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黄金盛季

时间:2018-11-09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16 次

帝国的黄金盛季

亨利四世的卡诺莎赎罪之行标志着皇家权力的衰败,现在,教皇可以与他平起平坐了,这对于亨利四世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

所以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过4年,亨利四世卷土重来。

这一次,他积蓄了足够的力量,已经足以和教皇相抗衡了——他正式宣布,废黜教皇格里高利七世,另立克莱门特三世为教皇。

可以看出来,这一次亨利四世不仅积蓄了足够的力量,而且在行动之前也是煞费苦心,他的行动最值得称道之处就是宣布了一个新的教皇,这样一来,教会内部自己就会陷入分裂之中,克莱门特三世没任何理由反对亨利四世的建议,所以教会内部的矛盾就足以将格里高利七世的手脚捆住。(www.guayunfan.com)

果然是这样。

4年后,眼见教会内部权力斗争已经到了不可开交的程度,亨利四世这才不疾不徐地提兵进入罗马,他命人剥下格里高利七世身上的法衣,将这个老家伙赶出教会。可怜的格里高利,为了教会的利益,这位曾让一位皇帝跪倒在他脚下的老教皇,被赶到了一个叫萨勒诺的小地方,一年后他孤零零地死去。

亨利四世雪耻了,但教俗的权力斗争却更加趋于激烈。

1085年,亨利四世死后,继位的亨利五世为了避免两败俱伤,和教会面对面地坐下来,心平气和地举行了谈判,这次谈判中双方都保持了最大限度的理性与克制,有原则地让了步,因此亨利五世算是度过了他平安的一生。

但是,皇家与教会权力的斗争只是暂时平息了而已,这种平息决不意味着调和主义真的有什么实质性的效果,相反,行将到来的斗争,只会更加惨烈。

这个神圣的使命,历史性地落到了腓特烈一世的肩上。

腓特烈一世,国内或译作弗雷德里希大帝,全名腓特烈·巴巴罗萨,他的特征是一脸鲜红怒放的大胡子,所以后人又称之为“红胡子大王”。

关于这位红胡子大王——他堪称德意志历史上不朽的神话,甚至可以说是欧洲历史上最动人的传说之一,而且他又生在一个传奇的岁月——与他同时代的,是法国的智慧拥有者路易七世,英国则拥有着他们永远的传统“狮心王理查”,这样三个各具特色的大人物碰撞在一起,必定会成为人类文明史上最有趣的话题之一。

可以说,腓特烈一世也正同法国的路易七世、英国的理查一样,都已经构成了他们传统的一部分,融入到了民族的血液中并铸成了这一民族特定的行为模式,所以我们不能不对他的征战足迹作一个详尽的评点。

腓特烈一世——他生来就是一位野心家,为了征服意大利,重温大罗马帝国的旧梦,他不辞辛苦地6次越过阿尔卑斯山,成为意大利人永久性的噩梦。

1154年,腓特烈一世突然宣称,他奉教皇的宣召,请他前往布里西亚平定叛乱,在教皇得知这个消息之前,他已经到达了罗马,在他重兵的簇拥之下,没有任何办法的教皇只好加冕他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

4年后,他再次宣称意大利的北部城市违背了他的命令,因此他有必要亲自前往与对方进行会谈。于是他二出阿尔卑斯山,进入意大利后宣布取消许多城市的自治权,并向这些城市派遣市长,进驻军队,开始行使他收税的“正当权力”。

意大利北部城市怒不可遏,在最强大的米兰城市的率领之下,纷纷起来反抗。这正中腓特烈一世的下怀,于是他率军将米兰团团围住,连续两年的攻打,最终使米兰屈服了。米兰城市的8个执政官和几百名贵族赤着脚,穿着罪人的麻衣,来向腓特烈一世负荆请罪。他们跪在腓特烈一世的脚下,亲吻他的脚,让腓特烈一世乐不可支。

但腓特烈一世认为,这种惩罚还远远不够。

当天,米兰的全体居民全被驱逐出城市,所有的人无一例外地光着双脚,脖子上套着绳索,头上撒满灰尘,手执燃烧的蜡烛,迎着腓特烈一世走来,占领军吹响了呜咽的号角,声声悲切,似乎为这座死亡的骄傲城市下葬。

根据腓特烈一世的指示,米兰的城旗被撕碎,居民们哭声震天,仆伏于地。

米兰城市的许多民居点被捣毁,还在地上撒了一层盐,以便让这块土地永远贫瘠。

米兰的征服,标志着腓特烈一世的麻烦来了。

新教皇亚历山大三世就任了,这位教皇刚一上任,矛头就直指腓特烈一世。

教皇宣称:教权高于俗权,所有的国王或是皇帝——包括腓特烈一世在内,都必须向他称臣。

腓特烈一世闻言大怒,立即宣布废黜亚历山大三世的教皇之位。

亚历山大三世针锋相对,立即宣布革除腓特烈一世的教籍。

气急败坏的腓特烈一世第三次冲向了意大利,可是教皇早已逃之夭夭,躲到了法王路易七世那里,让腓特烈拿他没有办法。

找不到教皇亚历山大三世,这也难不住腓特烈一世,他干脆再立一个教皇——教皇维克多四世。

就这样,基督世界出现了两个教皇,大家都是上帝在尘世间的代言人。

但是腓特烈一世推出的维克多四世很快就死掉了,于是亚历山大三世又成为了无可争议的上帝的代言人,他大摇大摆地回到了罗马,继续向腓特烈一世挑衅。腓特烈一世气得七窍生烟,只好第4次来征罗马,而教皇亚历山大三世却和他玩起了迷藏,当腓特烈一世气喘吁吁地赶到罗马的时候,亚历山大三世早已到了法国的巴黎,正和他的老朋友路易七世谈笑风生。

正在这节骨眼上,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袭击了腓特烈一世的兵营,德军士兵的战斗力迅速地下降为零,这时候以米兰为首的意大利二十几个城市所组成的“伦巴底同盟”趁机发难,向德国人展开了猛烈的进攻,德军士兵顿时沦为菜板上的鱼肉,任意大利人随意宰割。

尸堆如山,血流成河。

德军悉数魂丧异乡。

可是腓特烈大帝却失踪了。

不久之后,一个老乡农拖着他疲惫的脚步,返回德国,当他露出一脸的红胡子的时候,德国人才确信,他们的皇帝活着回来了。

这次意外的惨败,让腓特烈足足消停了6年。

6年之后,他又回来了。

这一次伦巴底同盟齐心协力地迎战这个红胡子老混蛋,他当年戏辱米兰人的惨状历历在目,如果这一次再让他得逞的话,那他们的结果实在是太可怕了。

为了保住性命,意大利人除了跟红胡子拼命之外,别无他法。

一人拼命,万人难抵。

更何况这次是全体意大利人在拼命。

意大利人拼命的结果是当场击毙了腓特烈一世的坐骑,此外加上几乎全部的德军——余下的人成了俘虏,而腓特烈一世再次神秘地失踪了。

这一次腓特烈一世没有返回德国,而是出现在威尼斯教皇的面前。

这只凶悍的狮子,此时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只摇尾乞怜的狐狸,他满脸憨厚地跪倒在教皇的面前,抱着教皇的双脚狂亲不止,教皇被他亲得六神无主,只好恢复了他的教籍。

之所以突然产生了这么一个一180度的大转弯,是因为腓特烈终于发现了意大利人不好对付,既然硬的不行,那就只能来软的。

1186年,腓特烈一世命令他的儿子——就是后来的亨利六世——娶了比他大整整15岁的康丝坦公主,这位公主是意大利南面西西里王国的王位继承人。

安排好这门婚事之后,腓特烈大帝兴高采烈地和法王路易七世、英国的狮心王理查一道,参加了愉快的第三次十字军东征,1190年6月,在横渡小亚细亚的塞勒夫河的时候,他失足跌进河水之中,再也没有爬上来。

腓特烈一世死了,但他的儿子亨利六世成为了西西里国王。

但是这位亨利六世太不争气了,他只活了3年,就匆匆死掉了,他的儿子年龄太小,结果让西西里王国落入了教皇格里高利九世之手。

但是小皇帝迟早要长大的——麻烦的是,这位大名鼎鼎的腓特烈二世生在西西里,长在西西里,对于德国淡漠得很,但他对于西西里的治理却是非常投入——他拆除领主们的城堡、剥夺各城市的自治权,并且征收重税。西西里诸城怒不可遏,他们联合教皇格利高里九世,重组伦巴底联盟,一起来跟腓特烈二世发难。

教皇格利高里九世宣布——废除腓特烈二世的教籍。

这是德国第三个被废除了教籍的皇帝了,如果算上亨利一世及奥托一世,几乎德国的每一个皇帝,都和教皇发生过激烈的冲突,这就给人们一种感觉——好像这个教会存在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要和德国皇室过不去。

可想而知腓特烈二世对教皇是何等的怨恨了。

腓特烈二世起兵,直取罗马。整个意大利人都起来反对他,伦巴底联盟再度与他们的宿敌德国人交上了火。但这一次,伦巴底联盟明显不像上一次那样玩命了,与腓特烈一世的战争关系到整个意大利所有人的身家性命,而现在,问题似乎并没有那么严重。

就在这种严重的轻敌思想之下,伦巴底联盟被腓特烈二世打得落花流水。

教皇格利高里九世吃惊地发现,他现在已经孤零零地暴露在德国人的面前,似乎整个世界之上,只有他孤身一人在与腓特烈二世的大军相对抗。

教皇慌了手脚,急忙宣布召开全欧洲主教会议,想用整个欧洲的力量来对付腓特烈二世。

但是腓特烈二世秉袭其祖之风,做事是相当不讲究火候技巧的,只图一个自己痛快——他公然拦截了主教们的船只,活捉了两百多名主教,顺便还将格利高里九世的一块地给抢走了。

教皇格利高里九世急气交加,被活活气死了。

腓特烈二世走到了他人生的最顶点,一洗德国皇室此前所蒙受到的教皇的羞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