从王位的宝座上走入了监狱——权势日盛的法兰西公爵雨果囚禁了他,并拥立了卡林提亚的罗贝尔,这位罗贝尔颇有几分来头,他是巴伐利亚国王的私生子,但由于他的表现过于优秀,以至于他是否应该归入法国王族的世袭成了一个疑问。

罗贝尔击退了来犯的维京人,还曾入侵意大利,并强迫教皇福摩瑟斯加冕他为皇帝。

然后是“外国人”路易粉墨登场,这就是法国历史上的第四个路易了,史称路易四世。

路易四世颇有几分机警,他和雨果周旋于朝廷之上,直到他成功地迎娶了德意志国王奥托一世的妹妹,看在妹妹的面子上,德国是无论如何也要支持路易四世的,就这样,路易四世总算是在他的王位上苦苦地撑过了18年,于公元954年死掉了。

此后,路易四世的孙子接掌了王位,这是开创了加洛林王朝的矮子丕平的最后一点香火了,在他之后,加洛林王朝将宣告结束,虽然如此,这位路易还是不屈不挠地在他的王位上坚守了整整20年,让等待夺位的雨果·卡佩急得跳脚。

公元987年,雨果·卡佩终于熬到了路易五世咽气,从此法国历史进入了卡佩王朝时代。

但是这位雨果·卡佩的势力范围说起来未免太小了些,他虽然是法国正宗的王族世系,但所统治的地区只不过是从巴黎到奥尔良地区的狭长地带——这个区域称之为法兰西岛,是雨果的父亲大雨果的世袭领地。

这个开端多少有点让人沮丧,但这恰恰是卡佩王族后人建功立业的基础,一个小国,可以扩张为很大很大的国家,法兰西人的征服脚步从此开始。

这个征服的任务落到了卡佩家族的长子罗贝尔二世的肩上,而与此同时,法国人又迎来了他们一位新的“虔诚者”——虔诚者罗贝尔。

但是教皇格里高利五世却对罗贝尔二世的绰号明确地提出了质疑——他开除了这位国王的教籍,坚决不批准罗贝尔同他的表妹勃艮第公主贝莎的婚事。

但是这个婚罗贝尔二世却是非结不可,这次婚姻能够使法兰西的国土面积扩大一倍,所以此婚断无不结之理。幸好教皇格里高利五世在宣布开除罗贝尔的教籍之后就死掉了,于是罗贝尔二世就对新教皇西尔维斯特展开了游说。

新教皇西尔维斯特同意了恢复罗贝尔二世的教籍,但是却故意给罗贝尔二世留下了一条尾巴——教皇正式宣称罗贝尔二世和他表妹贝莎的婚姻属于非法,这让卡佩家族有说不出来的沮丧。

可以确信,教廷对于世俗事务的过多插手是导致欧洲教会大分裂的原因,正是英国人因为其国王遭遇到了教会的羞辱,所以新教徒和清教徒得以在英国大行其道,而法国人,似乎也没有理由一定要在教廷的淫威下忍气吞声。

郁闷的罗贝尔二世死掉之后,亨利一世正式登台,此时正是“征服者威廉”开创英格兰的大好时期,这位维京人后裔的迅速扩张搞得亨利一世极度紧张,为了消除后患,他出兵诺曼底,想将隐患消弭于无形之中,但是流淌着狂战士血液的威廉绝对不是好对付的,他先后两次击败了亨利一世,然后将英格兰征服,随即出动大军,攻入了法国。

威廉的攻势锐不可当,势如破竹,如果不是他在激战中从马背上跌下来的话,卡佩王朝的时代或许早已结束了。

但不管怎么说,亨利一世渡过了难关,于是法兰西人继续快步前进。

然后是新国王腓力一世,腓力这个名字带有浓郁的东方希腊文化味道,但这标志着当时法国在欧洲的尴尬地位。

欧洲的王族习惯于彼此联婚,并通过联婚的方式扩大疆土,这是比战争的方式更有效、更安全,也更容易获得法统上认可的一种方式。以当时法国的弹丸之地,若想通过战争实行扩张,无异于自寻死路,唯有联婚一途是确保国家实力日益强盛的正道。

但是,欧洲的王室们却对小小的法兰西不屑一顾,卡佩王族们娶不到大国的公主,他们最多不过是娶一个本国小诸侯的公主,带过来零零星星的一点儿土地,虽说是聊胜于无,但终究解决不了法兰西人的土地饥渴症。

如果不在自己邦国的小诸侯中随便娶一个凑合,那就只能像亨利一世那样,娶一个遥远小国的公主——他娶的是基辅公国的公主安妮,虽说这个小公国日后将会成长为世界上土地面积最为辽阔的北极熊,但在当时,欧洲人却是谁也未曾将它放在眼里。

可以确信,小国小邦所承受到的屈辱虽然不为人知,但这种心境,是任何人都能够想象得到的。

更何况,教廷又从未间断过对卡佩家族的刁难。

这种刁难,甚至到了无理取闹的地步。

成年后的腓力准备迎娶安茹伯爵夫人贝特德,但遭到了教皇乌尔班二世对此强烈的愤慨,他重重惩罚了年轻人腓力,迫使腓力放弃了这桩婚事。

郁闷的腓力像所有遇到这种情形的年轻人一样,他虽然不敢对抗教皇的权威,但却始终偷偷与贝特德幽会,可怜的国王被逼迫到这种程度上,我们可以料知这段历史对于法兰西民族的性格形成有着多大的影响。

此时正值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教皇乌尔班号召全体的基督徒们拿起武器,远涉重洋去拯救世界,将伊斯兰的圣战者逐出欧洲去。腓力一世的弟弟佛蒙达伯爵出征了,但腓力一世因为此前的贝特德事件,对教皇有着很大的意见,就赌气不去参加这场圣战。

教皇乌尔班非常恼火,他再一次以手中的宗教权力惩罚了腓力一世——也就是惩罚了全体法国人,可以想象,成长中的法兰西在遭受到这一切的时候,其民族的群体心理会产生多么强烈的怨怼情绪。

这种情绪迟早会爆发!

但在法兰西人成长起来之前,他们只能将这种屈辱放在心里,毕竟当时的法兰西过于弱小,而且邦国中的贵族们权力过大,在实现王国的集权化之前,法兰西人还要忍耐一段时间。

扩充王权,这个任务就由路易来完成了。

卡佩家族的路易——史称路易六世。

他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