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非凡的流血开端

时间:2018-11-10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15 次

华丽非凡的流血开端

藤原氏家族于公元9世纪入主列岛的权力中枢,开始对此后的历史发展定下一个充满了惊异的开端。

一切仍然始自于那位板上田村麻吕——这位将军在协助天皇镇压了本州北部的虾夷人的反叛之后,就把他的精力用于扩张势力,这就导致了日本武士阶层的出现。

这绝对是一个独具特色的阶层。众所周知,日本的武士阶层与西欧的骑士阶层完全不同,其关系之特殊,模式之复杂在世界史上绝无仅有。

任何一种势力必然有其对立面的存在,武士家族也没理由违背这一基本规律。

所以,日本的武士阶层从一出现,就是两个判若分明的对立集团——源氏家族与平氏家族。这两个对立的武士家族于公元935至941年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冲突,但过程乏味得很,让我们无法描述。我们所知道的只是,作为海盗首领控制着内海的藤原氏家族曾经试图夺取最高权力,但天皇在平氏家族的武士们的支持下,平息了这次叛乱。(www.guayunfan.com)

此后是公元1000年时的藤原氏家族鼎盛并于68年后的迅速衰落,继而,北方的安倍家族试探性地掀起了一场叛乱,被朱氏家族平灭。

公元1156年的保元战争让日本人对权力的运行机制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继位的白河天皇试图扩张他的权力,但他的愿望遭到了来自已经退位的祟德天皇的阻止,或许只有武力才是唯一具有说服力的手段,于是战争就这样爆发了。

平氏、源氏与藤原氏家族的武士们成为了这场权力斗争的主要参与者,但是他们的立场耐人寻味,无论是白河天皇的旗下,还是在祟德天皇的阵营中,都同时拥有着这三个家族的武士成员,说服家族中最优秀的成员加入自己一方,是这场战争中最吸引人之处——最终平氏家族的多数成员站到了白河天皇的一方,这就导致了整体战争天平的失衡,战败后的祟德天皇被流放,白河天皇执掌了政权。

从此平氏家族的平原清盛独掌朝纲20年。

直到20年后,公元1180年,日本的第80代天皇安德天皇继位。

这是一位再称职不过的天皇了,他永远也不会对任何事情发表任何意见,因为他是个哑巴。而且他才3岁。

所以,平氏清盛一边遁入寺院修禅,一边继续保持着他手中的权力。

而此时,在北方的伊豆,一个被流放了整整21年的囚徒正以他沉静的目光凝视着远方——源氏赖朝!

21年前,13岁的赖朝跟随父亲源氏义朝对抗平氏家族,攻入皇宫。事败后源氏义朝身死,而赖朝则沦为平氏家族的俘虏,从此被流放到了北伊豆,由伊豆的豪族北条时政负责监押。

但是一件意外的事情彻底改变了监押者北条时政的立场,这位豪族有一个美丽可人的女儿——北条政子。

政子是一位温顺娇柔的少女,是北条时政的骄傲——他早已将女儿许配给了他人,可是临至新婚之夜,这位向来温顺乖巧的女儿却弃家私逃了,她冒着凛冽的寒风,披着漫天飘舞的雪花逃到了源氏赖朝处,从此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此生此世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将他们分开。

鬼才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北条时政气急败坏。

但气也没有用,眼下是他北条时政考虑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了,他应该将自己的女儿和这个流放者一并杀掉,清理门户呢,还是装成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笑骂皆由他人呢?

伤脑筋!

这个选择真的不好做。

正在这时候——确切的时间是1180年的4月,一个行踪诡秘的行脚僧人出现在寒冷的北伊豆,他于夜暮时分悄然拜访了源氏赖朝,并向这位流放的囚徒宣示了来自于高仓宫以仁王的圣旨:

东海、东山、北陆三道的源氏即刻起兵,讨伐朝敌平氏清盛一门。

这位乱下圣旨的亲王是一位被排斥在皇家权力体系之外的皇族,他只好避往三条高仓的地方居住,所以称之为高仓宫。

而冒死送来高仓宫的圣旨的,同样是源氏家族的一名武士——源氏行家,他来之前已经传檄了当地所有的源氏家族武士,但诸武士群龙无首,众望所归,倾注于源氏赖朝一身。

弹指鸣剑,天下相响。

这是让人何等激动的风景,对于一个流放者而言,其诱惑是无与伦比的。

然而源氏赖朝却淡漠地回绝了。

雄心消尽百丈冰,最是蚀骨儿女情。

还是娇妻政子的温柔怀抱更好,什么铁戈杀伐的战事,源氏赖朝对此不感兴趣。

源氏赖朝不感兴趣,却有人对此感兴趣。

这位感兴趣的老武士年纪已经77岁了,如此老迈之年,对于床笫之乐的体会与年轻力壮的赖朝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这位老武士一接到起兵的圣旨,就毫不犹豫地竖起义旗,征召四方。

源氏赖政!

说起来这位老武士还是源氏赖朝的堂叔叔,但这种社会关系丝毫起不到作用,兵旗起得,四方沉寂,竟无一人响应,见得远方大卷的尘土,赫然是平氏前来平叛的重兵。

77岁的老武士慌了神,就带着儿子及高仓宫以仁王向着南都奈良方向逃去。但这位高仓宫不知是怎么搞的,一路逃来,时不时地从马背上跌落下来,这就拖累了众人的奔逃速度,结果在宇治桥地带,追兵隔河而至。

大将足立纲忠!

源氏赖政的人马慌不择路,竟一窝蜂地滚落到了河里,但随后他们拆毁了桥板,想将追兵阻在河的对岸。

赖政终究是个成了精的老狐狸,拆毁桥板之后,他指挥士兵脚踏绳索渡河,就在桥头与足立纲忠的追兵展开了格斗,存心不让足立纲忠的人马展开。

足立纲忠眼见无法取胜,遂毅然决然地下了死命令,涉水渡河。

他亲率300骑渡河而至,竟无一人被水流冲走,而随后渡河的大部队却运气糟得很,被激流冲得七零八落,但这已经无关乎战事之大局,赖政父子已经是逃无可逃,只能拼命战于疆场,掩护有着良好的跌下马背习惯的高仓宫独骑逃离。

连马都骑不好,那么高仓宫逃得了吗?

当然逃不了,当追兵再次追上来的时候,追随高仓宫的武士们对追兵们展开了自杀式冲击,但这些武士们的义烈无助于高仓宫的必然命运,这位可怜的皇族被乱箭射成了大号的刺猬。

而77岁的老武士赖政则表现得极为潇洒,他命令自己的儿子抵抗敌军,而自己悠游自在地踱到一所精舍,挥笔写下一首充满了脂粉气的俳句,然后剖腹自杀了:

叹我如草木,

余年土中埋。

今生长已矣,

花苞未曾开。

瞧瞧这位77岁的老头玩的这手绝活,他享受荣华富贵整整77年,还硬说自己“花苞未曾开”,真难伺候,他还想怎么开?

我们说过了,日本这个民族,就其潜意识而言是一个充满了叛逆情绪的女性,在这位77岁的老武士身上,我们再一次深切地感知到了这一点。

从此,这位老武士的死亡成为了大和武士的标准死亡模式,这再一次地印证了我们的结论。

——不良少女时代的日本列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