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早晨

时间:2018-11-09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0 次

帝国的早晨

与葡萄牙所建立的海洋贸易帝国不同的是,它的邻居西班牙所建立起来的是一个庞大的殖民帝国。公正地说,西班牙的庞大殖民帝国从未获得人们的道义认同,究其原因是出于技术手段上。

更多的时候人们拿昔日的罗马帝国与之比较,相对来说,罗马人在征战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地维护着对手的尊严,他们甚至允许战败者获得公民权。正是这种行为模式催生出了充满传奇与迷幻色彩的骑士文化与伦理。

而西班牙——出于我们目前正在寻找的某一种原因——他们似乎更多地像是马基雅维利的信徒,在行动的过程中重视目的更甚于手段,这样必然地使得他们的行为背离了他们的信念。伴随着庞大殖民帝国的出现,他们距离自己的目标却越来越远,正是这样一个原因导致了他们和葡萄牙一样迅速地失去了一切。

事实上,他们从未据有过这些,他们最多不过是世界文明进程中的一位缺少教养的客人,只是比别人更早地发现了这些美丽的景致。只不过是一个发现者而已,这对他们来说未免是一个难言的失落。

这就是我们和他们——历史上以及现在的西班牙人所关注的,究竟是一种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的这一民族行为模式的形成,而这种行为模式又是如何构成西班牙人的宿命的?(www.guayunfan.com)

我们必须要回到更早时代的伊比利亚半岛,我们还记得这里,当我们追述那个因为处于青春成长期而在行为中处处体现了叛逆的少年葡萄牙时,我们曾到达过这里。

和迦太基的传奇英雄汉尼拔一起。

史学家们毫无理由地断言说——至今我们也无法找出这种结论的依据何在——迦太基人对伊比利亚半岛的统治时间虽然短暂,但影响深远。这让我们非常疑惑,是否要将第二次布匿战争后的百年半岛叛乱归结于此?能够给我们一个明确答案的,也许只有马库斯·阿格里帕,他是罗马时代奥古斯都大帝最可靠的朋友,这一次他同样没有让奥古斯都大帝失望,伊比利亚半岛上的混乱局面在他的手中宣告结束。

400年后,西哥特人继汪达尔人及苏维尔人之后来到了伊比利亚,看起来他们是打算在这座美丽的半岛上长久定居了。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是东方的庞大中华帝国针对于异族的一场战争导致了半岛局势的变幻莫测,北匈奴人被嗜好武力的中国皇帝驱逐到了黑海,然后鲜卑人又将他们驱逐到了多瑙河畔,于是这群被追赶的落魄者用他们那凌乱的脚步踏碎了东哥特人的神圣宫殿,而目瞪口呆的西哥特人则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西哥特人无力反抗穷途末路的匈奴人,唯一的办法是向罗马帝国求助。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罗马帝国欣然接受了西哥特人的请求——把那些于落难之际投奔而来的西哥特人全都送到奴隶交易市场上卖掉了。

罗马帝国的这个不智之举给他们自己带来了数不尽的麻烦,实际上庞大的罗马帝国正是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处理这些基本事务的理性,才让自己走向了末路。但这时候还是西哥特人不计前嫌地拯救了摇摇欲坠的罗马。他们愿意以同盟者的身份维系罗马帝国的统治,条件是罗马帝国必须尊重他们的自由权利。

获得这样一个忠诚的守护者,罗马帝国何乐而不为呢?于是,西哥特人就这样以罗马帝国的同盟者身份进入了伊比利亚半岛,并建立了托莱多作为首都——这座城市在半岛上的地理位置极为奇特,不止一个国王在其王位遭到褫夺之后,把这里作为他们最后的避难之居。

但是,一个新进入的民族必然会带来新的麻烦——他们自己内部的,以及他们和土著人的。真正引发了半岛局势彻底改观,并最终导致了半岛上华丽的穆斯林文明建立的原因,却还是西哥特人自己内部的争端。这个原因的出现是有着时间依据的,当西哥特人在伊比利亚半岛上居住了长达4个世纪之后,他们很难再把别人视为这座半岛的主人。

人们有理由认为,此次历史大事件爆发的契因是一起极不光彩的强暴案,除此之外的任何理由都不足以解释事件进程中那过多的非理性因素。

前西哥特帝国王子阿契拉向驻扎在北非的阿拉伯人发出了热情的邀请,他希望那些手持弯刀的阿拉伯人能够帮助他那被新王罗德里克废黜的父亲威提萨重新登上王位。这个想法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开门揖盗,引狼入室,单纯地用“愚蠢”二字来描述这位王子是绝对不合适的,我们只能说,阿契拉王子是一个心地单纯的人——他太单纯了,单纯到了让人对他是否有着正确的思维能力产生怀疑的程度。

接到邀请的阿拉伯人欣喜若狂,真主作证,这些虔诚的穆斯林是多么地热爱这座半岛啊,阿拉伯世界驻北非的总督穆萨·奴塞尔派他的亲信侍从泰利夫率领400名步兵和100名骑兵组成的柏柏尔先遣部队出发了,他们于公元710年的7月抵达了半岛南端,寻找合适的登陆地点。

半岛对岸驻守着西哥特人的军队,由休达伯爵朱利安统领着,除非朱利安伯爵允许,否则阿拉伯人是无法如愿渡过直布罗陀海峡的,而阿契拉王子的盛情邀请也必将落空。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西哥特人的休达伯爵朱利安出乎意料地允许阿拉伯人登陆,从此穆斯林正式进入了半岛地区。

那么,朱利安为什么会允许阿拉伯人泰利夫率领他的军队登陆呢?

其中的理由是受到史学家们多方面质疑的,但有一点却是任何人也无法否认的,朱利安伯爵有一个美丽的女儿弗罗林达,遭到了新王罗德里克的野蛮强奸——这种卑劣的行为在任何时代都是注定了要遭到天谴的,即使是西哥特人的国王也不例外。

西哥特人的新王罗德里克开始为他的卑劣行为付出代价了。

公元711年7月,一支由7 000人组成的阿拉伯主力部队在柏柏人塔利格·齐亚德的率领下与泰利夫会合之后,向着伊比利亚的腹地纵深插入。此时的阿拉伯远征军总人数已经达到了1.2万人,他们在同月的19日与罗德里克率领的2.5万人哥特军队相遇于萨拉多河口。由于此战关系重大,哥特王国的主教奥帕斯也率领军队参加了战斗。正是奥帕斯本人的勇猛与智慧,成为了这场战争如期结束的根本原因。

战斗甫一打响,奥帕斯主教就统领他的军队从后侧向着罗德里克冲了过去,而罗德里克的正面是阿拉伯人泰利夫和塔利格,左翼是西哥特人王子阿契拉,右翼则是西哥特人的休达伯爵朱利安。惊讶的国王罗德里克发现他落入了一个可怕的陷阱之中,直到这时候他才想起来,主教大人奥帕斯是被废国王威提萨的兄弟、阿契拉王子的叔父。

当阴谋如期推动,战场上的两军对垒已无任何悬念可言。

西哥特人的国王罗德里克从此在历史上失踪了,好像没有人认真追查过他的生死下落。

人们关注的是,阿拉伯的穆斯林从此成为了伊比利亚半岛的主人,以及新文明为这座半岛所带来的诸多变化。

相关文章: