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于异邦的美丽寡妇

时间:2018-11-10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9 次

来自于异邦的美丽寡妇

与他父亲不同的是,奥托一世非常聪明地选择了与教会和解,他在即位的那一天,接受了美因茨大主教为他举行的加冕仪式——这样一来,奥托一世的权力就获得了合法的承认。

有关这次加冕仪式,历史上有着极为详尽的记载——诸侯们事先在教堂门前恭候新王,当新君主登上宝座之后,诸侯们依次在奥托一世面前下跪,宣誓效忠,然后众人陪同新王进入礼拜堂。这时候,身穿白色祭衣,右手执权杖的美因茨大主教迎上前来,携着奥托一世的手,向诸侯们宣布:上帝选派奥托一世为王,亨利国王也指定他为继承人,如果大家同意这一选择,请举手——于是大家举起手来纵情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坦白地说,这一次加冕仪式对德国王室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它不仅确定了奥托一世的合法权力,连同“捕鸟者”亨利一世的权力也一并获得了教会的承认。

但是,奥托一世选择让教会为他加冕,绝不是仅限于这么一点点心思。

他的目光在罗马——在意大利!(www.guayunfan.com)

他渴望重温查理曼大帝时代法兰克帝国的旧梦。

这个梦想注定不会实现。

虽然如此,但把意大利搞个乌烟瘴气、颠三倒四,这个本事德国人还是有的。

事实上,德国这个国家之所以迟迟未见起色,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历代的君主都把目光放在了意大利,几乎每一个德国君主都把找意大利的麻烦当成了他们最重要的事情,这导致了意大利陷入了长期分裂之中,始终未能得以统一。

我们以现代国家地理的概念苛求于古时代的德国君主,固然有我们自己的道理,但我们这个道理跟公元9世纪的奥托一世是说不通的,他渴望重温祖先的光荣,这难道有什么不妥当吗?

所以我们完全没必要责难奥托一世对洛泰尔夫人的脉脉柔情。

这位洛泰尔夫人是远道从意大利一路狂逃来到德国的,她之所以逃来德国,一来是她的生命和财产正受着严重的威胁,二来她久慕奥托一世大名,认为唯有这位撒克逊勇士才是能够救她的白马王子。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洛泰尔夫人是意大利君主洛泰尔的美丽妻子,但是洛泰尔死于一场原因不明的疾病之中,在他身死之后,他的国土立即遭到了瓜分,瓜分者的下一个目标,当然就是美丽的洛泰尔夫人了,所以洛泰尔夫人如果想活命而且不被瓜分的话,唯有一走了之。

就这样,她逃到奥托一世这里,并请求奥托一世替她复国,而她的回报是,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全部意大利疆土。

仅仅是前一项报酬,就已经构成了任何男人无法拒绝的诱惑,更何况还有后者。

奥托一世随即起兵,不久占领了意大利北部,并成为了那里的王。

次年,奥托一世娶了这个美丽的寡妇为妻。

然后他统兵进入了罗马,要求罗马教皇宣誓对他效忠——这时候他已经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他觉得向教皇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完全合乎情理的。

成长中对权威的否定——我们在奥托一世的行为中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此外还有那种年轻民族的野心——希望按照他们的方式重新界定世界秩序,这是每一个年轻人的梦想,奥托一世没理由不这样做。

教皇勃然大怒,竟然让上帝的代言人向他这个凡人效忠,有没有搞错?

没有搞错!

奥托一世的军队像碾碎鸡蛋一样轻而易举地将教皇聚拢起来的抵抗军队击溃了,奥托一世严肃地宣布:废掉这个不听话的教皇,此后凡属新教皇的任命,如果没有他这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许可,一律不生效。

现在我们明白他为什么在即位时愿意接受美因茨大主教的加冕了吧?

他为的就是这一天!

以退为进,将教皇玩弄于股掌之上。

然后他成功地死掉了。

然后是他的儿子奥托二世即位,这位年轻的奥托在即位之初就打败了想夺他王位的巴伐利亚公爵——顺便说一下,这位巴伐利亚公爵早在亨利一世的时候就想夺取王位,却被亨利一世所打败,然后他又想夺取奥托一世的王位,结果又被打败,现在轮到了奥托二世,再次重复了他的失败——然后他向罗马进军,想效仿他的父亲建功立业,但是他的梦想却被阿拉伯人击碎了,阿拉伯人打败了他,此后不久他就死掉了。

现在轮到奥托三世执政,他的年龄太小了,才不过3岁,这么小的孩子,那是任谁想欺负就欺负的,教会的权力就趁这个小家伙不懂事的工夫里迅速地膨胀,到了小家伙长大成人,坐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宝座想逞逞威风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没他的机会了。

教会的势力在迅速地膨胀,就像一只坠着铅块的热气球,黑压压地压在德意志帝国国王的脑袋上。

奥托三世就在这重压之下郁闷了一生。

然后是亨利二世。

然后是亨利三世。

然后轮到了亨利四世。

可怜这许多小亨利,他们虽然贵为君王,却同一个叫花子没什么区别,因为国家的财政收入大权全部落到了教会的手中,所有的钱全都是教会的,国王也好皇帝也罢,一个子儿也甭想拿到。

更惨的是,这些小亨利们继位还必须要通过教会的加冕才算数,此前的罗马帝国皇帝加冕仪式必须要由教皇来钦定,现在不用这么费事了,只需要一个大主教就足以打发他们了。

这些还远远不能满足教会的胃口。

教会向罗马帝国皇帝提出:此后教会的财产要严格地控制在教会的手中,此外,主教等教职必须由教皇来任命——以前这些都是皇帝们的权力,但是现在,教会的权力日益凌驾于世俗政权之上。

亨利二世忍了。

亨利三世也忍了。

但轮到亨利四世,他却是忍无可忍了。

1076年,忍无可忍的亨利四世在沃姆召开了帝国会议,他希望能够通过这次会议,联合不甘于忍受教皇淫威的教俗两界人士,把教皇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会后,亨利四世向罗马教皇发布了最后通牒:

我,亨利,是神授的皇帝,教皇大人,请你给我滚开——或是类似于此的言辞,总之,挑战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情绪也非常的强烈。

然而,亨利四世的挑战在教皇看来实不足一哂,他只是嘴唇轻微一动,就彻底解除了亨利四世的武装。

教皇宣布:开除亨利四世的教籍,并命令亨利四世的臣民都不要效忠他。

这道圣谕一出,帝国那些与亨利四世合不来的贵族们立即明确表态,坚决拥护教皇的英明决定,誓与亨利四世划清界限。

时间,亨利四世陷入了孤家寡人、众叛亲离的尴尬境地。

摆在亨利四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屈服!

现在亨利四世终于领教到教会的势力是多么的强大了。

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打听到教皇要去卡诺莎城堡访问狄尔德女伯爵,便千里迢迢翻越阿尔卑斯山脉,到达了卡诺莎城堡。

这个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穿着罪人的麻衣,赤着双脚,光着头,在冰天雪地里整整站了3个昼夜,教皇才接见了他,在训诫了他之后又重新恢复了他的教籍。

“到卡诺莎去”,这句话从此成为了西方的一句成语,正如同中国的“负荆请罪”一样,至今欧洲人如果遇到必须要请求别人原谅的事情,就会使用这个成语,说起来这也是亨利四世在冰天雪地里站了三昼夜之后,为欧洲文化的贡献。

但是,这绝不是亨利四世对欧洲唯一的贡献!

绝不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