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将到来的伟大时代

时间:2018-11-09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1 次

行将到来的伟大时代

葡萄牙人称国王若奥一世的统治时期为“美好回忆”,这表明了这个小小的国家在经历了成长初期的蒙昧与叛逆之后,已经进入了真正的智慧时代。大航海时代即将到来,那庞大的海上贸易帝国即将出现。但在当时,若奥一世所作出的决定并非是进军无垠的海域,相反,葡萄牙的远征军踏上了开向北非的漫漫征途。

这是在1415年的8月,距离葡萄牙与卡斯蒂利亚王国签订停战和约后的第4年,随行的有4位王子,1.9万名陆军,1.7万名海军及200艘战船。在一举攻克北非的休达后,整个葡萄牙发现他们陷入了极度的失望之中。

占领休达,是大商人们极力游说财政总监若奥·阿方索的结果,这起军事行动的目的是为了打通日后通往殖民非洲的通道。但是,只有当他们进入休达后才发现,被占领的休达似乎与他们的目标毫无关系,更糟糕的是,休达这个弹丸之地,却位处于直布罗陀几大势力争霸的中心。此后的西班牙及摩洛哥人都将会围绕着这一区域大动干戈,葡萄牙人必须要为休达付出惨重的代价,这已是无可避免。

事实上,正是这座小小的休达导致了葡萄牙人日后的一次惨败,一名王子费尔南多——前面已经说过了,葡萄牙王族在取名字方面不仅缺乏起码的创意,而且过于执着,他们会一代又一代地沿用着同一个名字,直到让史学家吐血为止——因此而沦为了土耳其人的人质,并在长年的囚禁岁月中郁死他乡。

休达的困境,使得恩里克王子浮出了历史的水面。(www.guayunfan.com)

事实上,这位恩里克王子远比我们所知道的更为著名,大航海时代的许多发现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因此又称为“恩里克发现”。尽管这位王子从不在现场,但除了他本人,再也找不到比这更为合适的名字了。

恩里克王子是若奥一世的第五个儿子,他同时还担任基督骑士团团长一职——我们应该还记得,这支为冒险主义所鼓动着的宗教武装是由“农夫”国王迪尼士所建立的,他们还掌管着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里斯本大学。

战争是骑士的职业,所以恩里克王子率领他的骑士团参加了夺取休达的战役,这时候骑士团的表现已经不再像独立战争时期那样的绅士了。说到底,这样一支武装终归是野蛮的战争信条的守护者,尽管这种更为真实的面目仍然不足以说明一切,但我们必须要知道这一点。

由骑士所掌管的学府,这种奇异的管理架构带来的是让我们耳目一新的感觉——肯定会有什么事情在这个特定的时代发生。

恩里克王子于阿尔加维的萨格勒士建立了一所军事学校,在这所学校里汇集了我们能够想象得到的与大航海有关的所有玩意儿——航海家、冒险家、亡命徒、逃犯、骑士、传教士、地理学家、天文学家、数学家、造船工、愿意为了这种缺乏明显的预期赢利的行为付账埋单的大商人、贵族与实业家等。想知道葡萄牙人为什么要向无限的海域进发吗?这样的一群人凑在一起,除了航海冒险,你还能指望他们干什么?

这时候国王若奥一世去世,他的长子杜阿尔特执掌了国政。这位新国王是一位充满了智慧的人文研究学者,他涉猎广泛,在许多方面都是专家,他的著作《忠诚顾问》讲述了一个人如何保持良好的节操和杜绝恶习,这本书恰恰就是他个人品德的印证。

此外杜阿尔特国王还写了《如何用好马鞍的骑乘艺术》及《慈善之书》,由于他在人文思想方面的成就,为他自己赢得了“哲学家国王”的誉称。但就在哲学家国王埋头伏案著书的时候,由他的第五个弟弟恩里克所策划的大航海的序幕拉开了。

1434年,航海家吉尔·埃纳斯遵照恩里克王子的命令,率领一支由冒险家组成的船队绕过了非洲北部的加纳利群岛的博日阿多尔角。在此之前,这片神秘的海域向来有“恐怖之海”的名称,为历来的船队视为死亡海域,因为那里暗礁密布,水流湍急,但是埃纳斯船长的船员自始至终也未曾经历过死亡,相反,他在新发现的海岸上发现了一种不知名的美丽的鲜花。

埃纳斯船长命令水手们采摘下一大束这种鲜花,将其带回葡萄牙,亲手献给了恩里克王子。这种鲜花从此得名为“圣玛丽亚之玫瑰”。

正当恩里克王子为他们的发现欣喜若狂的时候,葡萄牙的灾难却降临了,先是军队在北非遭遇惨败,接着是“哲学家”国王杜阿尔特去世。

葡萄牙再一次陷入了它那从未止息过的内战之中。

“哲学家”国王杜阿尔特死时,他的儿子小阿方索——又是一个阿方索,难道哲学家只顾着自己写书,连给儿子起个名字的心思都没有吗——小阿方索只有6岁,所以杜阿尔特留下遗嘱:由王后摄政。

杜阿尔特的遗嘱引起了他的另一个弟弟佩德罗的不满——这个家族的名字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个,阿方索、佩德罗,你别指望听到一个新鲜一点儿的——佩德罗不喜欢哥哥的这道遗嘱,他耍了手腕,弄了心机,搞了政变,凡是不入流的招术他都运用到了,最终迫得王后出逃,于是佩德罗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摄政王。

这位摄政王也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他和他的兄弟恩里克一起发现了佛得角和几内亚,并亲自撰写了《阿方索法典》,这证明了他是一个精通法律的人。但是很显然,法律方面的专业能力并没有能够帮助到这位摄政王。1449年,在阿方索五世正式亲政的第3年里,葡萄牙国内爆发了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冲突的结果是法律专家佩德罗丧命。此后一年,航海家恩里克王子辞世,这就为年轻的阿方索五世扫平了障碍,现在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情了:

仍然是问鼎非洲!

说起来阿方索五世的志向也是响应时代的召唤,当时土耳其人占领了君士坦丁堡,进而对贝尔格莱德进行了围困,教皇大为震惊,下令欧洲各国立即组织神圣同盟——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所谓“十字军”。葡萄牙人成为了这一号召的唯一热烈的支持者,幸运的是,教皇在发布命令之后就死掉了,葡萄牙才没有在这道命令上陷得更深。

但是阿方索五世还是毅然发起了针对北非的丹吉尔的攻城战,结果遭到惨败。幸好这时候商人费尔南·戈麦斯在航海中为年轻的国王带来了厚利:正是这位疑似海盗的商人冒险家第一次带领葡萄牙人穿越了赤道线,并为葡萄牙带回了成船的黄金、香料和象牙。这些财宝令葡萄牙举国震动,年轻的国王更是坐不住了,他当即决定:夺取卡斯蒂利亚国政!

从航海大发现所带回的厚利突然转到葡萄牙的老冤家卡斯蒂利亚王国,这二者之间的逻辑关系实在是令人费解,但当时的阿方索五世的确是这么干的,因此我们只能这样认为:如果我们希望葡萄牙的每一个国王都能够像“农夫”迪尼士或是“哲学家”杜阿尔特的话,那未免有些太不近情理了。

所以即将崛起的葡萄牙必须要再承担一次耻辱——与卡斯蒂利亚的托洛战役!

在这次战役中阿方索七世负了伤,但是没有人理睬他,人们的目光关注的是另一名负伤的勇士——阿尔费雷斯·杜阿尔特·德·阿尔梅达,听名字,我们就知道这是一个贵族,一位——骑士!

此战中,阿尔费雷斯是葡萄牙阵营中的旗手,负责维护王旗的安全。激战时卡斯蒂利亚骑兵突破了葡萄牙人的防线,攻到了王旗旁将阿尔费雷斯团团围住。对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夺下阿尔费雷斯手中的王旗,尽快结束这场乏味的战斗。但是阿尔费雷斯却拒绝放弃他的职责,这就意味着敌人只能对他采取一些更为强硬的措施。

卡斯蒂利亚骑兵挥剑,砍下了阿尔费雷斯的右手,逼迫他丢弃王旗。

然而阿尔费雷斯却又用他的左手握紧了旗杆。

卡斯蒂利亚骑兵再一次挥剑,砍下了他的左手。

阿尔费雷斯用他的两只断腕护住了旗杆。

紧接着他的两只手腕也被削落。

阿尔费雷斯神色如常,用他的牙齿死死地咬住了王旗。王旗屹立不倒,向这个世界展示了一个末路骑士的尊严与信条。

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有阿尔费雷斯这样的骑士存在,葡萄牙又有什么理由不强大?

卡斯蒂利亚骑兵惊慌而退,没有人能够在这种大义无畏的人性尊严面前无动于衷。现在葡萄牙人要做的是,必须要通过大航海所带给他们的契机创造一个辉煌的时代,唯有如此,才是凝聚五百年之久的民族意志与精神的爆发的证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