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昧时代的悲歌

时间:2018-11-11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100 次

蒙昧时代的悲歌

庞大的贸易帝国带来的是同样庞大的管理成本,但是葡萄牙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当他们面对着殖民地区越来越多的管理费用时多少有些茫然失措。这情形正像是一个孩子突然获得了一家庞大的金融公司的管理权,而他根本就不懂得如何管理它,所以在面对具体的问题时选择逃避,就成为了一个必然的结果。

葡萄牙人选择了逃避——或者说,他们选择了年幼的塞巴斯蒂安。

但在此之前,我们还必须要费一番唇舌,将那些传播日广但实际上没有任何说服力的“葡萄牙衰落的原因”排除掉。

有人认为葡萄牙人的战线拖得太长,敌人太多。但这个理由的荒谬是显而易见的,难道即将取代葡萄牙的其他强国就可以做到“战线极短,没有敌人”吗?物必自腐而后虫生,随意地迁怒于别人是毫无道理的。

还有人认为葡萄牙之所以迅速衰落下去,是因为“海外收益下降”,这个理由就更是可笑了。如果这样一个理由也能够成立的话,那么又如何来解释此后相继崛起的国家从海外贸易中获得益处的呢?说到底,这里存在的只是一个管理模式的问题,否则其他国家就不会有什么机会。(www.guayunfan.com)

唯一无可争辩的理由就是葡萄牙国内的享乐之风日盛,以及贸易增长所带来的收入无益于其国内的技术力量的发展等。此外还有一个理由就是葡萄牙的宗教迫害莫名其妙地突然加剧了,甚至有时候远航的船长因为气候恶劣,脱口骂了某一个圣人,也会在遭到告发之后被投入监狱或是执行火刑。这种中世纪的愚昧现象竟然成为大航海背景下的葡萄牙的日常景致,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追溯这段历史,我们真的无法相信,葡萄牙自1541年恢复火刑以来,到1684年,竟然烧死了1 397人!

他们在逃避!

他们只相信那些他们所愿意相信的!

他们只倾听那些他们所愿意倾听的!

他们愿意相信什么?

他们又愿意倾听什么?

他们相信葡萄牙是全世界基督徒的救星,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正是为了拯救面临着异教徒威胁的基督教民。

而且他们只愿意听能够与这种想法相印证的话。

至少,3岁就获得了葡萄牙王位的塞巴斯蒂安天天听到的就是这些,他固执地相信的也是这些。

1568年,年满14周岁的小塞巴斯蒂安开始亲政,而在此之前他就被国民们授予了“希望”的称号。可想而知,那些国民们对他的希望是什么,塞巴斯蒂安比任何人更清楚。

一个民族——尽管这个民族拥有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海洋贸易帝国,将他们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身上,这样的民族能称得上成熟吗?

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中所描绘的故事终于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全面上演了。葡萄牙人被他们的妄想所驱动,向着庞大的“风车”冲了过去,他们要挑战不存在的任务,而丝毫也不理会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真正责任。

受这种荒谬透顶的想法的左右,葡萄牙人把香料贸易的成本的上升误认为异教徒对基督教的迫害,因此,他们一定要勇敢地站出来,拯救这个世界。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受到狂热的宗教分子的蛊惑,年轻的国王塞巴斯蒂安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呼吁,号召全体国民拿起武器,准备进行一场拯救世界的战争。

清醒的人并非没有,比如当时的战士作家迪奥多·多·科乌多。他主张放弃东方帝国,重建一个从安哥拉海岸到莫桑比克海岸,包括整个南部非洲在内的帝国。这一计划的可行性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按照科乌多的设想,新的帝国可以缩短航程,减少相对庞大的海外驻军及军费开支。但是,因为这一计划过于合理,所以它绝无可能受到葡萄牙人的注意和理睬。

类似的计划还有征服中国,重现昔日帝国的辉煌,这个计划也因同样的原因被搁置了。

甚至连建造新的大学的提议也遭到了贵族与教士们的反对,葡萄牙不需要大学,因为所有的人都感到危险迫在眉睫——然而那只不过是庞大的风车而已。这些可怜的葡萄牙人,他们始终未能明白过来,骑士文化带给他们的不应该是狂人的梦呓,而是一个能够促使国民的激情与创造力爆发的规律法则——现在他们就是这样认为的:如果整个世界都面临着即将到来的恐怖威胁的话,那么建造大学对葡萄牙来说又有什么意义?所有的经费必须要投入到战争中去,别管是和谁的战争,更不理会这些战争压根就不存在。

成长之中的葡萄牙在以他们的臆想分析这个世界——从一开始,直到未来。而被忽略的,只有真实的世界与他们的民族责任。

所以他们必须要付出代价。

这是任何人也没有能力阻止的。

葡萄牙的精锐海军集中于里斯本的港口,他们要追随年轻的国王踏上远征的道路,打一场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圣战。

唯一的麻烦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以及他们到底存不存在。

患有严重妄想症的葡萄牙正在走向末路,但这时候拯救的机会真正来临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掀翻了停泊在里斯本港口的全部船只。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敌人的话,对方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吗?

年轻的塞巴斯蒂安国王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果断地采取了措施。

他偷偷乘船到达了北非。

临走之前,他再次下达诏令,号召他的人民行动起来,彻底将威胁着基督世界的异教徒摩尔人清除出这个世界。

塞巴斯蒂安国王和他的人民一样,只相信他所愿意相信的,只看到他所愿意看到的,一旦危机来临,他只能选择逃避——放着正路不走却偷渡到北非,这是典型的逃避心理在起作用,这种情形在严重的心理疾病患者身上屡见不鲜。

但不管怎么说,塞巴斯蒂安终于平安抵达了北非,并积极着手搜集基督世界正面临着异教徒的威胁的证据。可以确信的是,他迟早会找到他要找的东西,因此如果需要的话,他找到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解释成他所需要的东西。

两年之后,也就是这位狂热的年轻人22岁的那一年,他终于找到了他要寻找的东西。

1576年,摩洛哥政府发生了政变,王位落入了由土耳其人建立起的奥斯曼帝国的支持者的手中。可以想象,当年轻的塞巴斯蒂安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多么地震惊——更多的还应该是狂喜,因为他终于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异教徒在行动,土耳其人动手了,奥斯曼帝国即将调动他们的大军占领北非,伊比利亚半岛和整个基督教世界生死存亡的时刻到来了——这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

当然没有!

整个欧洲对塞巴斯蒂安的这一说法无言以对。谁也找不到理由或借口反驳塞巴斯蒂安的论断,事实在这里明摆着。

是时候了,是骑士们挺起手中的长矛,纵马向那虚幻的“风车”冲过去的时候了,难道这时候还有什么理由让你犹豫吗?

1578年,刚刚年满24岁的塞巴斯蒂安国王率领着约2.5万人的大军,其中包括了5 000名外国雇佣军及骑士团,怀着神圣而悲壮的心情奔赴了北非战场。

所有的人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但是大家最初还不知道他们踏上的是一条不归之路,而且大军于丹吉尔登陆之后,摩洛哥被废黜的国王穆泰瓦基勒立即率众投降,而摩洛哥的新国王阿卜德·马利克急忙率步兵与骑兵共5万人迎战。

1578年8月4日,葡萄牙军在马哈赞河畔的凯比尔堡附近发起强攻,拉开了马哈赞河会战的序幕。由于参加这场战争的有葡萄牙国王塞巴斯蒂安、摩洛哥被废黜的国王穆泰瓦基勒和摩洛哥国王马利克3个国王,所以此战在历史上又被称为“三王之役”。

摩洛哥人在此战中拥有人数上的优势,更兼以逸待劳,而葡萄牙的海军虽然在世界上称雄,但其陆军的作战能力是非常差的。双方甫一接触,葡萄牙军队立即溃败,塞巴斯蒂安国王急忙率军渡河撤退。但世事难料,当他们刚刚渡至河心时,河水却突然毫无原因地上涨,先行过河的8 000人尽数被活活淹死,余下来的1.5万人走投无路,只好向马利克国王投降。

但是这位摩洛哥国王已经来不及享受他的荣誉了,他在此战获胜后的第二日因病身亡。

相信这次战争的结果正是葡萄牙人所不希望的,它看起来是那样地令人难以置信,甚至连摩洛哥人都无法接受这一点。但这毕竟是一场战争,摩洛哥人也只能按照战争的既定法则行事。

也就是说,这次战争直接导致了葡萄牙经济的崩溃——大批的贵族子弟沦为战俘,他们的家族必须要用尽可能多的金钱将他们赎回来,摩洛哥人在这场战争中收获到了他们意想不到的东西。

除此之外,还发生了一件怪事。

此次战争失利之后,塞巴斯蒂安永远活在了葡萄牙人民的心中。

事实上这位年轻国王在这次战争中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他的失踪却成为了葡萄牙人的一个永久的传说,这岂非是件怪事?

事实上,如果联想到葡萄牙人不过500年的历史——他们甚至连自己的神话体系都来不及建立,然而他们的集体潜意识需要这些,而在塞巴斯蒂安身上,他们获得了满足。这就不足为怪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