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中的伟大战争

时间:2018-11-11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6 次

叛逆中的伟大战争

当年轻漂亮的腓力四世出场的时候,惊恐不安的罗马教皇切莱斯廷五世在他的卧室里听到了上帝的声音。

上帝对他说:“回去吧,切莱斯廷,我的孩子,放弃你的政务吧,回到你的山林里修行去吧,我在天堂上等待你的归来,阿门。”

上帝如此垂青于他,切莱斯廷激动不已,于是他立即辞去教皇职务,跑到山林中修行去了。新教皇卜尼法斯登基,他先命人拆除此前他偷偷安装在切莱斯廷五世房间里的铜管子,再急忙将皇冠扣到头上——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位傻瓜切莱斯廷竟然如此好糊弄,只需要在他房间里安装一根铜管子,再通过这根铜管子假装上帝让他辞职,他就自己乖乖离开了。

但是这位切莱斯廷的智商太低了,这使得新教皇卜尼法斯有点放心不下,于是他命人将这位傻瓜逮来,关在污秽的囚室里弄死了。

前任死掉了,新教皇卜尼法斯兴高采烈地宣称:(www.guayunfan.com)

“罗马教皇就是法律!”

然后他又说:“我们声明、宣布并阐述我们的一贯立场——对于每个人来说,要想得到救赎就必须臣服于罗马教皇!”

一位西班牙外交官这样评价卜尼法斯教皇,这位教皇只关心三件事:长命百岁、荣华富贵以及家底雄厚。这个评价绝对是贴切到位的——卜尼法斯的财产之多,已经到了让人咋舌的地步。

按说是没人敢碰教皇的财产的——但事情总有例外,正如同在法国,当时贵族家族视抢劫为一项增加私人产业的正常政务行为,大家都在抢,科隆纳家族没有任何理由例外,更何况主持这一次抢劫的又是家族最年轻的成员——斯蒂芬·科隆纳——这个年轻人看到那辆满载着黄金的车子的时候,想让他保持镇定自若实在是有点难为他了。

年轻的斯蒂芬兴高采烈地押着这一马车黄金回家,然后他们发现这竟然是教皇卜尼法斯的私产,科隆纳家族吓坏了,他们急忙派了家族中的两名主教去向教皇请罪,教皇卜尼法斯宽恕了这一次不知情的冒犯行动,只要求科隆纳家族把抢劫去的黄金送回来。

然后教皇提出一个温和的建议——他要求教皇的军队进驻科隆纳家族的领地——而这就意味着,教皇正式向科隆纳家族宣战了。

科隆纳家族无可奈何,只好奋起反抗,他们散发传单,质疑卜尼法斯的教皇合法性,号召教众们起来追查前任教皇切莱斯廷的死因——卜尼法斯立即将科隆纳全部族人逐出了教会,这就意味着,从此科隆纳家族再也得不到法律的保护,任何人都可以随意杀死他们并拖走他们的财产。

卜尼法斯率领教皇的军队进逼科隆纳,这一家族的人被迫退守于古城帕莱斯特里,这里固若金汤,易守难攻,于是教皇温和地提出了全新的解决方案——只要科隆纳家族放弃对抗与领地,他们就可以获得宽恕。

很显然,精通抢劫专业的科隆纳家族,其智商丝毫也不比前任教皇切莱斯廷更高,他们接受了教皇的建议,全部在卜尼法斯面前跪了下来,亲吻这位教皇的双脚。

教皇亲切地拍着他们的脑袋,宽恕了他们——在将他们全部杀死之后!

然后教皇下令将帕莱斯特里纳城彻底清剿,老幼不存格杀勿论,所有的宫殿城堡全被拆除,夷为平地之后,教皇卜尼法斯又亲自往这块地面上撒上盐以使之永远贫瘠。

这位教皇的所作所为替他自己在地狱中找到了一个位置——在但丁的《神曲》一书中,但丁将这位教皇安置在地狱的第八层,他在那里只能脸朝下地栽进一条裂缝中。

教皇之所以以如此手段灭掉科隆纳家族,原因就是一个“钱”字——他不能容忍任何人碰他的钱,而且他认为,所有的钱全都是他的,不管那些钱现在在什么人手中!

哪怕这个人是国王!

比如说腓力四世!

法国那年轻漂亮的国王腓力四世竟然不吸取科隆纳家族的教训,他竟然——他公然——他悍然——把手伸进了教皇的钱袋里。

腓力四世宣布:法国境内的教会必须要将其收入的20%上缴国王。

这下子教皇卜尼法斯火气大了,他下令:“凡属法国境内的教会,如有敢于将钱上缴法国国王者,一律开除教籍。”

法国的教会被吓住了,他们宁肯抗命于国王,也不敢触怒教皇。

所以腓力四世的命令,不过是一纸空文,他一分钱也收不上来,而法国境内的财产,仍然像以前那样源源不断地流向教皇。

但是腓力四世也有他的办法——虽然他收不上来教会的税收,但是他可以下令,禁止法国境内的金银财宝流出国外。

这道命令让卜尼法斯怒不可遏,他警告漂亮的腓力:

“我的前任们一共废黜过你们的三任国王,你要知道,一旦事态严重,我们会把你贬为马夫的!”

这个威胁不能说没有效果——它恰恰让全体法国人想起了他们曾经在教皇手下所遭受到的屈辱,现在法国已经今非昔比,它再也不是任教廷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小孩子了,法兰西所遭受到的所有耻辱,现在教皇必须要偿还回来!

法国人同意教皇将他从法国弄到的财宝运出去,但条件是教皇必须要为他在法国的收入支付20%的税款。

教皇接受了这个条件——但与此同时,他又发布了一道圣谕:他宣称,教皇是整个西方世界的领导者,所有的国王或皇帝,都必须服从他的领导——如同凡人服从上帝的安排一样。

这道圣谕传到法国,腓力四世看也不看就将其烧掉了,他正式宣布教皇是罪人——然后腓力四世秘密派人去寻找科隆纳家族的残存者——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位垂老的科隆纳人正躲在无人之处独自啜泣,现在他不再需要为自己的悲苦命运而落泪了,上帝作证,腓力四世愿意资助他的远征罗马行动。

公元1306年9月,教皇卜尼法斯正坐在他的宝座上清点着他那堆积如小山的钱财,这时候一群武装分子突然闯入。

这群非法闯入者的首领,正是科隆纳家族的族长老科隆纳,他一见到教皇,就血红着两眼,举起匕首冲了过去,就在他的匕首即将刺中教皇的一刹那,他的同伴由于害怕这个渎神的行为会触怒上帝而拦住了他。

老科隆纳和他的同伴们剥下教皇的法衣,把一条铁链拴在他的脖子上,像是牵狗一样将他强行牵走了。这一年老卜尼法斯已经75岁了,他被关押了3天,3天之后他被放了出来,但从此却精神失常了。

一个月以后,中世纪最后一任教皇在精神错乱之中咽了气。

漂亮的腓力搞掉了卜尼法斯之后,又创造了一项让世人惊羡不已的发明:

这个发明叫“巴比伦式囚禁”,腓力四世将教皇的驻地从罗马搬到了法国要塞阿维尼翁,并用奢侈豪华、寻欢作乐的优厚福利待遇把教廷囚禁了起来,这些身在牢笼的人除了权力之外什么也不缺。

又由于教廷被囚禁在阿维尼翁,所以这件事情又称之为“阿维尼翁之囚”。

把教皇关进笼子,让国王获得权力,让法兰西重获自由,这标志着欧洲思想的成熟。

事实上,“阿维尼翁之囚”事件正式成为了欧洲思想开放的主要契因,就连对教廷最为虔诚的人也不得不认为,阿维尼翁那华丽的囚室与冰冷的刑讯室适时地阻止了教廷的堕落——教皇尼迪克特十世同他自己妹妹的乱伦关系让整个基督世界倒足了胃口,但在阿维尼翁,教皇至少没有比他们在罗马的时候更堕落。

此外,阿维尼翁之囚促成了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套在欧洲思想上的枷锁与牢笼被挪走了,于是思想家们有机会用他们的思想照亮整个欧洲乃至整个世界——至少在教皇重返罗马之前,这些伟大的思想家们不用担心自己被教皇用小火慢慢地烤熟。

随后,漂亮的腓力又建立了法国的三级议会——无论他是为了什么目的创建议会,但我们知道,这个由皇家权力所创造出来的产物迟早有一天会吞噬掉它的创造者——甚至吞噬掉整个法兰西的理性思想!

这恐怕是任何人都始料不及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